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书橱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穿越重生›文章精选独占医妻

>

文章精选独占医妻

榧月 著

穿越重生 蒋玉 裴健宇

穿越重生《独占医妻》,由网络作家“榧月”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蒋玉裴健宇,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他是君侯府嫡子,却被人设计被迫娶了将军府病痨子嫡女,本已做好成为鳏夫准备,却不想那劳什子冲喜还真有用,再见他那小娘子,竟然可以下床走动了,他觉得做不成鳏夫了,那相敬如宾也蛮好的......可是那心底渐渐浮现的酸酸甜甜、患得患失的滋味是何意?...

来源:yylrsj   主角: 蒋玉裴健宇   更新: 2024-07-06 05:5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精品穿越重生《独占医妻》,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蒋玉裴健宇,是作者大神“榧月”出品的,简介如下:第二章夫君身世好复杂(1)“咳咳,死丫头,这么埋汰主子,小心被王妈妈听见,命人打你三十大板卖去官窑”烟云说的时候不忘往屋内瞧了瞧,看床上的人影没有动静,才呼了口气责怪了声“是我嘴贱,我该打,该打”迎香嬉笑着作势打了下自己嘴巴,“多谢姐姐提醒”“这丫头说话就这么没大没小,幸好被安排到了这边服侍,要到了其他几房,估计早吃到苦头咯”烟雨讥笑了声,拿话刺着迎香“啊呸,烟雨姐姐您话说的,我又不...

第九章 阿顺

“你——香涵怒目圆睁,想要骂。

香芸咳了声,瞥了她一眼,忙岔开了话“绿瑶妹妹过来肯定有事,少爷下面的奴婢犯错自有惩罚的标准,绿瑶妹妹就不要插手了。

然后朝两个婆子使了眼色,那俩婆子立刻眼明手快的拖拽起白竹往外边走……

绿瑶还想说什么,却见白竹小丫头像是认命了般,恨恨瞪了眼香芸香涵,没在多做挣扎。

“大少爷什么时候回来?她心里头怪怪的不好受,说话也就不拐弯抹角了。

香芸脸上的笑容一僵,却立马隐了下去“是少夫人有什么事要交代吗?你跟我说好了,我会跟大少爷转达的。

绿瑶本来想呕呕她,不过想着少夫人的身子刚刚才有点恢复的迹象,不想给她惹麻烦,能忍的地方都忍着,于是也就没有多废话“夫人是想问问少爷什么时候有空,嫁过来已经满月,按俗里应该要回门了。

香芸听了心里一堵,却知道这是礼俗,避无可避,心里央央的,面上却露着笑道“绿瑶妹妹尽管放心,少爷回来我立马跟他汇报。

绿瑶点点头,懒得在这里多停留,道了声谢,便掉转了身子往厨房走去。

远远的还听见香涵那娇滴得能沁出水来的声音“我呸!一个小贱蹄子,跟我摆什么谱……

绿瑶摒弃凝神,当她放屁,才安稳了情绪没有回去吵一架。

走到半道便是岔路,一条通往厨房,一条通往外院……

绿瑶犹豫再三,深深叹了口气,还是狠不下心就这么看着一个才七八岁的小姑娘活生生被打死,她往外院走去。

也是机缘巧合,她家少夫人被抬进府的那天,她随在花轿边侧,不经意瞥见不远处在负责为客人引路的小厮颇为眼熟,还在思索着自己在哪儿见过?

那小厮倒正巧朝她这边望过来,两人的目光无意间交汇了半响……那小厮虽然明显顿了顿,却很快朝她咧嘴笑了起来。

看着那一排整齐白得明晃晃的大白牙,绿瑶终于有些印象,这不是小时候同村的狗娃子嘛!虽然现在长得比她还高,也壮实了好多,皮肤却是几年如一日的黑,眉眼朴实,只有笑起来的时候那口白亮亮的牙齿让人看着就觉得舒心而亲近。

那天他们各自有份内的事要忙,匆匆点了点头算打了招呼,也顾不上叙旧。

后来狗娃找机会又和她见了一面,她才从他叨叨絮絮的谈话中了解些事。

原来她被卖去盛府不久,他也给卖了奴籍。

那几年,年成不好,税收又重,村里几乎家家都没米下锅,连野菜都是拼了命抢着挖。

他们家五个娃实在是养不活了,他是最大的一个,为了给弟弟妹妹吃顿米饭,他主动找了人牙子签了卖身契,换了一两银子给他爹。

他娘抱着他哭得差点昏死过去,他虽然对自己的前途也是茫然而害怕,却不得不安慰他娘,笑着说以后指不定进了好人家,混上个大总管,还能吃香喝辣的,到时候回来村里也算光宗耀祖了。

在他爹娘依依不舍的目光中,在弟弟妹妹一声声哭喊着哥哥中,他同他一道卖身为奴的人随着人牙子到了镇里,又转载了好些地方……他运气也是好的,最后到了京城,被君府相中了,还得了府里大总管的青睐,拜了师父。

绿瑶听着也替他开心。

两人虽然有很多的话要聊,却也知道男女有别,内外院更是不能私通,被人看见难免引起口舌,所以两人心照不宣,知道以后像这样见面的机会怕是少之又少。

“丫丫姐,我现在的名字不叫狗娃了,我师父给我取了新名字,叫阿顺,你以后就叫我阿顺吧。

绿瑶笑着点点头“我也有了新名字叫绿瑶,你以后也别唤我丫丫了,免得被有心人听去,伸出不必要的枝节。

阿顺忙点点头。

走得时候不忘叮嘱,虽然他来内院找她实属不妥,可是真要有什么要紧事,她去外院的管事房找他,一般都不会引起注意的,毕竟内宅的小丫鬟托他们办事的不在少数。

“绿瑶姐,你有事情要帮忙的尽管来找我,我帮得上忙的一定帮,我们可是老乡哩!阿顺边走边回头,笑着咧着牙说。

绿瑶泪眼朦胧的点点头。

还真是应了那句俗话,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

她不知不觉离家竟然有七年了,不知道父母现在可好,兄弟姐妹可都好?

……

《文章精选独占医妻》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