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书橱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夫君宠妾灭妻,我转头嫁权臣短篇小说

>

夫君宠妾灭妻,我转头嫁权臣短篇小说

竹十七 著

古代言情 李承稷 楚稚水

很多朋友很喜欢《夫君宠妾灭妻,我转头嫁权臣》这部古代言情风格作品,它其实是“竹十七”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夫君宠妾灭妻,我转头嫁权臣》内容概括:【重生宅斗 虐渣打脸 权臣宠妻】沈琼芝为孙府含辛茹苦付出牺牲一生,最后却是为他人做嫁衣。本以为和丈夫伉俪情深,却没想到,不能人道是他的谎言,她白白守了一辈子活寡。 视如己出亲手带大的的养子,翅膀硬了后一脚踹开她,让自己亲娘翻身做主,对她百般羞辱。掏心掏肺对待的婆家人,故意瞒着她一辈子,让她不得善终。重活一世,沈琼芝要手撕渣人,富贵泼天,断情绝恋,享受快意潇洒人生。可没想到,这辈子还是碰见了无法自拔的那个他。沈琼芝:“你有倾城之色,我有万贯家财,你可愿入赘于我?”裴玉朝勾唇:“好。 ”其他人跪了一地:千岁大人,万万不可啊!!! 沈琼芝:......千岁大人??...

来源:yylrsj   主角: 楚稚水李承稷   更新: 2024-07-06 05:4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夫君宠妾灭妻,我转头嫁权臣》这部小说的主角是楚稚水李承稷,《夫君宠妾灭妻,我转头嫁权臣》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古代言情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她为孙鸿渐背了一辈子的黑锅。之所以三年了肚皮还没动静,那是因为孙鸿渐自打成亲后,根本就没有碰过她!孙鸿渐平日里对她可以说是千好万好,可一到夜里,便百般推脱。先是说累,后是说不舒服,实在推不过去了便只好跪在她的面前承认自己有病,不能行事。他求她替自己遮掩,说得了这个病一辈子抬不起头,若是传出去无颜见人...

第4章

楚稚水从白姨娘的眼中看到了惧怕。

这是她头一次在对方的面上看到这样的神情。

上一辈子,她投鼠忌器,且心疼那些被当做摆设一辈子没做过女人的妾侍,管理后院的手段一直是比较宽容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许多妾侍通房都蠢蠢欲动,时不时要找点事情。表面上恭敬,实则并没有真正把她这个主母放在眼里。

可这一世,楚稚水不会那么好说话了。

没有了顾忌,平添了恨意,有什么事是她做不得的?反正她也不打算在这个吃人的地方久留,不用考虑什么往后好不好相见。

楚稚水对新入府白姨娘的“教导,很快就传到了府里其他主子的耳中。

大家都心中纳罕,有的甚至还以为是谣传。

这还是那个贤良淑德的楚稚水么?她不是向来好脾气,最是能容人的吗?

回正房后,两个贴身丫鬟议论起了这个新姨娘,言语中满是不平。

“老太太也真是的,上个月才赏了二爷一个丫鬟做通房,现在又从外面买这个白姨娘进府,来历还不清不白的,这不是明晃晃打咱们太太的脸吗?

“说是怕二房后继无人,咱们太太还年轻着呢,哪里就这么急?

楚稚水垂眸,沉默不言。

两个丫鬟并不知道,所谓太太不能生育,根本就是二老爷的问题。

她为孙鸿渐背了一辈子的黑锅。

之所以三年了肚皮还没动静,那是因为孙鸿渐自打成亲后,根本就没有碰过她!

孙鸿渐平日里对她可以说是千好万好,可一到夜里,便百般推脱。

先是说累,后是说不舒服,实在推不过去了便只好跪在她的面前承认自己有病,不能行事。

他求她替自己遮掩,说得了这个病一辈子抬不起头,若是传出去无颜见人,只能找根绳子吊死自己。

看着深爱的丈夫这样狼狈跪在自己跟前,楚稚水怎么能够说不?

守活寡就守吧,她的夫君除了不能人道,其他都对她很好。

比起那些丈夫吃喝嫖赌宠妾灭妻的,她已经算是幸运。

白氏进门没多久后,孙鸿渐从族里抱了一男一女回来,过继在了她的名下。

她含辛茹苦,把两个孩子精心拉扯养育大。

虽不是自己骨血,可她确确实实做到了视如己出。

养女孙玉芙被她教养成美誉京城的闺秀,无数人求娶,最终嫁了高门大户,长长的送嫁队伍震惊一时。

养子孙仁德从小就顽劣叛逆,她苦口婆心地劝,大笔银子请人教他。

稍微长大一点,他不学好,在外面吃喝嫖赌,也是她恩威并济,把他从歪路上死命掰了回来。

在她的苦心真情下,孙仁德浪子回头,娶了大家闺秀,中了举,仕途在她的护航下一帆风顺。

再后来,便是上辈子被过河拆桥,弃之敝履的凄惨结局了。

楚稚水暗自咬牙。

他们待她如此无情狠毒,那就别怪她这辈子先下手为强,醒了他们美梦!

“夏莲,你悄悄去找王瑞,让他带几个可靠家人看着新来白姨娘的院子,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尤其是出府的事儿,立即跟上,回头禀报我。

“春棠,我有封信要给母亲,你去库房挑些礼物,明天带几个陪房回沈家一趟。

“是,太太!

两个忠心耿耿的贴身丫鬟不问一句多余的话,领命而去。

就在楚稚水打算唤人传管事过来的时候,孙老太太的贴身大丫鬟兰香上门了。

她客客气气地对楚稚水行了个礼,开门见山“二太太,老太太命奴婢过来问一件事。

看着精明爽朗的兰香,楚稚水心中微微一动。

她退下房中其他奴仆,面上淡淡“什么事?

兰香面上带笑,语气和煦“听人说,白姨娘刚进府就被二太太训得破了头,陪嫁的丫鬟也给撵出去了。论理,姨娘不过是半个主子,太太身为主母,自然有管教她的权利。

“只是咱们孙家向来注重名声,二太太您又是出了名的贤良人儿,被外头听到这样的事情,她白姨娘不值得什么,就是二太太的风评难免有些不好。没得为了一块顽石,损了荆山玉。

不愧是府中的掌事大丫鬟,即便是来表示老太太的不满,也把话说的令人如沐春风,滴水不漏。

楚稚水垂眸,浅笑着用茶盏盖拂去漂浮的茶叶“老太太往二爷房里塞人不是头一回了,我既然是出了名的贤良人儿,岂会这个时候授人以柄。真要发作,三年前就该闹腾起来了。

兰香一愣,语气也带上了些许迟疑“的确,二太太向来待人宽和,奴婢也是深知的……

楚稚水身为管家太太,和兰香打交道的机会不少,她对其他姬妾的好,兰香是心里有数的。

可报信的人不会撒谎,白姨娘受伤惨兮兮的模样是真,丫鬟被赶出去也是真,这又是怎么回事呢?难道,其中有什么隐情?

楚稚水慢慢饮了一口茶,放下茶盏“你是个聪明人,肯定知道事出反常必有妖的道理。不过,比起这件事,我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想和你商量。

楚稚水并不打算诉说自己的委屈。

就算兰香知道了白氏不是好东西,那又怎样?

只要她还站在老太太那边,真相没有任何意义,立场才决定一切。

兰香心中警惕疑惑,面上依旧谦恭微笑“二太太折煞奴婢了,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就是,何须用‘商量’一词。

楚稚水道“此处没有外人,我就直说了吧。如今老太太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你又正年轻,是时候为将来做个打算了。

兰香一震,看向楚稚水的眼神带上了惊诧和难以置信。

这话属实大逆不道,即便是私下说,风险也不小。

特别是从向来孝顺知礼的二太太口中说出来,更像是日头从西边儿出来了。

若不是亲耳听着,亲眼看着,她都不敢相信。

向来聪敏机变的兰香,此时也有点略微口吃“二,二太太的话,奴婢不明白……

《夫君宠妾灭妻,我转头嫁权臣短篇小说》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