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书橱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游戏动漫›怜香惜玉

>

怜香惜玉

月下风晚 著

战豆豆 李清隐 游戏动漫

完整版游戏动漫《怜香惜玉》,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李清隐战豆豆,由作者“月下风晚”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李清隐穿越庆余年世界,成为南庆抛弃在北齐的废物质子。好在他觉醒喝酒签到系统,通过喝酒进行每日签到。【叮!】【恭喜宿主连续喝酒签到七七四十九天,奖励酒神剑意,获得酒剑仙之体】【北齐皇宫内喝酒签到,获得称号——逍遥又自在,可无视天下所有困阵】【拿下北齐大公主,奖励无上仙法,一语出,万剑至】【与圣女海棠朵朵幽会,奖励……】【北齐皇帝战豆豆寝宫签到,奖励……】……当庆帝以为李清隐死在北齐时,却发现世间多了一位酒剑仙。而这一切也仅仅只是开始。四大宗师?可曾听闻一剑开天?庆帝老儿,你看看我这剑仙之体,比之巴雷特如何?...

来源:ywqd   主角: 李清隐战豆豆   更新: 2024-07-06 12:4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月下风晚”创作的《怜香惜玉》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所以后面饿得只能杀马匹,啃甲胄。即便如此,队伍中的人也在不停地减少、死亡。到了最后,马匹被杀光,身穿的甲胄也已经无法下咽。饿极了的众人,逐渐将目光看向了倒下的同伴……由此可见,在这极北之地的雪原上想要生存下去到底有多难...

第43章 李村,全村都是武者?

……
极北之地,雪原深处。
本该是一眼望不到头的雪地上,却多出了一座村庄。
在这极寒的夜里,李清隐第一次感觉到了来自外界的温暖。
“真没想到,在这里竟然还会有一个村庄存在。
李清隐神色诧异。
他来之前,特意问了肖恩,在极北之地到底有没有人居住。
最终得到的回答是没有,也不可能有。
肖恩和苦荷当时那么多人一起去,由于雪原上没有动物、植物。
所以后面饿得只能杀马匹,啃甲胄。
即便如此,队伍中的人也在不停地减少、死亡。
到了最后,马匹被杀光,身穿的甲胄也已经无法下咽。
饿极了的众人,逐渐将目光看向了倒下的同伴……
由此可见,在这极北之地的雪原上想要生存下去到底有多难。
……
“走吧,我带你去见我们村长。
黑脸大汉拍拍李清隐的肩膀,随后一行三人快速朝不远处的村庄走去。
刚一靠近,李清隐就注意到,村口的右侧,有着一块石碑。
只见,
石碑的中间,从上到下雕刻着两个大字——李村。
“李村?
李清隐嘴角一抽,没想到在雪原上好不容易碰到的人,竟还是本姓。
“还没问你叫啥嘞,我叫李黑娃,那是我弟李正阳。
黑娃指着自己的弟弟,对着李清隐介绍道。
闻言,李清隐笑了笑,没有隐瞒,“我叫李清隐。
“多谢黑娃哥和这位正阳兄弟,否则我今天就在死在这雪原上了。
听到李清隐管自己叫哥,黑娃顿时憨厚一笑。
很快,三个人便走进了村子。
刚一进入村子,李清隐就发现家家户户的门同时打开。
接着一男一女走出来,双眼死死的盯着李清隐。
就在这时,一个身高两米,穿着单薄衣服,手中拿着木棍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
看到男人的刹那,黑娃兄弟俩立马低下头,恭敬道
“见过村长。
被叫村长的男人点点头,他走到李清隐面前出声问道
“你是何人?
“我乃北齐上京城的一名书生,此次是为了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可没想到竟误入雪原。
“好在有黑娃兄弟二人,否则我今日必死无疑。
李清隐与村长对视,把和黑娃说过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书生?
村长微微蹙眉,似乎有些不太相信。
一息过后,他抬手拍了下李清隐的肩膀,“老夫最是敬重读书人,可惜我们这穷乡僻壤的,活下去都很困难,更别提读书了。
“若你真是书生,可否写一首诗来听听?
听到这话,李清隐明白,这是对方在试探自己的身份了。
在这雪原之中,突然冒出一个人来,无论是谁都会警惕无比。
更何况……
是这么一个生活在极北之地,雪原深处的村庄。
“千里黄云白日曛,北风吹雁雪纷纷。
李清隐负手而立,思索片刻,张开口,缓缓道。
此话一出,村长眼前一亮,一把抓住李清隐的双手,激动道
“好诗,好诗!
“快,下半阙是什么?
“咳,鄙人才疏学浅,一时半会只能想出这么一句。李清隐轻咳一声,接着道“或许是因为白日受了冻,要是不冷的话,应该就能想的出来了。
倒不是他真的想不出来,而是这首诗的下半阙的确不适合说出来。
闻言,村长有些失落,但是却依旧拍了拍李清隐的肩膀。
“读书人,好,好啊!
“黑娃,你们兄弟俩去把这位客人安排到村西头那里,然后过来找我。
扔下一句话后,村长转身离开。
就在村长离开的瞬间,村庄内那些打开门,盯着李清隐的人全部退回屋子,重新关上了门。
……
没过多久,李清隐跟着黑娃兄弟二人来到了村西头的屋子内。
屋子并不大,有着一张大炕,以及角落里堆着的一大堆木柴。
“这里的炕平时也在烧着,老弟你先歇息,不出意外明天,我们就先回去了。
黑娃叮嘱了李清隐几句后,带着自己的弟弟离开了屋子。
“啧啧啧,这种地方有个村子也就算了,竟然还有这么多的木柴。
李清隐拿起地上的木柴,发现都是晒得特别干的那种。
在极北之地,想要有这种木柴,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如果我没有感觉错的话,那村长应该也是武者。
“但说来奇怪,我竟然感觉不出他到底是几品?
李清隐皱着眉头,扔掉手中的木柴,随后脱鞋上炕。
他解下腰间的酒葫芦,慢悠悠的喝了起来。
……
深夜。
李清隐独自一人躺在炕上,身上盖着厚厚的棉被。
此时他手中酒葫芦里得酒已经被喝得一干二净。
不过,很快李清隐又从系统背包内拿出一壶酒倒了进去。
又喝了一会后,李清隐晃晃悠悠的下炕,接着打开了被草席包住的木门。
呼~
下一秒,
寒冷刺骨的北风吹来,竟瞬间让醉酒的李清隐清醒了不少。
他关上房门,离开了房子,双脚踩在雪地上,竟未留下一丁点的脚印。
“这村庄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盖起来的。
“而且想要在这种地方盖一个村子出来,光是花费的银两都是一个十分可怕的数字。
“除非……有人在背后支持着这个村庄,让他们能够在这里活下来。
李清隐自言自语的说着,目光不停的扫视四周。
……
一炷香后。
将整个村庄转了一圈的李清隐出现在了村口处。
他微微皱眉,眼底闪过一丝不可置信。
就在刚才,他转悠的时候发现,村子内家家户户,都有武者。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些武者中,大多数都是六品。
甚至有好几个,李清隐察觉到他们是武者,但却无法知道到底是几品。
“有意思啊,极北之地的雪原深处,凭空冒出了一个全是武者的村庄。
“如果不出意外,这些人应该和神庙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但至于这联系到底是什么,那就只能等天亮以后再知道了。
………………………………

继续阅读请关注公众号回复书号1921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