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书橱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她另攀高枝

>

她另攀高枝

带风火轮的甜刀 著

古代言情 沈时搴 祝肴

《她另攀高枝》是由作者“带风火轮的甜刀”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总裁的白月光变成植物人昏睡后,她当了总裁白月光三年的替身。如今,白月光一朝苏醒,她也该让位了。她乖乖听话,和喜欢了十几年的总裁分了手。没曾想,深夜买醉的醉的她竟和陌生男人滚上床了……什么!那男人还是总裁的亲戚。当她搂着男人的手出现时,昔日薄情的总裁为她红了眼。...

来源:cd   主角: 祝肴沈时搴   更新: 2024-07-06 17:1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她另攀高枝》,是作者大大“带风火轮的甜刀”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祝肴沈时搴。小说精彩内容概述:祝肴对上他含笑肆意的眼,赶紧挪开。昨晚的他,不就是一副要吃人的模样。仿佛知道祝肴在腹诽什么,沈时搴不紧不慢补了句:“当然,床上除外。”祝肴:“……”也不用补这一句吧!祝肴脸上神色过于丰富,沈时搴笑着瞧了一眼,视线收回,将手中治疗撕裂的药膏放她手中:“回去记得涂药...

第9章

“怎么没走呢?好尴尬……

祝肴默默转回头,将口中食物咽下,咬了咬唇,低声自言自语。

“你说什么?

高大的身影已到祝肴身边,沈时搴勾着笑,眼神懒懒投在她身上。

祝肴抬眸仰视眼前的人,漂亮的小鹿眼紧张地一瞪,抿唇赶紧摇了摇头。

“没、没什么。

她是真的有些紧张。

尤其他一靠近,好闻的松木香淡淡的,和昨晚记忆中混乱时的味道重叠,让她心跳因羞耻而跳得不可控。

“早餐还合胃口吗?沈时搴问。

“还行。祝肴答,接着就慌张起了身,拿起自己的包就想走,“我吃好了,再见,沈先生。

“我是能吃人吗?跑什么跑?沈时搴拦住她胳膊,只觉好笑。

祝肴对上他含笑肆意的眼,赶紧挪开。

昨晚的他,不就是一副要吃人的模样。

仿佛知道祝肴在腹诽什么,沈时搴不紧不慢补了句

“当然,床上除外。

祝肴“……

也不用补这一句吧!

祝肴脸上神色过于丰富,沈时搴笑着瞧了一眼,视线收回,将手中治疗撕裂的药膏放她手中

“回去记得涂药。

其他东西他都是让别人准备的。

但这药,他亲自去买的,所以才在刚才出了门。

“谢谢。祝肴耳廓红了些,却也知道他是好意。

“嗯。沈时搴淡淡应了声,坐到书桌旁打开了电脑处理工作,懒懒道“酒店门口给你准备了车。

祝肴迈步出了门,最后看了眼,糯糯地低声道“沈先生,再见。

沈时搴头也没回。

两人都清楚明白,昨晚一夜露水情缘,往后两人不会再有交集。

这是中国内陆西南最大的省城。

在偌大的榕城,陌生人间也没有机会“再见。

酒店奢华阔气的大门处,酒店专为VIP客户准备的接送车已准备就绪。

戴着白手套的司机见祝肴出了旋转门,立马和经理给的照片对上号,躬身上前打开后座

“祝小姐,您请上车。

“谢谢。祝肴礼貌道谢,从善如流地坐上后座,“麻烦送我去榕城大学。

“好的,祝小姐。

祝肴浑身放松下来,靠上真皮座椅的靠背,侧眸看向窗外。

并没多久,司机拉开了后座车门,“祝小姐,到了。

祝肴下车,才刚走几步,发觉不对,回眸朝后看……

司机正抱着昨晚蛋糕前那十几个礼物盒,跟在她身后。

被奇怪的眼神盯着,司机忙解释,“祝小姐,这是沈二少让我替您拿着的。

“麻烦你带回去吧,这些礼物我都不要的。祝肴赶紧摆手。

“这……祝小姐,沈二少说您若是不要,我便找个垃圾桶扔掉,这不浪费吗不是……司机讪讪笑着。

祝肴抿了抿唇,终于还是妥协,“好……不过我自己来拿吧,谢谢。

司机完成任务,如释重负。

祝肴抱着礼物回了宿舍。

室友张一暖发出惊叹,“哇,肴肴,你过生日这么多礼物……

祝肴软软的唇有些尴尬地笑了笑,不知该怎么回答,索性没搭话。

张一暖化着妆,笑着问她,“肴肴,昨晚生日怎么样?

昨晚生日?

祝肴思绪一时倒退,突然想起碎掉的那一个瞬间。

那时她痛得眼角顿时弥漫出了泪,口中呜咽低声哭着,控制不住地掐紧沈先生坚实的手臂。

她以为接下来会是更让人忍受不住的疼。

但没想到他却停下了。

甚至俯身吻去她眼角的泪,还低声哄她,嗓音醇厚磁性,融在浓稠的黑夜里

“你尽管哭。

“眼泪,我替你换成珍珠。

她在昏暗的室内看不清晰,却感受到了眼前人温柔又耐心地安抚,以及他的克制和不稳的呼吸……

沈先生,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人。

“时搴昨天就到榕城了?臭小子,竟然没回老宅住!

霍宅主楼大厅中,霍老爷子冷哼了一声,但随即又慈祥笑开,指着厚重檀木茶几上的上百张照片,问眼前的儿子女儿

“老三,老四,你们先来替时搴把第一道关,让他先见哪几家的姑娘?

霍心瑜撇嘴,撩了下头发,无语道“爸,拜托,二哥二嫂做爹妈的都管不住,你觉得他能让我这做姑姑替他把关?

当年二哥娶了京城沈氏独女。

为讨老婆欢心,上赶着将霍时搴改姓沈。

二嫂开不开心不得知,几代单传眼看男丁要断的沈氏长辈们乐开了花,将沈时搴从小宠着惯着,将他骄纵到了极致。

现在沈时搴长大,沈氏长辈想他抓紧开枝散叶,为沈家多添几个小辈。

这才终于反应过来宠过了头。

催婚催不动,管也管不了,联姻相亲沈时搴通通不接招。

长辈们焦头烂额。

见实在没法,众人脑袋一拍,以“去盯个沈氏新项目为由,将沈时搴支来榕城,托付霍家解决他的终身大事。

这小侄子就是个烫手山芋。

他长在京市,国外留学又近十年,和霍家人见面甚少,也并不多亲近。

再加上又被京市的顶豪沈家供成个小祖宗,成天一副“谁惹我谁死的吊样。

是她的男模不好摸,还是床上的小明星不好睡?霍心瑜脑子糊了才闲得慌去管这难搞的侄子。

“老四,你是男人,你懂男人,霍心瑜赶紧将这事朝外抛,将照片一股脑推到霍宵身前

“来来来,你替时搴选。

霍宵坐在侧边沙发上,手机在他骨节硬朗的手中开了又锁,锁了又开。

界面始终停留在祝肴发来的那条消息上。

摇摇摇今天你什么时候有空?我把这一年你送的礼物还你。

将手机锁屏,霍宵抬眸看向茶几,微微倾身,修长手指点出照片,顺着桌面将它划到一旁

“这几个可以先安排试试。

选出的几人,都是榕城才貌俱佳的大家闺秀。

霍老爷子满意地点点头,开怀一笑,“这几人是不错,我来安排见面。

随后又道,“老四,你叫时搴回家来住,到榕城了还住酒店算怎么回事。

“好,爸。霍宵平静应道。

霍老爷子和霍心瑜离开后,大厅中安静下来,佣人们来去也无半分声息。

突然,落地窗外,别墅后院树叶间沙沙作响。

霍宵侧眸朝外瞥去,深邃眸底无波无澜。

榕城的初夏,本就风雨变幻。

此时窗外天空乌云只瞬间便低垂,层层密布。

似是风雨欲来。

吩咐佣人将窗户关好后,霍宵才拔去电话,磁性嗓音低而沉,“时搴。

电话那头依旧是懒洋洋的随意腔调,散漫矜贵

“有事?小叔。

继续阅读请关注公众号棠梨读物回复书号4395

《她另攀高枝》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