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书橱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恶女为谋

>

恶女为谋

黎三万 著

古代言情 岁渊 殷曼

小说《恶女为谋》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黎三万”,主要人物有殷曼岁渊,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前半生错付,后半生只爱自己】【放下屠刀,立地成魔】  殷曼本是天启国人人艳羡的公主,少时享尽父皇宠爱,嫁给了最有前途的将军,风光无限。可,三年前将军阵前失踪,边疆战役大败,她眨眼间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夫君已跑路,父皇靠不住,殷曼此后心中唯有一个念头:爬!  她要往上爬,往高处爬,往那至尊的位置上爬!做公主哪有做天地共主好,她要让普天之下皆是她的领土,要让这世间无人再敢忤逆她!  *疯批皇叔、清冷佛子、痴情将军、绝世名医……只要她不心动,棋子永远只能是棋子。  本文纯正的恶女,会用尽一切手段往上爬。...

来源:cd   主角: 殷曼岁渊   更新: 2024-07-06 17:4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恶女为谋》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殷曼岁渊是作者“黎三万”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殷曼的语气温柔似水的回荡在姜姝瑶的耳畔,姜姝瑶双眸猛然间睁大。匕首刺入肉体的声音再度响起,滴滴答答的血迹顺着殷曼的嘴角向下滴落在姜姝瑶的身上、衣服上。姜姝瑶惊恐地看着她,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就听门口在这时传来了—道极为凌厉的声音。“贼人就在里面,来人啊,把守住小院不许人进出!”说话之人是齐大将...

第12章

华丽的衣摆抚过青石地面,殷曼朝着岁老夫人的院子而去,而前院的动静早早被传去了老夫人的院里。

“岂有此理!她竟然敢发卖我的人,好大的胆子!!

茶盏被岁老夫人砸在地上,发出老大的声响,一下子摔的粉碎,溅起的茶水弄脏了一大片地方。

岁老夫人铁青着张脸,胸腔里的气险些没上来。

她是当真没想到,三年前还能在她跟前装一装的殷曼三年后戾气竟然如此的重,她派去的人说卖就卖了。

眼前被气得阵阵发黑,岁老夫人抚着心口,对身边的高嬷嬷道“不行,我必不能让那小贱人踩在头上。

“她来的时候你告诉她,我在休息,让她在外面候着!我就不信了,我不信她还敢强闯进来!

自己好歹也算是她婆婆,是她长辈,若殷曼真敢大不孝的强闯进来,她势必要叫渊儿休了殷曼。

“老夫人,少夫人的脾气您也知道,老奴觉得这理由恐怕是拦不住她的。高嬷嬷犹豫再三,还是开口劝了劝。

“闭嘴。岁老夫人眼睛一瞪,“我让她等她就得等,不然就是不孝!你就说我身体不好,受不得惊吓,让她掂量着办。

今天外头的日光很毒,她怎么也得让殷曼在外晒上几个时辰再把人放进来训诫。

殷曼一路来到岁老夫人的院子,就见门口站着个眼熟的嬷嬷,马上明白那老东西又要作妖了。

啧啧,真是贼心不死啊。

高嬷嬷拦下了殷曼,斟酌道“少夫人,老夫人近来身子不大爽利,每每午后便要休憩,方才已经歇下了。

“少夫人还是等等再来吧,免得惊扰了老夫人。

“本宫刚来就歇下来?还真是凑巧啊。殷曼意味深长的盯着严嬷嬷笑了笑,又冲身后的青黛伸手。

一本账本被放置在她手中。

殷曼道“今日本宫来母亲这里其实也没什么大事,母亲不想见就不见,只是这账本,母亲得看。

“三年来将军府的所有支出皆由本宫承担,前些日子将军说了会在姝瑶妹妹进门前将钱尽数还于本宫。

见到殷曼手中那厚厚的一本账本,高嬷嬷心下微沉,莫名涌现出种极为不好的预感,推脱道“这,涉及银钱的事情少夫人还是亲自交给老夫人吧。

“方才嬷嬷不是说母亲睡着了么?殷曼喃喃地说着,抬手轻轻将账本塞进高嬷嬷的手中,“本宫这人耐心差,等久了可就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了。

“或者说,嬷嬷想见见本宫养的戏班子?

“戏班子?高嬷嬷不解。

青黛站出来解释“我们家公主向来喜欢未雨绸缪,若老夫人真有那一日,戏班子可不就用上了么。

房间里的老夫人闻言,差点晕厥过去,不断的大喘气。

门外的青黛听到里头的动静,眼睛一亮,忙故作慌张的对殷曼说“公主,公主,奴婢好似听到里头喘不过气的声音了!

“那你还傻愣着做什么?赶紧踹门进去看看。若母亲出了什么意外,本宫定然饶不了你们所有人!

殷曼与青黛一唱一和,高嬷嬷只觉得自己被一股极大的力道给推开,随着“砰一脚,门狠狠砸在地上。

伴随着纷纷扬扬溅起的碎屑,殷曼与里头惊恐的岁老夫人对上视线,缓缓露出个意味不明的笑意。

“好久不见啊,母亲。

“你,你……捂着胸口,岁老夫人与殷曼干瞪眼,一只手朝她的方向伸出,嘴里颤颤巍巍的吐不出个完整的句子。

殷曼自顾自的走入,悠闲的坐在桌边的椅子上,分明是笑眯眯的面容却叫人无端感觉森寒。

哗啦啦的水流声响起,殷曼倒了杯水,风轻云淡“方才青黛听到里头有人喘不上来气,本宫还以为母亲出意外了,如今见到母亲没事,本宫就放心了。

“你方才竟然在外面公然咒我,实乃大不孝!老夫人靠在软榻上,缓过来后咬牙切齿的质问殷曼。

放下手中的茶盏,殷曼偏头半看青黛,问“青黛,本宫方才有在门外说些什么东西吗?

“没有。青黛回复得干脆利落,“公主只说担忧老夫人,何时有说其他?

“你们分明说了要替我准备白事!老夫人瞪大眼睛,眼珠子仿佛都要掉出来了。

殷曼黑色的眸子从岁老夫人脸上划过,笑得讥讽“侍女不懂事,母亲与她计较什么?

“您可别忘了,当年您教导本宫要懂得体谅与和善,跟什么都不懂的人没什么好置气的。

“去,青黛,过去给老夫人道个歉。

“是,公主。顺着殷曼的吩咐,青黛冲岁老夫人的方向敷衍的福了福身,毫无波澜道“老夫人恕罪,奴婢不是存心的,只是心直口快,想到什么便说什么罢了。

“您心地如此善良,想必定然不会与奴婢计较吧?

三年前岁渊失踪被问罪,岁老夫人连夜带上最亲近的丫鬟婆子搬去了城外的无相寺中清修,以这辈子不问红尘为由,任殷曼如何差人去请都不做理会。

当殷曼被人逼迫着喝下落子汤,失了孩子后,她非但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伤痛,还在外面大方的替殷曼原谅所有人,说“百姓有什么罪呢?大家什么都不懂,都是无辜的,更何况罪人之子本就不可留,吃亏是福气,熬一熬总能过去。

殷曼最为难熬的丧子之痛在岁老夫人眼中不过是阻拦外界责骂的盾牌,是她大义凛然的筹码。

如今同样的话术用回在她身上,殷曼只觉得畅快。

岁老夫人的面色蹭一下红了,被气红的,马上明白殷曼是故意的,是为了报复三年前自己对她所做的事情。

可那怎么能怪她?

三年前的那种激烈民愤之下,但凡她多说一句,所有人的怒火都会集中在她身上!

再说了,殷曼不过是失去了个还没出生的孩子,连男娃女娃都不知道,所以,能为将军府平息民愤是它的福气。

直至现在,岁老夫人仍不觉得自己有错,只怪殷曼没福气。要是个有福的,怎么可能留不住肚子里的孩子?

再者,将军府现在有后了!

当初有着渊儿永不纳妾的誓言,他们不能光明正大的找人传宗接代,只能忍着殷曼的臭脾气。如今木已成舟,姝瑶给渊儿生了个大胖小子,他们再不需要忍让。

继续阅读请关注公众号棠梨读物回复书号4634

《恶女为谋》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