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书橱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精品推荐逆天改命安陵容

>

精品推荐逆天改命安陵容

南方有只兔 著

安陵容 小说推荐 莳萝

《逆天改命安陵容》是网络作者“南方有只兔”创作的小说推荐,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安陵容莳萝,详情概述:历经生死,再睁眼,安陵容回到了初到京城的时候,重来一世,她要好好活。恩宠,她要。孩子,她也要。前世她不曾得到的,这一世,她都要。只是后宫凶险万分,即便已经历经一世,她依然走得步步惊心。都说这宫里容不下真心,可到头来,她却发现,唯有真心才能换得真心,只是这一世,不再是她主动。皇上剖出一颗心来爱她,不只因她的声音神似纯元,而是因为她就是她。甄嬛全心全意爱她如亲妹,不是为了利用,......

来源:rmsjzddi   主角: 安陵容莳萝   更新: 2024-07-06 05:1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叫做《逆天改命安陵容》的小说,是作者“南方有只兔”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小说推荐,主人公安陵容莳萝,内容详情为:沈眉庄说道起来,看向甄嬛:“嬛儿,别怪我说句私心的话,宫里得宠的若不是你,也会有旁人,若有旁人,我宁愿是你,旁人或许会害我,但你不会。所以,你得宠,我虽羡慕,却不嫉妒。”她叹了一声,“今日容妹妹所言虽是有些莽撞了,但话糙理不糙。恩宠,不过是各凭本事,若我得宠,只因我在皇上心中的份量,若我不得宠,也丝...

第19章。姐妹

碎玉轩里,甄嬛拿着冰块给安陵容敷脸消肿,沈眉庄又拿了药膏仔仔细细地给她涂了一层。

“可仔细着,丽嫔还带着护甲,得亏没伤着脸。沈眉庄看了又看,松了口气,嗔怒骂道,“你也是,好好的,说那么些话招惹她做什么,丽嫔本就是个直肠子的人,你话里话外地嘲讽她,她肯定忍不住要教训你。

安陵容小小露出一抹笑“眉姐姐别生气了,我这不是没事吗?

“还说呢,这幸亏是没事,要是脸上留了疤,看你找谁哭去。甄嬛伸出手指用力戳了戳安陵容的头,也是一阵后怕。

安陵容只是笑。她算准了丽嫔的动作,躲了半步,丽嫔的护甲刮不到她脸上。

只是,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情,三人倒是散去了先前若有若无的疏离,交心起来。

沈眉庄说道起来,看向甄嬛“嬛儿,别怪我说句私心的话,宫里得宠的若不是你,也会有旁人,若有旁人,我宁愿是你,旁人或许会害我,但你不会。所以,你得宠,我虽羡慕,却不嫉妒。

她叹了一声,“今日容妹妹所言虽是有些莽撞了,但话糙理不糙。恩宠,不过是各凭本事,若我得宠,只因我在皇上心中的份量,若我不得宠,也丝毫怨不得旁人,华妃今日之言,不过是挑衅我们姐妹三人。

沈眉庄站起身来,安陵容与甄嬛依偎着坐在一起听她慢慢说来“宫里这么多人,能相信的只有自己最亲近之人。嬛儿,你我一同长大,容妹妹又与我们同日进宫,与你一同住在碎玉轩,这便是天赐的缘分,我们三人,当是这宫里最亲近的人。

安陵容心中微微动容。

前世,沈眉庄总与她有些隔阂,今日却是不知道怎么的,竟是让她说出这番交心的话来。

安陵容却是不知,沈眉庄前世只是因为她表里不一而对她有所防备,大家族出来的女子,早就见过面上一套、背后一套的做派,前世的安陵容在沈眉庄面前可谓是班门弄斧。

而今日,安陵容一番话说得虽冲动了些,但道理却是触动了沈眉庄,让她认定了,安陵容做事坦荡磊落,是个可以深交的人。

甄嬛拉着安陵容起身,眼神发亮地说道“既如此,今日便在此结拜,眉姐姐最大,容妹妹最小,日后姐妹相称,托付真心。

真心?

这宫里,最容不下的就是真心。

安陵容微微沉下眼神“莞姐姐……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甄嬛认真地看着安陵容,“就是因为深宫险恶,才要托付真心,互相扶持,让旁的人不能害了我们去。容妹妹,孤木难支,三木牢立,为自己、为家人,我们不仅要活着,还要好好活,你说是不是?

安陵容心头触动,一股酸涩的泪意涌上来,她哽咽着点点头“好,今日后,我们三人便是姐妹。

沈眉庄温柔一笑,拈着帕子给安陵容擦眼泪。

莳萝和采月俱是相视而笑,唯有浣碧,面色阴沉,将自己藏匿进昏暗的灯影里。

丽嫔掌掴安陵容的事情到底是传进了皇上的耳朵。

听完苏培盛的回禀,皇上批折子的手立时一顿,眉头微微皱起,当即并未发作,转而到了晚间翻牌子的时候,敬事房的太监呈上绿头牌,皇上冷眼看着丽嫔的牌子,沉着脸一句话也没说,但周身散出的气势却是连苏培盛都打了个冷战。

“哎呦,这丽嫔娘娘的牌子怎么都沾上灰了,拿回去重做一块,这两日啊,就别随着送来让皇上翻牌子了。苏培盛大着胆子,伸手将丽嫔的绿头牌拿起来丢到一边,故意将话说给敬事房的太监听。

那太监举着绿头牌低着头,眼中却是若有思索,不消一会儿就明白了苏培盛的意思。

皇上默许了苏培盛的动作,也默许了对丽嫔的惩罚,抬手在莞贵人的牌子上摩挲了许久,最后才另挑了齐妃的牌子翻了过去。

天幕擦黑,华妃身边的周宁海突然来碎玉轩宣召。

“沈贵人,华妃娘娘请您到翊坤宫听训。周宁海微躬着身子,沉声说道,“小主倒是让奴才好找,快些准备准备跟奴才走吧,免得去晚了惹娘娘生气。

沈眉庄微微收起笑意“知道了,你先去外面候着吧。

“怕是今早的事情惹恼了她,要为难姐姐了。甄嬛面露忧虑。

沈眉庄却是拍了拍她的手,安抚道“不是什么大事,我都已经习惯了。皇上许我学习六宫事宜,最近在学着看账本,华妃正教我呢。

说起这事儿,她脸上浮出笑意,“她借着皇上的旨意调教我,但也实实在在地教了我不少东西,华妃有协理六宫之权,而我却是被皇上钦定了去分她权力的人,她心里再难受,也得忍下。

安陵容轻声道“眉姐姐说得这般轻巧,华妃那个性子,是断不会让姐姐好好学的,姐姐必定受她刁难了。

她伸手用力握了一下沈眉庄的手,“她侵染后宫多年,如今她虽是协理六宫,但皇后身子不好,她这协理大半已是名正言顺,大权在握,她岂容旁人觊觎,姐姐如今有皇上作保自然是好,但,终究是在刀尖上走。

甄嬛也是点头。

“你放心,我自会小心的。沈眉庄知道,皇上看重她,多半是因为她端庄持重,让她学着管家的事情也正是看上了她这一点。得宠是好,但终究不长久,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散,唯有权力才是能牢牢握在手里的东西。

送走沈眉庄,甄嬛又与安陵容说了一会儿话。

安陵容提醒她道“姐姐近日可留心过余官女子?

“你让豆蔻来提醒我,我都记着呢。甄嬛笑着说道,转而收敛笑容,“流朱去打听了,听闻她孤单单一个人待在英华殿,连贴身的宫女都打发了出去,日日跪在佛前诅咒我。说来也可笑,佛祖慈悲,怎会听她咒怨之语?我行事向来问心无愧,想来诅咒也不会灵验。

“诅咒灵验与否妹妹不知道,但人心难测,只怕她早已将人安插到姐姐身边了。安陵容正想将花穗的事情说予甄嬛听,却听见外面一阵脚步声传来,紧接着皇上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那一抹明黄缓缓迈进东配殿,皇上走了进来“你们姐妹俩窝在一起说什么悄悄话呢?让朕也听听。

安陵容与甄嬛连忙拜了下去“参见皇上。

皇上走到榻上,抬手让人起身。

甄嬛与安陵容对视了一眼,似是问她要不要说,安陵容却是扬眉一笑,对着皇上嗔道“女儿家说的私房小话怎么能给皇上听呢!

皇上顿时一乐,但视线落在她的脸上,顿时笑容一凝,伸手将安陵容拉到自己身边来细看“怎么肿这么厉害?没宣太医过来看看吗?

甄嬛见皇上只看着安陵容,心下了然,俯身一礼后寻了个借口离开。她心里堵堵的有些难受,明明前儿个皇上还满心满眼都是她,今儿个就换了个人,这就是帝王之爱吗?

甄嬛离开后,莳萝和苏培盛也很有眼色地退了出去。

“不过是小事,哪里就劳动太医了,皇上惯是小题大做。安陵容坐到皇上身旁,将脸凑近给皇上看,“皇上瞧瞧,嫔妾除了有些许红肿,还有哪里伤着了?

少女的幽香一点点渗透进来,无孔不入,安陵容今日并没有擦香露,皇上却依然有一瞬间的失魂,伸手掐住她的腰肢收拢,紧贴着靠在一起,埋头在她颈间用力吸了一口。

“皇、皇上……安陵容身子一软,抬手抵在皇上胸前。

又是这一声。

皇上只觉得浑身都舒畅了起来,他听着安陵容的声音,如同上瘾一般,密密麻麻地钻进心里,在现实与虚幻之间来回交替,他有一种朦胧的梦幻感,比起看着相似的面容,这如出一辙的声音似乎更让他魂牵梦绕。

梦中是旧人,梦醒是新人。

茜色的床榻更衬得安陵容肤色如雪,她羞怯地缩在皇上怀里,天真揉碎,纯欲交织,这一幕让人血液翻涌。。

夜色渐浓,情事渐息。

苏培盛的声音却猛地在门外响起“皇上,沈贵人落水了!

碎玉轩里急匆匆地亮了灯,更深露重,皇上按住了准备起身的安陵容,只带着听到动静后起身在外面候着的甄嬛去了咸福宫。

一夜无眠,直到天光破晓甄嬛才疲惫地拖着身子回来。

安陵容忙上前问“眉姐姐如何了?

甄嬛安抚地拍拍她的手“我回来的时候,眉姐姐已经醒了,昨晚太医也看过了,身体倒是没有什么大碍,只是呛水,受了惊吓,得好好地养两天。

“姐姐快些休息吧,我去看看眉姐姐。

甄嬛拉了她一把,叮嘱道“你好好安抚安抚眉姐姐,她不通水性,昨晚一事着实是把她吓坏了。顿了顿,又说道,“其他的,等你回来我再同你商量。

安陵容点了点头,带着豆蔻一路朝咸福宫走去。

路上,却是看见一拨又一拨的侍卫忙慌慌地朝着翊坤宫走去,一打听才知道,昨晚上沈眉庄落水就在华妃翊坤宫附近的千鲤池,皇上斥责翊坤宫的侍卫们当差不利,这次失职,让沈贵人落水近一盏茶的时间,竟无一人察觉,下令撤换一批新的侍卫去翊坤宫当差。

“这不,奴才一大早就去挑选侍卫领去翊坤宫,结果华妃娘娘个个不满意,让奴才再挑好的来。小夏子面露三分苦笑,“这已经是第三批了。

安陵容了然地笑笑,不动声色地给小夏子塞了一枚玉戒指“夏公公辛苦。

小夏子是苏培盛唯一的徒弟,算是半个儿子,跟在后头也时不时地收礼,都已经习惯了,但安陵容给的玉戒指水头极好,很适合年轻女孩子,他不由地心头一动,打千谢恩。

走进咸福宫,和敬嫔打了个照面,安陵容行过礼后才走进存菊堂。

沈眉庄已经能够坐起来喝药了,见安陵容进来,抬头对她笑笑,正准备将药喝完。

安陵容身边的豆蔻却是鼻子一皱,几步上前夺过了药碗,放在鼻尖仔细地闻了闻“沈贵人,这药不能喝。

沈眉庄瞳孔一缩“什么?

《精品推荐逆天改命安陵容》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