精彩小说尽在书橱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应姝陆临洲全文章节

>

应姝陆临洲全文章节

陆临洲 著

应姝 现代言情 陆临洲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陆临洲”创作的《应姝陆临洲》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应姝陆临洲》小说免费阅读,作者是应姝,主角是应姝陆临洲。书中精彩片段:床上的女人缓缓醒来,长睫轻颤了几下,睁眼的第一件事便是下意识往床的一侧望去,被子平整,没有人睡过的痕迹。陆临洲又没有回来。.........

来源:xkxs   主角: 陆临洲应姝   更新: 2023-09-20 21:4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以陆临洲应姝为主角的现代言情《应姝陆临洲》,是由网文大神“陆临洲”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赵如一轻微地喘息:“没什么大事,就是肚子有点疼?”陆临洲眸色顿时一沉:“看医生了吗?”“还……没有”陆临洲转头吩咐周信:“让司机在楼下等我”...《应姝陆临洲》第3章免费试读赵如一轻微地喘息:“没什么大事,就是肚子有点疼?”陆临洲眸色顿时一沉:“看医生了吗?”“还……没有”陆临洲转头吩咐周信:“让司机在楼下等我”又抓起外套,步子飞快,边走边嘱咐:“在家等我,躺着别乱动,我马上来”电话挂断...

《应姝陆临洲》 第6章

应姝没有想到陆临洲会找上门来,在她刚躺上床不久,敲响了她的门。
从猫眼里望去,门外的男人衬衫领口大开,双颊微红,他边拍门边喊“姝姝,我回来了,开门。
对面的邻居都已经探出头来,不满的说他扰民,男人好似没听见,固执的拍着她的门,一副能敲到天亮去的架势。
…《应姝陆临洲》免费试读应姝没有想到陆临洲会找上门来,在她刚躺上床不久,敲响了她的门。
从猫眼里望去,门外的男人衬衫领口大开,双颊微红,他边拍门边喊“姝姝,我回来了,开门。
对面的邻居都已经探出头来,不满的说他扰民,男人好似没听见,固执的拍着她的门,一副能敲到天亮去的架势。
应姝打开门,陆临洲带着一身酒气扑进来,她急????忙后退几步和他保持一定距离。
陆临洲靠在墙上,双眼微微眯起“为什么一声不吭的走了?应姝想笑,难道还敲锣打鼓地通知前夫她的行程吗?“你来做什么?陆临洲像是没听见她的话一般,固执地问道“为什么不告诉我?“我……“为什么要同意离婚?问题接二连三,真是莫名其妙,离婚是他提出来的,竟然问她为什么要同意?这男人脑子是不是坏掉了?喝醉的人根本没有任何道理可言,应姝下了逐客令。
“你走吧,我要休息了。
回应应姝的是一个突如其来的带着酒气的拥抱,灼热的呼吸喷上她的脖颈,又急切地寻找着她的唇。
应姝有一瞬间的愣神,愣神过后脑子里迅速闪过赵如一那张脸和凸起的腹部。
一股强烈的恶心感涌了上来。
应姝用力的推开他,“啪,一记响亮的耳光响彻房间。
两个人都定住了。
应姝找回自己的声音“你喝醉了。
陆临洲空茫的神色终于开始聚焦,他点了点头道“对,我喝醉了。
下一秒,陆临洲揽过她的腰,强势的力道将她带到沙发上,握着她的手压在头顶,眸子里都是阴狠,他冷冷道“所以,不要尝试着和喝醉的人讲道理。
应姝两手被他压制在头顶,或许是喝多的原因,陆临洲力气很大,根本没个轻重,掐得她手腕生疼。
越是挣扎他箍得越紧,应姝忍不住红了眼眶。
陆临洲看着那张瓷白的脸,衬着铺散在沙发上的乌黑的头发,美得令人心惊。
俯身,低头,灼热的吻落在应姝的唇上,脖子上,辗转吮吸,啃咬,恨不得把她拆吃入腹一般。
她只能拼命挣扎,“你放……唔……刚一张嘴,带着酒气的吻又将她堵住。
这个吻若是放在从前该有多好,到如今,能带给她的也只有恶心和耻辱而已。
察觉到应姝不再反抗,陆临洲撑起身体,视线落在她腕间的红绳上,某些念头涌回脑海,他烫手一般的放开她。
陆临洲起身走到阳台,低头点燃一支烟,然后仰头吐出一口烟雾,眯着眼问道“那个男人是谁?说起来,她还真不知道对方是谁,“男朋友。
她脱口而出。
陆临洲的下颌线绷得很紧,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你不应该这样作践自己。
应姝转头看向他,没懂他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就叫作践自己了?“那个男人……他有孩子……应姝冷笑着打断他“你没有?我和他就叫作践?和你在一起就不是?她为了他,作践了自己十年。
陆临洲夹烟的手微微颤了颤,捻熄了烟,摇摇晃晃地走到应姝面前,两手撑在她身侧,看着她问道“我们是夫妻,在你眼里也叫作践?她仰起头,倔强的双眼盯着他“已经不是了,所以我想做什么想跟谁在一起,应该也和你没任何关系。
气氛有一瞬间的凝滞。
“如果我一定要管呢?陆临洲冷冷地看了她半晌,忽然一笑“我的东西,除非我用腻了,否则一辈子都是我的,况且,我还没试过好不好用。
极具侵略性的视线从应姝脸上扫到胸口,手从她的手臂滑到肩膀,然后放在了她光洁的脖子上,低头凑到她耳旁。
陆临洲声音低沉,“应姝,怎么办?我真想掐死你,我后悔了,后悔那三年没碰你。
陆临洲似乎从不缺女人,他们隐婚的三年,各种小花来了又去,出席各种场合总有女伴,她知道,那是做给赵如一看的,包括她和他的婚姻也是。
应姝仰着头,眼里满是倔强“是赵如一怀孕了不方便?还是陆总魅力大减,往你床上爬的女人变少了?原本是一句争吵的话,可她声音软软糯糯的,不像责备,倒像是在撒娇,像一根羽毛抚在他心尖上。
一阵麻痒感顺着肌理蔓延,让他指尖都跟着发麻,陆临洲厌恶这样不受控的感觉。
他退开些许,眯起眼原本想说没有,从来没有别人,出口却是“对,她不方便,外面的女人我不放心,想来想去你是个不错的人选,怎么样?什么条件?他在欺负她,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他对她宠是宠,可是也时不时会这样欺负她。
有时是难听的话,有时是冷暴力。
一滴眼泪从她脸颊滚落,陆临洲心口一滞,后退了两步撞上茶几。
可能他是真的喝多了,否则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告诫过自己要放过她的。
“姝姝,我……应姝垂下头,说话带着哭腔“你说我作践自己,难道不是你一直在作践我么?陆临洲深深地吸了两口气,胸口闷疼得厉害,转身坐到另一个沙发上,掏出烟却半天没能点燃,揉作一团往地上一丢,仰头靠在沙发靠背上。
陆临洲睡着了,应姝费力地把不省人事的陆临洲拖了躺下,浑身的汗都出来了,原本想打电话让他的司机来接人,又想起来所有与他有关的人的电话早就被她删了。
陆临洲的电话响了一回又一回,都是来自赵如一,应姝想着这么一直打也不是个办法,还是接起。
“临洲……“他睡着了,你晚点再打来吧。
应姝说完也是一愣,多讽刺,竟连台词都一模一样。
应姝想想还是加了句“或者让司机来接他。
又报了自己的地址。
挂断电话,应姝走到卧室门口,看了看躺在沙发上的陆临洲,还是找了条毛毯给他搭上。
这一夜她睡得不好。
早晨醒得很早,陆临洲还在睡,她在厨房做早餐时,听见他的手机又响了起来,然后是他的声音。
“嗯。
“什么?现在怎么样了?“我知道了,马上过来。
脚步声靠近,停在她身后。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应姝转过头,看见陆临洲眉心拧在一起,他的话和表情都让她不明所以。

小说《应姝陆临洲》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应姝陆临洲全文章节》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