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书橱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全文小说美艳通房茶又娇,撩完世子她就跑

>

全文小说美艳通房茶又娇,撩完世子她就跑

菠萝奶冻不加糖 著

古代言情 苏婳 靳珩

主角是苏婳靳珩的精选古代言情《美艳通房茶又娇,撩完世子她就跑》,小说作者是“菠萝奶冻不加糖”,书中精彩内容是:1V1,HE,甜宠,齁甜,走肾也走心,你想要的我都有。美貌绿茶落魄千金 X 外冷内热占有欲超强世子全京城都觉得靳世子疯了!清冷孤高的靳世子,竟然抗旨拒婚,弃权相嫡女于不顾!坊间传言,全因靳世子有一房心尖宠,不愿让她受委屈。权相嫡女听闻,摔了一屋子古董珍玩,满京城搜捕“小贱人”。没人知道,世子的心尖宠,已经逃了。更没人知道,自从那心尖宠进府,烧火丫头每晚都要烧三次洗澡水。远在扬州的苏婳,听闻此事,在美人榻上懒懒翻了一个身。你帮我沉冤昭雪,我送你几度春风,银货两讫,各不相欠,你娶你的美娇娘,我回我的富贵乡!至于床榻上,哄男人说的什么执迷不悔,非卿不嫁,都是戏谈,不会真有人当真吧?扬州渡口,一艘小船,低调靠岸。靳世子面冷如霜,眼里波涛暗涌。苏婳!你勾引我时,温言娇语,满眼迷醉。你抛弃我时,卷走黄金万两,头也不回!这一次,我誓要折断你的羽翼!把你锁在身边!夜夜求宠!...

来源:tjtsjzddi   主角: 苏婳靳珩   更新: 2024-07-06 05:3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古代言情《美艳通房茶又娇,撩完世子她就跑》目前已经全面完结,苏婳靳珩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菠萝奶冻不加糖”创作的主要内容有:“这……”周嬷嬷看看手上的银票,又看看谢玉瑾,想接又不敢接。总不能说是自己打骂苏婳,让她跑了,正好看见去水榭吹风的靳世子,所以被靳世子看上带走了吧。她咬了咬牙,将银票还给了谢玉瑾。“状元爷,老奴真的不能说...

第5章

“苏婳人呢!

谢玉瑾来到教坊司,听说苏婳已经不在这里了,一把薅住周嬷嬷的衣领,怒声质问。

他面色阴冷,目光凶狠,“她去哪了,说不出来我要你的命!

周嬷嬷被他血红的双眼,森冷的目光吓到了。

这位状元爷生得丰神俊朗,性子瞧着也温润,如今却像一头暴躁的凶兽。

她连忙向后躲着求饶,“状元爷饶命啊,苏小姐被人带走问话了,至于是什么人……老奴不能说。

周嬷嬷知道,比起这位状元爷,靳世子更不能得罪,更何况,她现在欠着银子,自身难保。

谢玉瑾牙关紧咬,盯着周嬷嬷那张既为难又惊恐的老脸,看了一会,又放开了她。

他心里明白,周嬷嬷不敢说,定是因为此人的权势在他之上。

权势,可真是个好东西。

他换上一副温润笑脸,从袖中掏出一张银票,塞到周嬷嬷手上。

“请教嬷嬷,今日教坊司内发生了何事,苏婳为何会被人带走问话。

苏文熙的案子,由大理寺和刑部联合审理,已成定局,怎么会有人带苏婳回去问话。

只怕问话是假,看上了是真吧,毕竟苏婳长了那么勾人的一张脸。

“这……

周嬷嬷看看手上的银票,又看看谢玉瑾,想接又不敢接。

总不能说是自己打骂苏婳,让她跑了,正好看见去水榭吹风的靳世子,所以被靳世子看上带走了吧。

她咬了咬牙,将银票还给了谢玉瑾。

“状元爷,老奴真的不能说。

谢玉瑾面色冷沉了下来,眸光阴寒。

……

一名叫墨羽的小厮,将苏婳带到一间整洁的院子。

院中一位青色布裙的嬷嬷,正坐在竹椅上纳凉,看见来人,摇着扇子起身。

墨羽语气恭敬地唤了一声,“王嬷嬷。

苏婳悄悄抬眼打量她。

王嬷嬷瞧着三十多岁,细眉细眼,身材匀称。

苏婳暗暗留心此人,既然能让墨羽语气恭敬,必定在府上有些地位。

墨羽说道,“这位小姐姓苏,名婳,是爷从教坊司带回来的,以后就留在爷身边伺候。

苏婳福身一礼,嗓音温软,“见过王嬷嬷。

王嬷嬷一怔。

她是看着爷长大的,爷一向洁身自好,虽说偶尔也去教坊司那种地方应酬,但从不沾染风尘女子,也从未往府上带过姑娘,今日怎么破例了。

墨羽想到世子爷的话,又道,“她是获罪的官奴,不是官妓。

王嬷嬷听懂了墨羽话里的含义,是奴不是妓,也就是说她还是清白之身。

她打量了一下这位叫苏婳的女子,粉色轻纱襦裙,身段玲珑。

头低垂着,琼鼻小巧,唇瓣嫣红,脖颈处露出的一小段肌肤,泛着莹润的白光。

王嬷嬷心中了然,果然是好颜色,怪不得能让爷破例。

“既然留在世子爷身边当丫鬟,就本本分分,尽心服侍。

她看了看苏婳这身满是风尘气的衣裳,嫌弃道,“一会先换了你这身衣裳。

苏婳低眉顺眼,微微福身,“是。

王嬷嬷收了苏婳,自会跟她说府里的规矩,墨羽回去复命了。

墨羽前脚刚走,后脚就从屋里出来两名美貌女子。

苏婳打量她们一眼,一高一矮,高的穿藕荷色襦裙,尖下巴大眼睛,矮的穿黄色襦裙,圆脸笑眼。

出来得这么快,显然是站在门口偷听。

从下人房中出来,穿得又不像下人,不知道什么身份。

苏婳不动声色,等着别人先说话。

王嬷嬷见她们俩出来了,脸色一沉,不冷不热向苏婳介绍,“这二位是爷的通房。

她眼神示意身量高的那位,“她叫婉心。又示意身量矮的,“她叫惜月。

接着又对两人道,“这位是……苏婳姑娘,爷从教坊司带回来的清倌人,以后就在爷身边伺候。

婉心和惜月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打量着“苏婳姑娘,听完王嬷嬷的话,更是互相对了一个得意且轻蔑的眼神。

仿佛在说,还以为是什么好人家的姑娘呢,原来是教坊司出来的下贱货。

苏婳将两人的神色尽收眼底。

苏家落难,这些日子她看尽了白眼,早就学会了能屈能伸。

她脸上一派乖顺,微微福身,“见过两位姐姐。

一把好嗓子,如夜莺百灵,婉转动听。

婉心和惜月脸上的得意之色,立刻不见了。

原以为这女子生得貌美也就算了,没想到嗓音也是如此好听。

这位是爷自己带回来的,她们是侯夫人赏给爷的……以后爷的房中,还有她们的立足之地吗。

高个子婉心比矮个子惜月年长一岁,人也圆滑,首先反应过来,拉住了苏婳的手。

“哎呀,好妹妹,快跟姐姐进屋。

“妹妹多大了,以后都是爷房里服侍的,都是自家姐妹。

即便是苏婳能屈能伸,听见这句话,心中还是泛起了悲凉。

她曾是正经的官家小姐,锦衣玉食,仆婢成群,现在却沦落到要看这些下人脸色,跟她们姐妹相称。

不过,靳珩只说让她在留在身边服侍,可没说让她去房里服侍,这声“姐妹,她怕是担不起。

“十六了。

苏婳强忍住不适,没收回自己的手。

婉心听后笑着道,“我虚长妹妹一岁,惜月倒是跟妹妹同岁呢。

惜月在两人身后瞪了一眼,也跟着进去了,王嬷嬷紧随其后。

苏婳来的突然,府上什么也没准备。

婉心和苏婳身量差不多,王嬷嬷吩咐婉心找一身衣服给苏婳,待明日叫了裁缝,再给苏婳做新的。

随后又交代了一些规矩,便出去了。

婉心翻箱倒柜,找出压箱底的一身粗布裙,手捧着衣裳道,“妹妹,先穿这身吧。

这新来的长了一张勾人的狐媚脸,若是再穿得漂亮,更没自己什么事了。

“侯府规矩大,这府上的下人,也分三六九等,姐姐我刚来的时候,就是穿这身。

苏婳看一眼她手上洗得掉色的柳青粗布裙,笑着接过,“多谢。

惜月指着墙角处一张硬板床,尖着嗓子道,“今晚你就睡那。

苏婳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床上堆满杂物不说,床板还是歪的,估计是哪里的板子松动了,根本睡不了人。

她突然明白一个道理,靳珩虽然将她带进了侯府,打的却是将她禁锢在府上的主意,根本不想管她。

没有靳珩的吩咐,王嬷嬷就不知道他的态度,一个教坊司的“玩意儿,谁又会在意你是否穿的暖,睡的好。

这可不行,若是连靳珩的身都近不了,她还怎么让他帮自己。

下人的确分三六九等,她就是做丫鬟,也要做主子身边的大丫鬟。

《全文小说美艳通房茶又娇,撩完世子她就跑》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