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书橱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畅销书目离婚后,我成了前妻高攀不起的神

>

畅销书目离婚后,我成了前妻高攀不起的神

沐紫颜 著

古代言情 盛夏 霍廷骁

小说《离婚后,我成了前妻高攀不起的神》,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盛夏霍廷骁,文章原创作者为“沐紫颜”,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她本是名医之后,嫁给他之后,新婚当天丈夫出国,她为他照顾一家老小,扶持家族成为名流,却换来他荣耀回国时的一纸离婚证。为了让白月光正名,他还说她这个原配妻是废物?废物?离婚?她会让他们知道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废物!...

来源:yylrsj   主角: 盛夏霍廷骁   更新: 2024-07-06 06:0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古代言情《离婚后,我成了前妻高攀不起的神》,现已上架,主角是盛夏霍廷骁,作者“沐紫颜”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这两年,他和盛夏联系的次数屈指可数。开始时新婚燕尔,加上他远在大洋彼岸经常会给盛夏打电话,可是他们所处的地方偏远落后,手机都没有信号,打一次电话要走到百十公里之外的城市,渐渐的他也就累了,一两个月才会联系一下报个平安。后来遇到了云澜,一颗心得到的慰藉,与盛夏的联系就更少了。他回来之前这半年,几乎是没...

第8章

这个房间两年前他只进去过一次,那是盛夏刚刚装修好房子的时候,欢喜地拉着他去看他们的房间。

如今,时隔两年,今天进去两次也没好好细看,他都快忘了这间房子的样子。

这两年,他和盛夏联系的次数屈指可数。

开始时新婚燕尔,加上他远在大洋彼岸经常会给盛夏打电话,可是他们所处的地方偏远落后,手机都没有信号,打一次电话要走到百十公里之外的城市,渐渐的他也就累了,一两个月才会联系一下报个平安。

后来遇到了云澜,一颗心得到的慰藉,与盛夏的联系就更少了。

他回来之前这半年,几乎是没有联系过的。

想着他今天刚回来,她到底还是他的妻子,季文轩还是敲开了盛夏的房门。

盛夏和云澜的房间离得很近,他一敲门,云澜几乎是瞬间就知道了。

盛夏此时正在整理自己的东西,打开门一看是季文轩,微微一怔。

怎么回事?云澜没有留住他吗?

来她的房间干嘛?

心里不想让他进,盛夏直接堵在了门口。

季文轩原本想着进屋看看的,可这下却被挡在了门口,心中忽然升起一股异样的感觉。

两人僵在门口,竟是一时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季文轩正想进去房间说,就听身后吱呀一声,云澜开门出来了。

他瞬间一怔。

盛夏目光也落到云澜身上,一时不清楚这是什么情况。

云澜像是无意间撞见二人一样,道“你们也还没睡啊?我落了点东西在客厅,想着下楼去拿一下。

盛夏眸底闪过一抹嘲弄,她哪里是落了东西?只怕是一颗心落在了季文轩身上了吧!

这是生怕季文轩和她多说一句话,赶紧出来提醒了。

果然,季文轩刚才萌生的心思瞬间熄灭,他对着盛夏道“我这边临时有些工作要处理,你先睡吧,我去书房忙完就回来。

盛夏巴不得他不回来,当即善解人意道“好,工作要紧。

看看,她多贴心。

说完,季文轩便进了隔壁的书房。

盛夏看着迟迟不下楼去的云澜,温馨提醒“你不下楼去拿东西吗?

云澜注意力都在季文轩身上,早把这个借口给忘了。

她讪笑两下,转身便下了楼。

盛夏嘲讽一笑,这群人真是。

演技太差。

不出意料的,季文轩工作很忙,一忙就是一晚上。

第二日一早,他是顶着一对黑眼圈打着喷嚏下的楼。

此时,季父季母和盛夏都已经在一楼餐厅了。

季母瞧见儿子这鬼样子,不由一惊,“文轩,你这是怎么了?没休息好还是生病了?

季文轩吸了吸鼻子,含糊着回答“啊,可能倒时差没睡好,有点着凉。

盛夏一边喝着碗里的汤,一边暗暗嗤笑。

能不着凉吗?书房里别说被子,连块多余的布头都没有,就这么睡一晚上不着凉才怪。

他又没胆子去找季母要被子,半夜想偷偷去云澜房里睡的,可是却撞见了在二楼溜达的王妈,吓得他差点当场去世。

王妈有理有据,说自己晚上爱起夜,一楼季父季母睡眠浅,一点动静就醒,所以她都是来二楼的卫生间。

季文轩心中有鬼,便也就不敢再冒险了,在忐忑不安中睡了一整夜。

季母不知道这些,还以为季文轩昨晚是在盛夏房里睡的,当即就不高兴了。

她对着盛夏阴阳怪气,“你怎么回事?怎么能让文轩着凉了呢?

“啊?盛夏抬眸,眼中含着两分震惊三分无辜,还有五分难言的委屈,“文轩昨晚没回房睡啊……

“什么?这下季父都震惊了。

不是说好先稳住盛夏吗?自己这儿子怎么回事?连逢场作戏都不会吗?

季文轩心里对盛夏多了一丝埋怨,自己都病了她还火上浇油和爸妈告状。

“昨晚忽然有紧急工作要处理,我在书房忙完就累睡着了,这才着凉了,不关盛夏的事。

正说着,刚下楼的云澜就听到了这句话。

她忙小跑两步来到季文轩面前,满眼的关切,“文轩,你病了?哪里不舒服,让我给你看看。

为了避免盛夏再让她叫嫂子,她连称呼都改了。

当着父母和盛夏的面,季文轩有些尴尬,轻咳两声道“就是有些小感冒而已,没事儿的。

季父和季母脸色都很难看,不用说他们也明白了,昨晚文轩没去盛夏屋里,肯定就是因为云澜的原因了。

一时,他们对云澜难免多了一些意见,这人也太不顾大局了。

不过考虑到云澜的前途和能力,他们也不敢说什么,于是就张罗着都来吃饭。

正吃着饭的时候,季文月提着书包下楼了。

她赖床,经常不吃早餐,季家人都习惯了,也没有人强迫她来吃早餐。

季文月下楼径直走到餐桌前,对着盛夏道“嫂子,给我学费!

一句话满桌人皆是一惊,云澜最是诧异,这季家的女儿不找父母要学费,怎么找盛夏要?

季父季母心中责怪,这孩子怎么能当着云澜的面这么说话呢,让云澜怎么想?

同时也不由诧异,以往文月的学费都是盛夏私下里早早就给她的,季父季母好堂而皇之当作不知道,自然也就没什么不好意思。

可是如今季文月当着这么多人面,越过他们父母的,就直接朝盛夏眼前,这他们脸上怎么挂得住?

果然,季父季母还没开口,季文轩就先说话了。

他不悦道“要学费找爸妈要,你找盛夏要什么?

季文月理所当然“咱家是她管家啊,家里公司赚的钱都交给她保管的,我当然找她要了!

季母一听,对啊,她怎么把这茬忘了?既然是盛夏管家,找她要学费也合理,只不过就怕云澜听说盛夏管家会不高兴。

果然,云澜脸色肉眼可见的变了变。

她不喜欢盛夏参与季家的生活,一点都不行。

季母见此,笑着对盛夏说“盛夏,那你就去取点钱给文月把学费拿去吧。

《畅销书目离婚后,我成了前妻高攀不起的神》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