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书橱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带着女儿入宫后,她成了宫斗冠军完整篇章

>

带着女儿入宫后,她成了宫斗冠军完整篇章

银台金阙 著

卫承巳 古代言情 虞敬恬

《带着女儿入宫后,她成了宫斗冠军》内容精彩,“银台金阙”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虞敬恬卫承巳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带着女儿入宫后,她成了宫斗冠军》内容概括:她容貌绝色倾城,是不可多得美人,嫁人后没五年,夫君就死了,她成了寡妇。看着眼前的女儿,她无奈,只好带着女儿回了娘家,谁知被处处嫌弃。后来,她去寺庙清修,再归来时,家人竟然想让她进宫替妹妹生孩子。父母:“这可是杀头的罪,想想还是算了,小女儿平安就好。”她:“可是,我当真了!”父母觉得她做不到讨皇帝开心,想把她嫁给普通人家做妾。她哪里肯让?执意进宫。后来,她从美人到昭仪,又从昭仪到妃,贵妃,还生下一位皇子,惹得所有人羡慕。皇帝更是对她宠爱有加。他:“听闻,你那女儿像朕。”她:“不像。”他:“告诉朕,你进宫,是不是因为朕像那个短命鬼?”她看了皇帝一眼,不再言语……...

来源:yylrsj   主角: 虞敬恬卫承巳   更新: 2024-07-06 05:4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带着女儿入宫后,她成了宫斗冠军》是网络作者“银台金阙”创作的古代言情,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虞敬恬卫承巳,详情概述:”听到虞敬恬只打算和翠寒堂的奴才说话,南宁伯夫人放开了手,左右应该听不到什么,却不知虞敬恬刚到院中便听得动静——“娘,我想反悔了,我不想姐姐……”下面的话还未说完便被虞夫人打断,“皇上……是虞家的福分!”虞敬恬的柳眉也蹙了起来,即使这话听得不太清,她也知道这事可能和自己有关,而且事还不小。不过没容她...

第7章

翠寒堂中的气氛还算热络,只是因着景和帝来了一趟也不同以往,说不上哪里不对,但就是觉得有几分不对,她认真回想了之前的行动,不觉自己有哪里冒犯了虞昭媛。

虞敬恬垂眸思索之时,没注意三人的话语,只听虞夫人道“恬儿去送送你长姐。

她下意识站起身跟着南宁伯夫人往外走,没注意到走后母亲和虞昭媛又对视了一眼。

把长姐送到了翠寒堂数十米外,虞敬恬便准备回去了,可不想被南宁伯夫人拉住了手。

南宁伯夫人唇角噙着微笑,“我那有几套给女孩儿的新衣裳,你随我过去拿几套,权当做上次瑶瑶抢了宁宁金镯子的赔罪。

闻言,虞敬恬立刻笑着婉拒“本就是昭媛娘娘的东西,哪里就是给宁宁的,说什么赔罪不赔罪。

伯夫人却不依,拉着虞敬恬往她的院子方向去,又啐了一句,“你我是一母同胞的亲姐妹,就算是白与你几套又如何?你还要不得了?

这句话让虞敬恬心中泛起涟漪,在幼妹和幼弟还不会走路的时候,她和长姐还有那么一段亲密的时光。

虞敬恬顿了顿,再不好意思拒绝,“等我回去和母亲,娘娘说一声。

刚松了一口气的南宁伯夫人眸光一闪,连忙道“不用进去,叫小丫鬟通传一句就是了。

虞敬恬颔首,也觉得可行,她回首下意识地唤白玖却发现空无一人,这才想起白玖适才去净手了,无奈只能道

“左右就几步路,便不要姐姐的侍女去通传了,我到院中和昭媛的侍女说一声便是。

听到虞敬恬只打算和翠寒堂的奴才说话,南宁伯夫人放开了手,左右应该听不到什么,却不知虞敬恬刚到院中便听得动静——

“娘,我想反悔了,我不想姐姐……

下面的话还未说完便被虞夫人打断,“皇上……是虞家的福分!

虞敬恬的柳眉也蹙了起来,即使这话听得不太清,她也知道这事可能和自己有关,而且事还不小。

不过没容她多听两句,正屋门口的茴香已经敲响了门扉,屋内的声音立马低了下来,虞敬恬垂首松了松眉,待走到正屋廊下时又恢复了以往内敛和顺的模样,屋内的交谈声也全然听不见了。

即使虞敬恬面无异色,茴香还是觉得有几分不自在“奴婢进去给姑娘通传。

虞敬恬把茴香的异色纳入眼底,神态自然道“不必,帮我告知昭媛和母亲,我去长姐那里坐坐。

没等茴香应答,她便转身而去。

屋内两人自是听到了这句话,惊疑不定地对视一眼后又等了小半刻钟才重新起话茬。

“姐姐她应该没听到什么吧?

虞夫人捏了捏手中的帕子,也不知晓自己的二女是否听见他们的对话,不过这般心虚的感觉实在不好受,她不想在幼女面前失了做母亲的威严。

“便是听见了又如何,她是虞家的女儿,如今又归了家,自是要听从家里的安排,给家里做一份贡献。

“可是,娘,我想反悔了,我还是不想多一个人来分皇上的宠爱……

说着说着,已经芳龄二十二的虞昭媛扑进了虞夫人的怀里,如同小女儿那般哭泣起来。

虞夫人抱着女儿心痛不已,她怎会不知幼女的想法,可是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长远,宫中甚是险恶,没有皇嗣傍身,以后年老色衰该如何是好?

于是她硬着心搂着幼女道“我已经和你父亲说过了,怎好朝令夕改?可听见女儿哭得更厉害,又忍不住给了她一丝希望。

“今日陛下也不像是看上你姐姐的样子,咱们再试试,若是不成,便再等上三年……我的好女儿,爹娘也是为你着想,你要明白爹娘的苦心……

虞昭媛怎么会不明白这个道理呢?

她知道让自己的亲二姐入宫生子是对自己最有利的,亲姐姐二嫁之身注定登不上高位,又曾生育,身体康健,生下来的孩子也与自己有着浓厚的血缘,可她还是不甘心。

可是她也知道自己的依仗还是娘家,与娘家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不好闹得太过。最后还是在虞夫人怀里低低地“嗯了一声。

这厢,虞敬恬怀着心思跟着南宁伯夫人去她的院子,一路上都在思索听到的那两句话。昭媛的“姐姐是只有两个的,自己和长姐,可自己,长姐又和皇上有什么关系呢?

虞敬恬不得不想起自己两次与圣驾相遇的事,只是这事应当也无旁人知晓才是……

或许是她神游得太明显,没要一会就听见了长姐的询问“妹妹,你在想什么呢?

虞敬恬转首,黑漆漆,清凌凌的眸子看向这个也多年未见的长姐,想了想还是把问题压在了心底,长姐未必不是局中之人。

她敛起心思,只道担忧留在院子里的女儿,“也不知宁宁醒了会不会寻我。

“宁宁是咱们虞家的小姐,没人敢苛待她。

南宁伯夫人拍了拍虞敬恬的手以做宽慰,那双与虞夫人相似的美眸一转又道“若是以后妹妹再嫁,虞家也不会亏待宁宁的。

这话说的有些突然,虽然虞敬恬想过虞夫人会重新为她寻一门亲事,但乍一提起还是让她情不自禁地蹙眉。

“即便我再嫁也要寻那容得宁宁的人家。她怎么会把宁宁留在虞家呢?她的女儿还那么小,不放在身边她如何能安心?

南宁伯夫人却不甚在意,她轻笑一声,意有所指。

“这高门贵胄可少有能容着继室带孩子进门的,妹妹还是把孩子放在娘家为好,娘家又不会亏待孩子。

可这句话落在虞敬恬的耳中只觉十分可笑,自己带着宁宁尚且只得了一百两银子,无人管顾,若是把宁宁独自留在虞家,还不知有多少下人暗中苛待。

想到这些,虞敬恬嗤笑一声,语气不由得冲了些,“那便寻那小门小户,寒门书生亦可!

这话惊得南宁伯夫人瞬间抬眼打量自己这个向来和顺的妹妹,触及她的目光,虞敬恬立马垂下眼睑,声音放缓,“长姐,你也有女儿,你该知道做母亲的心思。

这话一说立马打消了南宁伯夫人的惊诧,只心道泥菩萨也有三分脾气,只不过有些事并不由人。

存着某种心思,南宁伯夫人又开始推心置腹地劝道“妹妹自小锦衣玉食地养着,那小门小户哪里能供得起妹妹?且若是找个平庸的夫君,那宁宁未来便难觅佳郎了。

这也精准地戳中了虞敬恬的忧虑,若要高门,就要承受骨肉分离,若要小户,宁宁的婚事便挑不得上等。

瞧见虞敬恬面上的忧虑,南宁伯夫人唇角微扬,自觉自己在做好事,若是能攀上天家,自己那外甥女即便是孤女也有人上赶着上门求娶。

只是她完全没想过自己的妹妹若是不得帝宠该怎样孤独,也没想过若是妹妹在深宫中香消玉殒了,外甥女就真的成了孤女。

《带着女儿入宫后,她成了宫斗冠军完整篇章》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