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书橱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她死后,家主跪在坟头痛哭畅读佳作推荐

>

她死后,家主跪在坟头痛哭畅读佳作推荐

郝壮实 著

古代言情 周雅 齐征

小说叫做《她死后,家主跪在坟头痛哭》,是作者“郝壮实”写的小说,主角是周雅齐征。本书精彩片段:从十六到二十六,她教他如何成为一个合格家主,直到他战胜归来,还带了一个女人,她才幡然醒悟,他早已长成了她要教出来的模样儿,却再也不是她能触碰的枕边人。他说:青然,你真没趣。她苦笑,却不悔!...

来源:yylrsj   主角: 周雅齐征   更新: 2024-07-06 06:5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网文大咖“郝壮实”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她死后,家主跪在坟头痛哭》,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古代言情,周雅齐征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王意衍竟然是被她问的一愣。“你对齐征当真没有半点感情?”王意衍一把拉住周雅的手腕,齐衡之这会子牵着柳湘走过来,周雅要抽回自己的手,王意衍却拉的更紧了。齐衡之从周雅身边擦肩而过,似是根本没见到两人的拉扯。“衡之?”柳湘小声的提醒...

第11章

“我难受?
周雅停下来,微微侧着脸看向王意衍,“我为什么要难受?
周雅的脸上没有任何细微的表情,哪怕是在昏暗的宫灯下,她的眼睛也是发亮的,看不出有任何的悲伤神色。
白雪皑皑,反射着银光。
王意衍竟然是被她问的一愣。
“你对齐征当真没有半点感情?王意衍一把拉住周雅的手腕,齐衡之这会子牵着柳湘走过来,周雅要抽回自己的手,王意衍却拉的更紧了。
齐衡之从周雅身边擦肩而过,似是根本没见到两人的拉扯。
“衡之?
柳湘小声的提醒。
齐衡之只是淡声道“宴会要开始了,一会儿看我眼色行事。别怕,闹了事情,有我在呢。
“嗯。
柳湘点点头,小鸟依人,满眼幸福。
周雅咬着嘴唇,终究是没在王意衍面前表露出她内心的刺痛。
爱与不爱,当真是明显的很。
她周雅第一次跟齐衡之参加宫宴,他哪有这般体贴,他只是威胁她道“跟周家的人保持距离,若是让我见到你跟周家的人说话,别怪我翻脸无情!
那会儿他满脸厌恶,似是厌恶她周家的身份,让他蒙羞了。
而今他宁愿带着柳湘,也当她这个齐家主母不存在,是终于有理由能摆脱她了吧?
七出之罪,第一条便是不孕无子,她即便后边做的再好,又有何用?
“放开我!
周雅挣扎着想要抽回自己的手,王意衍却是拉扯的更紧。
“十年了!他齐衡之若非是娶了你,这十年他怎会有这般大的变化?你处处护他教他,他而今翅膀硬了,却转而找了别的女人,青然,你当真能不在意吗?
“子衍,我一介女子而已,何来的我教他?我可没那么大的本事!
周雅一副你太高看了我的模样儿。
王意衍只觉得胸口噎了一股子气,他咬牙切齿恨铁不能的道“雅雅,你还要欺骗自己到什么时候?当初若不是齐家抢了先要了你,我绝对会不惜一切的娶你的!你的本事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吗?你我青梅竹马……
“子衍,那都是以前的事了,你提那些作甚?
周雅眉头微簇,眼里带着几分不悦,“这些话以后不要再说了!还有……
周雅望着王意衍,嘲弄的道“你我都知道,如今的王家是不会让你这位被寄予厚望的二公子娶一个周家人的,你又何必……自欺欺人?
王意衍虽是王家二公子,却是嫡长子。
王家的家主对其非常重视,可又因王家家主的大儿子虽是庶出,却异常优秀,王家家主这才一直悬而不定让谁继位。
为了不引起家族内I斗,乱了这好不容易才得来的第一世家的位子,王家家族就这么一直撑着,而其余的世家,也都在伺机而动。
只要王家内部有风吹草动,外面的人绝对是要推一把的。
周雅的话让王意衍怔在这风雪中,喉结微动却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雅雅,总有一天,我会……
“以后请喊我齐夫人,我提醒过你很多次了。
周雅声音冷冽,抬步离开不带任何情绪。
进了宫宴的大门,里面早就热闹非凡。
侍女恭敬地走上来,她脱了斗篷,扫了扫身上的风雪,一身素雅却端正的衣服主母架势十足。
今天的宫宴是以齐衡之为主角,这会儿齐衡之身边早就围了不少的人道贺,不管是虚情还是假意,可谓是热闹非凡。
她这个齐家主母的出现,倒是引来了不少的侧目,尤其是这跟着家里男人过来的女眷,那一个个的看着她的眼神儿,里面尽是惊讶之色。
“齐夫人?
“嗯?
周雅见着朝着她走过来的那个秀丽的小丫头,她没想到还会有人跟她搭讪。
今日齐衡之明晃晃的带了柳湘来,分明就是在打她周雅的脸,抬妾灭妻,还是一个未过门的女人,堂而皇之的被齐衡之带进了宫里来,可见她周雅在齐家的地位是一落千丈。
一个连脸面都护不住的当家主母,必然是人人笑话的存在。
哪日齐衡之一个不高兴,齐家的主母怕是就要换人了。
失宠的主母,谁还会巴结?
这小丫头眼里全是单纯,怕是哪家的千金跟着家里人过来的,还未谙世事。
这倒也不新鲜。
到了该出嫁年龄的世家女,若是有机会参加这种宴会,必然是要带出来的。
万一和哪个世家的公子看对了眼,也算是强强联合了。
这八大世家相互争斗,却又盘根错节的,谁也别想撇了个干净。
“齐夫人?你真的是齐夫人?
小丫头见到周雅回头,很是欣喜。
周雅则是被这小丫头的澄澈眼神看的有些不自然了。
多少年了,没见过这么明亮的眼睛了。
当初她也有一双这么清亮的眼,母亲还说过她的眼睛最是好看灵动了。
如今再对着铜镜,只有一片片死寂。
“有事?
周雅淡淡的问了一句。
哪怕是她对这双明亮的眼睛很有好感,却也再难展现出过于亲昵的举动。
有些变化一旦开始很难再回去,有的面具一旦戴上,就再难摘下。
她是齐家的主母,早就不是当初那个未出阁的姑娘。
齐家在周家落难时候要了她,难不成还真是让她过来养尊处优的不成?
小丫头被周雅这么一问,不仅没觉得周雅冷淡,反而噙着吟吟笑意道“哇,你竟然跟我说话了!齐夫人,哦不,周雅姐姐,我姓崔,名含玉,从小母亲就与我说你有多聪慧,还说你年纪轻轻就当了齐家主母,还把齐家上下打理的井井有条,要我多向你学习,今儿个我是终于见到了真人了。
崔含玉话里尽是崇拜,于周雅而言却是心里一紧。
“你母亲是……
“家母是周家的人呀,姐姐应当记得,家母说她嫁人的时候,姐姐已经十岁了。
崔含玉没注意到周雅渐渐隆起的眉,反而是单纯的道“家母就在那边,姐姐要过去见见吗?母亲也说许久都没见过你这个侄女了呢!

《她死后,家主跪在坟头痛哭畅读佳作推荐》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