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书橱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离婚后我带球嫁人,冷面阎王他慌了

>

离婚后我带球嫁人,冷面阎王他慌了

小宝梨 著

古代言情 商砚深 宋莺

古代言情《离婚后我带球嫁人,冷面阎王他慌了》目前已经全面完结,宋莺商砚深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小宝梨”创作的主要内容有:婚后两年,我还是处子之身。而我的老公,却陪别的女人笑眼盈盈的做孕检,我决定离婚!离婚消息爆出后,我却被谣传成不孕的那个人,可能窦娥都没有我冤吧……好好好,传我绯闻是吧,我果断离婚!可怎么离婚后,他却痛改前非,开始各种求复合……...

来源:cd   主角: 宋莺商砚深   更新: 2024-07-06 17:4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离婚后我带球嫁人,冷面阎王他慌了》,是以宋莺商砚深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小宝梨”,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商砚深沉冷的目光中有浓墨翻滚,气压迫得人喘不过气。他没有再开口问什么,应该是信了,只“呵”地冷笑了一声。宋莺时微微偏头看向林菀,“这位小姐,我跟你无冤无仇,为什么要这样坏我名声?”林菀咬着下唇,胸膛起伏,知道宋莺时是故意让她说不出话来。她跟宋莺时的冤仇,如果要摊开来说,那宋莺时和商砚深的夫妻关系也瞒...

第18章

宋莺时没有被他吓住,而是反问道“什么人证物证,威胁谁呢?

加了料的茶是李薇端进来的,料是也李薇找来的。

宋莺时唯一涉及到犯罪的,也许就是让人过来拍摄商砚深的隐私。

但那些人还没来得及拍照呢。

以步苑的机灵,宋莺时相信她会在报警前把人都遣散了。

商砚深怀里抱着温香软玉,只觉得属于宋莺时的女人香不断侵袭他的嗅觉,继而蔓延到神经。

虽然表面上还保持着冷静,但他知道自己的血都快沸腾了。

面对宋莺时的避重就轻,商砚深哑着嗓子冷笑一声,“你要跟我发生关系,脱光了来找我就是了,每次搞这些玩意儿,就对自己的魅力这么没信心?

宋莺时已经陷在他掌心了,却还是不甘示弱,“我只是对你的能力没信心而已。

商砚深立即反唇相讥,“这么说,你承认是你动的手脚。

宋莺时凉凉一笑,“我什么也没承认,也什么都没做。

她在一开始撞破李薇的阴谋时,就已经想到了退路。

如果今天的计划成了,那宋莺时和李薇都能得偿所愿。

如果不成——

至少李薇自己选择了这条路,就算没有宋莺时插手助她一臂之力,也要承担相应的后果。

宋莺时不是圣母,没道理舍出自己去帮居心叵测的李薇顶下罪名。

就在她得意自己“进可攻退可守时,忽然整个人失重了一下,而后摔落在柔软的床铺里。

宋莺时心生危机,立刻想爬起来,谁知商砚深下一秒就压了下来。

结实的身体带着无法撼动的力量,宋莺时对上商砚深欲念深重的双眼,心跳乱七八糟的,危机感十足。

“商砚深,你不……

一句话没说完,商砚深已经堵了下来。

他好热,他只有一个念头……

商砚深粗鲁却不显得猥琐,喘息带着十足的性感。

宋莺时的身体里流窜着十万伏的电流,连呼吸带思考能力一并消失了。

不知过了多久,宋莺时唇上的伤口不堪蹂躏,传来的剧痛让她恢复一点清明。

这时才发现,她的礼服竟然已经被半褪下来!

这个狗男人!

动作够熟练的,一边亲,一边竟然能神不知鬼不觉地脱下这么繁复的晚礼服。

宋莺时恼怒非常,当然不肯就范。

但她的挣扎在商砚深的力道面前不堪一击。

这个男人似乎有点失去理智,肌肉紧绷双眼猩红,宋莺时怀疑他都看不清自己身下的人是谁了。

商砚深接下来的动作像是完全只靠本能驱使,宋莺时的反抗和骂声也无法阻止他一秒。

宋莺时再不犹豫,微微抬高一点脖子,一口咬在商砚深的肩膀上!

她没有留一份力,牙齿在男人劲悍的肌肉上发麻发酸,却也很快尝到了血腥味。

疼痛让商砚深恢复了一点神志。

他停了停,汗水从额头掉下来,砸在宋莺时光洁的额头上。

他皱眉,“这是你欠我的!

既然敢这样暗算计,这个后果也合该她自己来承受!

宋莺时听到他这句话却一阵恍惚,误以为他说的“欠,是说她从不履行夫妻义务。

宋莺时原本只是反抗他,但听完商砚深的这句话,脸上的恼怒变成了冷漠。

宋莺时冷冷道“我欠你什么了?洞房花烛夜?

商砚深薄唇动了动,还是决定在这种时候,还是不要得罪女人得好。

他哑着嗓子,“算我欠你的,现在补给你。

任何一个女人,在洞房花烛夜被丈夫放鸽子,还是因为另外的女人,这道坎绝对不是这么好过的。

至少宋莺时这两年来都不肯让他近身了。

“那就继续欠着吧,我不稀罕了。宋莺时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双手用力抵着商砚深的肩膀,将他推得翻到另一侧去。

意识到商砚深还想起来,宋莺时干脆一翻身,反骑到商砚深的腰上,压制着他。

“除非你让那天发生的所有坏事都消失,我跟你之间这笔欠账才算还完。宋莺时意味不明地说了这样一句,“但是不可挽回的事已经发生了,不是吗?

商砚深就像没听到一样,目光都盯在宋莺时露出来的大片白皙肌肤上。

宋莺时坐在他身上不太好穿礼服,想要站起来,却不想这个混球在这个时候挺动了一把腰肢,本来都已经坐起来的宋莺时,一下子又跌回了商砚深的腰腹间。

而在同一时刻,会所里岌岌可危的大门被人踹开。

宋莺时和商砚深几乎是同一时刻转过去,而后宋莺时恰好看到步苑那张怀疑人生的脸。

“——我似乎来得不是时候?

宋莺时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衣衫半褪,再加上这样的姿势骑在商砚深身上,谁看到都会以为她是主动的。

而商砚深没给她说话的机会,忽然将被子一抖,将半裸的宋莺时裹到被子里躺着。

而后朝门口涌入的人群骂了一声,“滚!

不就是仙人跳么,至于叫来这么多拍照的,还都是男的!

万一他们现在已经进入正题了呢?

“等等!宋莺时跟他唱反调,不让那些人离开。

她窸窸窣窣地在被子里穿衣服,沉吟半天才对商砚深说,“你最好现在放了我,我们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至于离婚怎么离,财产这么分割,现在这一片混乱,也不是谈事的时候。

所以宋莺时想趁着人多偷溜,却被商砚深在被子下面按住了手。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商砚深牙齿咬紧,“当一切都没发生?宋莺时你当然可以当没发生,但你看看我现在的状态,你以为我会让你现在就走?

宋莺时当然知道,商砚深现在有多难捱。

但是——

“你不让我走,我难道不会自己走?宋莺时想到自己被上司暗算酒水,她那么难受,想求商砚深留下来,可他是怎么做的?

宋莺时今天只不过也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

这么多人闯进来,商砚深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传出去更是麻烦,所以自然不可能再继续下去了。

宋莺时被步苑扯着跑走,两人抚着胸口一起喘气,活像跑了数十公里。

继续阅读请关注公众号棠梨读物回复书号4618

《离婚后我带球嫁人,冷面阎王他慌了》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