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书橱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霸道总裁›畅销小说推荐咬红唇

>

畅销小说推荐咬红唇

二十四桥 著

池鸢 霍寒辞 霸道总裁

《咬红唇》是网络作者“二十四桥”创作的霸道总裁,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霍寒辞池鸢,详情概述: 为了报复出轨的未婚夫,她不怕死的算计了未婚夫的小叔。  “我那侄儿不能满足你?”  霍寒辞掐着她的下巴,腕间的黑色佛珠矜贵清冷。  人人都说他是人间佛子,不染烟火气。  睡过一晚的池鸢表示,大佬其实很好哄。  能力强一点,嘴甜一点,这朵高岭之花就能纵着她。  她要什么,霍寒辞给什么。  “霍总很快就会甩了她。”  “逢场作戏,只是玩玩而已。”  京城人人都等着看她笑话,可没人知道的是,某天夜里霍寒辞将人逼进角落。  “池鸢,你再说离婚试试?”  人间佛子从此被拉下神坛。...

来源:yylrsj   主角: 霍寒辞池鸢   更新: 2024-07-06 06:1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火爆新书《咬红唇》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二十四桥”,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扳回一局池鸢心满意足的坐回去,也不在意是不是弄湿了他的西装去壹号院的路上,两人都默契的没有再说话池鸢清楚,霍寒辞这么对她,并不是因为怜惜或者心动他站在食物链顶端,十七岁那年就在虎狼环伺的华尔街打响了名气,一手促成当年最大的企业并购案那场影响了大半个世界的商业饕餮盛宴,由他一手策划他的成名,是踩在万千枯骨之上,这样的男人,本就没有心池鸢觉得冷,忍不住打了个喷嚏一块干净的毯子扔了过来,...

那便算我送给侄媳的礼物

陈雅茹的声音很冷,言语之间完全没将她放在眼里。
池鸢知道,若是她不采取行动,下一个电话就会打去池家。
然后她爸妈又会再打过来,叱责她怎么如此不懂事,不会讨人欢心。
可惜,她不想继续当提线木偶了。
挂断后,她将郊外别墅的地址给陈雅茹发了过去。
这是霍明朝金屋藏娇的地方。
陈雅茹只要有心,就能查到他儿子在外面养女人。
不过池鸢也有些不确定,是不是这人一早就知道霍明朝和池潇潇的关系,才会对她的态度越来越颐指气使。
不仅想让她在霍家当个乖巧的儿媳,还让她帮霍明朝解决工作上的一切事情。
还真是物尽其用。
等上了霍氏大楼,池鸢推门走进办公室,才发现今天整个楼层安静的有些异常。
周围的人全都正襟危坐,时不时的看着电梯方向。
同事们全在窃窃私语。
“所有高层都被叫上去开会了,听说霍总这次不会再留国外了。
“前几天华尔街的采访报纸还给他出了专访,哈佛双学位天才。
“霍氏估计要变天了。
池鸢走到自己的工位,想到昨晚还在床上的男人,如今坐镇霍氏大楼顶层,嘴角弯了弯。
他在床上很性感。
当然,床下衣冠楚楚的时候,也很性感。
刚坐下,肩膀就被人拍了拍,“总监怎么没来?他若是不出席高层会议,咱们部门不是第一个就被盯上么?
这是她的同事胡露,也是唯一一个知道霍明朝和她关系的人。
池鸢将工牌戴上,“我不知道。
胡露的眼里出现一抹诧异,接着便是隐藏的很深的不屑,“他不是你的未婚夫吗?不是吧,你这长相还拴不住人?
美貌是张王牌,但这张牌不能单出。
池鸢来自全国最好的大学京大,可在霍氏这样的公司,随便一块板砖抛下去,砸到的都是常青藤名校毕业的高材生。
但有她这种长相的,凤毛麟角。
“池鸢,上次我看到总监揽着另一个女人逛街,你该不会是被劈腿了吧?
胡露有些同情,觉得豪门还真不是那么好进的。
池鸢叹了口气,将资料整理完毕,“也许呢。
话刚说完,电梯门就打开了,霍明朝穿着一身灰色西装,脸色不虞的迈了过来。
他快走几步,一边整理领带,一边抚平西装的褶皱。
看样子昨晚没少沉溺温柔乡。
池鸢拿过整理好的资料,递给了他。
霍明朝的眉宇间划过嫌弃,不耐烦的去到了专用电梯,“你跟我去顶层开会。
资料都是她整理的,若是被问到什么,他答不上来,还能有人救场。
*
顶层的气氛更加严肃,高层们已经严阵以待。
霍明朝心里烦躁,踏入会议室的门,当接触到落地窗前的男人的眼神时,打了个寒颤,恭敬低头,“小……霍总。
主位后是巨大的落地窗,霍寒辞坐着,就像冬天万物凋敝时披满白霜的树,没有温度。
会议室内鸦雀无声,董事们个个僵着脖子,手心满是汗水。
池鸢看到了很多熟面孔,都是来自霍家的人,很多甚至是霍寒辞的长辈。
她抿唇笑了一下,抬头瞥到霍寒辞的眼神,古井无波。
果真是下了床就不认人。
霍明朝脸色煞白的寻了个位置坐下,有些后悔昨晚过度放纵。
“啪嗒。
一份档案被放在了桌上,档案内是数不清的私人开销的发票。
这些发票里的数据上到豪车,别墅,下到家具,地毯,可谓面面俱到。
这是董事们干的,他们将自己的所有私人开销,全都走了公账。
“解释?
霍寒辞抬眼,视线在众人身上扫了一眼,最后落在霍明朝身上。
霍明朝的脸色更白了,“霍总,我……
他更后悔昨晚太过沉迷池潇潇,导致今天来迟,成为“重点关照对象。
他的心跳如重鼓捶捶,最后只能咬牙,“是我一时糊涂。
郊外那栋别墅,是他买给池潇潇的,走了公账。
霍寒辞轻笑,指尖在黑色大理石桌面点了点,漫不经心,“买给谁的?
这话宛如一个巴掌,扇得霍明朝脸上火辣辣的。
现场这么多霍家人,他自然不敢承认自己出轨。
“我未婚妻。
池鸢站在他身后,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她这是又给池潇潇当了靶子。
霍寒辞垂眼,慵懒沉寂,“是么,。
他将背往后一靠,清凌凌的阖眼,“下不为例。
这话不只是说给霍明朝听。
现场的气氛更凝滞了,可惜有霍寒辞在华尔街的天才之名,没人敢在他坐镇的第一天就硬碰硬。
两个小时后,会议结束,董事们脸色难看的出去。
池鸢知道霍明朝向来不会注意她,所以走在最后一位。
而霍寒辞依旧坐在窗边,看到她关上门,踩着高跟鞋小跑着走来。
“小叔,你真厉害呀。
金主爸爸嘛,自然得供着。

《畅销小说推荐咬红唇》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