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书橱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全文浏览看清身上男人脸淮苼

>

全文浏览看清身上男人脸淮苼

沈映琼 著

沈映琼 现代言情 薄千豫

经典力作《看清身上男人脸淮苼》,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沈映琼薄千豫,由作者“沈映琼”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灯光骤亮,看清身上男人的脸讲述了沈映琼薄千豫之间的凄美爱情故事,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灯光骤亮,看清身上男人的脸》第2章免费试读“沈映琼,......

来源:xkxs   主角: 沈映琼薄千豫   更新: 2023-09-19 21:3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看清身上男人脸淮苼》是作者 “沈映琼”的倾心著作,沈映琼薄千豫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这个狗……她现在住的酒店离薄氏很近,沈映琼才不急,悠哉哉吃了早餐才坐地铁过去。当初跟薄千豫结婚后,她就应婆婆的要求去薄氏担任薄千豫的生活助理。说是助理,其实就是个保姆。平时就是负责薄千豫的一日三餐和各种生活琐事,混吃等死拿工资的那种...

《灯光骤亮,看清身上男人的脸》 第2章

灯光骤亮,看清身上男人的脸讲述了沈映琼薄千豫之间的凄美爱情故事,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灯光骤亮,看清身上男人的脸》免费试读“沈映琼,离婚协议是什么意思?沈映琼在听到薄千豫阴沉的声音后,彻底清醒。
“字面上的意思。
薄千豫冷笑,“上班之前,来我办公室把这份垃圾拿回去。
晚上八点,我要在御汀别墅看到你的人以及……行李。
沈映琼同样冷笑回他“薄千豫,你是不是……脑子有病?她的声音一顿,突然反应过来他这通电话的别意。
“你不用担心简欣媛会担上小三的名声,知道我们结婚的只有双方父母和少数朋友,在别人眼里你还是那个为成全女友事业,甘愿苦守寒窑的王宝钏,如今守得云开见月明,大家都为你高兴呢。
薄千豫昨晚才被拍到送简欣媛去医院,今天她就提离婚,这份协议如果曝光出去,简欣媛是小三的帽子就扣死了。
沈映琼说完,才发现薄千豫居然早就把电话挂了。
这个狗……她现在住的酒店离薄氏很近,沈映琼才不急,悠哉哉吃了早餐才坐地铁过去。
当初跟薄千豫结婚后,她就应婆婆的要求去薄氏担任薄千豫的生活助理。
说是助理,其实就是个保姆。
平时就是负责薄千豫的一日三餐和各种生活琐事,混吃等死拿工资的那种。
公司没人知道她是薄千豫的妻子,薄氏的老板娘。
想想也够悲哀的,小三人尽皆知,她这个正牌老婆反倒跟搞间谍似的,偶尔坐薄千豫的车去公司,还得提前两个路口下车。
沈映琼到了公司后,直接打开电脑开始敲打离职报告,都要离婚了,这个保姆谁爱当谁当!有人从她身旁经过,‘咦’了一声,“沈助理,你要辞职啊?是不是你那个富二代男朋友跟你求婚了?沈映琼打字的动作一僵,有次她从薄千豫的车上下来时被人瞧见了,那人一脸惊讶的问她是不是坐薄总的车来的。
当时她不想让人知道那层关系,便撒谎自己有男友,那是男友的车。
于是第二天全公司上下的人就传她有个富二代男朋友,开的是和薄总同款的豪车。
之所以没人往薄千豫身上联想,是因为整个三十六楼的人都知道,沈助理定的餐,薄总从来不吃,每次都扔垃圾桶里。
就沈映琼最蠢,一日三餐,餐餐不落。
此刻,沈映琼否认“没有,我们分手了。
“那么好的金龟婿你可真是舍得,要是我,现在早就哭死了!有人替她惋惜,只是这其中有多少分幸灾乐祸就不得而知了。
沈映琼联想到她的金龟婿,声音轻飘飘的,但透着锋芒“浑身上下只有嘴最硬的男人,不分留着过年吗?“其他地方不硬吗?“咳!一声尴尬的咳嗽声打断几人的谈话,众人扭头,看清站在办公室门口的人,顿时吓得魂飞魄散!“薄总……咳嗽的人是总裁特助陈栩,他看了眼身边的总裁,说道“上班时间,禁止聊私人话题,尤其是这种带颜色的。
薄千豫的目光扫了众人一眼,最终落在沈映琼身上,黑色的眸子又深又沉,“沈助理来一趟我办公室,今天参与聊天的人扣一千,自己去财务部签罚单。
在场的人立刻散飞,独有沈映琼继续打字,面不改色……薄千豫的办公室是极简风,沈映琼进去时,他正拿着一份文件,指间把玩着,几许慵懒。
她认出来,那是她今早托人送去别院的离婚协议。
沈映琼走到办公桌前站定,“薄总。
男人抬眸,面无表情的脸上不辨喜怒,但声音却一个字比一个字阴沉“浑身上下只有嘴最硬,沈助理这是从哪里得出的论证?沈映琼抿着唇装死,她是脑子被驴踢了才会去接这个话题。
气氛僵持了十几秒,薄千豫才放过这个话题,他将离婚协议丢在桌子上——“解释一下,这上面的离婚理由是什么意思?沈映琼默了几秒,不卑不亢的回他“字面上的意思。
她写的很清楚,懂的人都懂。
“结婚三年无性生活,无法满足女方最基本的需求,怀疑男方性功能障碍。
薄千豫每念一个字,沈映琼就感觉自己的头皮紧一分,她怀疑这个男人会在盛怒下失控掐死她。
但她说的是客观事实,三年婚姻,他从来都没有碰过她。
念到财产分割那一行时,男人眸底掠过一层寒意,“看来,你这三年的助理没白当,对我名下的产业真是了如指掌,但是沈映琼,你觉得你有本事从我这里拿走一分钱?沈映琼早就做好了净身出户的打算,对此不以为意。
但这样淡漠的态度在薄千豫看来成了一种挑衅,他骨节分明的手指伸过来,捏住她的下巴,“离了我,你拿什么养活自己?凭那一个月五千块的工资?别说房租,够买你脖子上的这条项链吗?那话里话外的嘲讽,不言而喻。
沈映琼偏了偏头想摆脱他的钳制,但没能如愿,反而被捏得更疼了。
她忍着疼,“这是我的事,不用你操心。
“呵,薄千豫冷笑,浑身散发着能将她撕碎的戾气,“这是找到下家接手了?“……见她不说话,薄千豫便当是默认了。
他突然笑了,薄唇掀起一抹嘲弄的弧度,松开掐着她下巴的手,“有件事你恐怕没搞清楚,离不离婚你没资格做决定,离协议上的时间还剩三个月。
可那在沈映琼看来,根本没区别,反正这三年他都没把她当成妻子,更何况最后三个月?他现在这态度,不过是因为离婚是她提出来的,伤他面子,损简欣媛名声。
男人的劣根性!看样子离婚今天是谈不拢了,沈映琼索性把自己的态度表明——“不管时间还有多久,我都不会再搬回去。
薄千豫居高临下的睨着她,“你是想告诉我,你要跟我分居,嗯?小说《灯光骤亮,看清身上男人的脸》沈映琼薄千豫薄氏的老板娘试读结束。

小说《看清身上男人脸淮苼》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全文浏览看清身上男人脸淮苼》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