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data/storage1_ssd/www/savle_www/www.ishuchu.com/wp-content/themes/book-lite/functions.php on line 1648
全文章节囚她蚀骨囚婚(方元霜)最新章节列表全文章节囚她蚀骨囚婚免费全文小说_书橱小说

精彩小说尽在书橱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全文章节囚她蚀骨囚婚

>

全文章节囚她蚀骨囚婚

方元霜 著

方元霜 段寒成 现代言情

方元霜段寒成是现代言情《囚她蚀骨囚婚》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方元霜”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伞是偏斜的,堪堪遮住了方元霜,她身上湿了一遍又一遍,不介意再湿一次,可段寒成不该被污浊的水弄脏。两人并肩走在瓢泼雨中,伞只有一把,段寒成撑着,方元霜不敢靠近他,瑟缩在伞下,余光掠见了段寒成被淋湿的半边......

来源:xkxs   主角: 方元霜段寒成   更新: 2023-09-13 21:4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囚她蚀骨囚婚》这部小说的主角是方元霜段寒成,《囚她蚀骨囚婚》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现代言情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她没有像小时候那样抓着他的胳膊咬上去,或是哇哇大哭叫来樊云告状,她只是默不作声地垂着脑袋,膝盖蹭破了皮,不哭不闹,身子很瘦小,地上的影子都是一小团。好像从将她接回来开始,她的脖颈就是弯着的,没打直过。周嘉也抬起手,想要掰直了方元霜的脖子,手掌阴影一垂下,她好像感知到什么,出于生理反应与惊恐下,手脚一...

《囚她蚀骨囚婚》 第3章

电话那端是谁,方元霜隐约猜得到。
她回来,段寒成一定是恶寒嫌恶的,因此三更半夜跟周嘉也确认她的状况。
是他多虑了。
…《囚她蚀骨囚婚》免费试读电话那端是谁,方元霜隐约猜得到。
她回来,段寒成一定是恶寒嫌恶的,因此三更半夜跟周嘉也确认她的状况。
是他多虑了。
一个在泥潭里滚过一圈,粉身碎骨出来的人,怎么还会妄想触不可及的天之骄子,多看他一眼,恐怕都成了奢望与亵渎。
苦苦扯了下嘴角,噩梦的恐惧褪去了,方元霜转身回去,地上一道阴影落进周嘉也的余光,他呵斥一声,“站住!快步走过来,方元霜干瘪如柴的身体映入眼帘,樊云给她拿了睡裙,米白色的,盖住半个小腿,白天她来时裹在毛衣与牛仔裤里,臃肿又粗糙,还看不出什么。
这下脚踝露在外面,小腿与小臂像是皮包骨,没什么人样了。
“你在这儿干什么?周嘉也上下打量她,藏不住的鄙夷,“又想害人?“……我、只是出来走走。
周嘉也上前一步,突然拽住方元霜的衣领子,声音沉得像是索命的恶魔,“你以为你还是周家的小姐可以在这里到处走走吗?三年前,她就被查出来不是周家的孩子,她是被抱错的,她的父亲是赌徒,母亲早亡,她享受了富裕生活,糟蹋了阴差阳错的恩赐。
而那位真正的周小姐,早在六岁的一场高烧中去世。
抖着下巴与惨白的唇,方元霜道歉,“……我不会了,下次不敢了。
“别以为把你接回来是让你过好日子的,痴心妄想的毛病这么多年都改不了吗?警告完毕,周嘉也将元霜摔在地上。
她没有像小时候那样抓着他的胳膊咬上去,或是哇哇大哭叫来樊云告状,她只是默不作声地垂着脑袋,膝盖蹭破了皮,不哭不闹,身子很瘦小,地上的影子都是一小团。
好像从将她接回来开始,她的脖颈就是弯着的,没打直过。
周嘉也抬起手,想要掰直了方元霜的脖子,手掌阴影一垂下,她好像感知到什么,出于生理反应与惊恐下,手脚一缩,捂住了自己的头,贴着墙壁,抖得像筛子。
错愕了下,周嘉也收回了手,大骂了声,“打你我都怕脏了手,快滚!像是得了赦免。
方元霜连忙跑开,滑稽得要命,周嘉也却笑话不出来了。
跟段寒成的电话没断。
周嘉也坐回去,一口灌下半杯酒,“你说她怎么成这样了,我就抬下手,她就吓成那个德行,好没意思。
“不忍心了?段寒成的声音从话筒中过滤,微微干哑。
“没有,就是觉得这样就不好玩了。
对方元霜,段寒成再了解不过了,“苦肉计而已,这么多年了,还是这么拙劣,真是毫无长进。
淡长的睫一垂,他延续上被打断的话题。
“你刚才说,家里给她安排了其他去处?“是啊,过些天就去见面。
周嘉也禁不住幸灾乐祸,“等她嫁过去了,保准度日如年,断子绝孙,长命百岁。
—清晨道路上湿漉漉的,轮胎碾过,激起一层薄薄的雨水。
睦州接连下了几日的雨,今早的雾隐约散了,樊云安排方元霜上了周嘉也的车,她拽着手指,很轻的声音从嗓子中浮出来,“……要去哪里?周嘉也一只手扶着方向盘,“少问,反正是妈给你安排的,好好表现。
也是。
不管去哪里,总不会比之前更糟糕了。
方元霜埋下头,“好。
餐馆以中式风为主,绕过庭院中是假山与小桥,掠鼻的风从树梢中吹拂来,干净清新,穿着旗袍的服务生迎他们进去,踩在木质的楼梯上,轻飘飘的,像是随时会跌落。
跟在周嘉也身后,进了最尽头的包厢。
方元霜认出了这里,是吃早茶的好去处,她曾是这里的熟客,不为觅食,只为可以看那个人一眼。
那时段寒成刚接手家里的生意,到这里来应酬交际是常事,方元霜舍弃懒觉,早早来蹲守着,她就坐在二楼的位置,等着段寒成上楼,挥手跟他道一声早安,日复一日,从没得到回应。
直到那次,段寒成主动走到桌前,屈指轻叩了两声,方元霜抬头看着他,心花怒放,迎接她的不是段寒成的早安,而是他拧着的眉、沉下的嘴角,以及一句“这样很好玩吗?

小说《囚她蚀骨囚婚》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全文章节囚她蚀骨囚婚》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