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书橱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风月生执精品阅读

>

风月生执精品阅读

先生醉也 著

孟晚 小说推荐 陆北琛

小说《风月生执》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先生醉也”,主要人物有孟晚陆北琛,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我暗恋的邻家少年,爱上了一个妓女。他为她流连风月,为她得罪晋北军阀,为她锒铛入狱。我着实嫉妒又心疼,“纪凌修,你想救她吗?娶我,我能救她。”我如愿嫁给他,给他泼天财富,助他青云直上。我以为只要我拼命对他好,总有一天会捂热他的心。可当他一朝上位,提着我爹爹头颅放我面前,“你们葬送了我的爱情,毁了我的人生,该是血债血偿。”看着他冰冷无情的脸,我才知道自己错的有多离谱!再次睁眼,我穿越回了与纪凌修结婚那......

来源:rmsjzddi   主角: 孟晚陆北琛   更新: 2024-07-06 05:1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热门小说《风月生执》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孟晚陆北琛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先生醉也”,喜欢小说推荐文的网友闭眼入:我全身都缠着绷带,动弹不得。一切都不是梦。爹爹是坏人,我是坏人的女儿。他死了...

第21章

我仿佛陷入了一场大梦里无法醒来,记忆呼啸穿梭,从幼年咿呀学步闪过,爹爹疼爱地大笑教我走路,抱我摘果子,我被蚊虫咬个包,他都能心疼地哭半天,可怜我没娘亲没人疼。这样慈眉善目的好爹爹,软弱好哭的糟老头子,怎会是蛰伏的大奸人呢?

恍惚中我看见雀儿趴在床边酣睡,婶娘正在煮我最爱喝的绿豆粥,幺爷插着烤猪蹄从外面走进来,盛夏时节,我爹爹拿着蒲扇给我扇风,他说,“小乖乖,做噩梦了吗?

那些生离死别好像只是一场大梦,我惊然从床上坐起,笑容还未爬上面颊,剧痛便将我重重拉回床上,眼前的画面瞬间灰飞烟灭,医院房间空荡荡的冷,外面重兵把守。

我全身都缠着绷带,动弹不得。

一切都不是梦。

爹爹是坏人,我是坏人的女儿。

他死了。

我没有爹爹了。

我轻轻平复呼吸,告诫自己不要哭。我没有爹爹了,没有人会来给我擦眼泪了,我要学会自己擦眼泪了。

清亮优雅的鞋底哒哒声由远及近,在我的病床前止步。

娘亲穿着奢华的玫红色琵琶襟短袖旗袍,手执黄铜长烟斗来到我床前,漠然看了我一会儿。

“没抓住老东西,抓到一只幼崽子给折磨成这样。她冷笑一声,“那帮倚老卖老的老油条欺负一个小姑娘算什么本事,狗东西。

骂完,她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下,潇洒风流又优雅的坐姿,抽着烟,“还喜欢宁乾洲吗?

我不吭声。

她笑了声,声音清亮洒脱,“还挺倔。

“行了,别哭了。她何其聪明,“你爹没死。

我惊讶望向她。

“乾洲找了一个由头,堵住那帮居功自傲的老家伙的嘴,给外界一个交代。娘亲依然无所谓的神情,“顺便给你洗白身份。你爹早跑了。

一丝求生意志在绝望的心头燃起,我释然喘息,像是憋闷了许久的那团气终于散开,爹爹没死,他还活着,还活着……

“别高兴太早。娘亲深嘬一口烟,“你前夫家完了。

陆北琛?纪家?

我震惊,“他家不是没事了吗?

嗓子破了,说不了话。发出的音节模糊不清。

娘亲看明白了,她幽幽,“躲得过初一,躲不了十五。

我挣扎着想起身,“发生什么事了?

娘亲瞅着我媚笑了声,“这么关心他?她细眉微挑,“知道什么叫铲除异己,党同伐异吗?

我缓缓睁大眼睛,党同伐异?陆北琛的父亲和宁乾洲是政敌……

难道宁乾洲对纪家下手了?

怎么会!

上一世,纪父因知晓了我爹爹的一些事情,而被暗杀。这是我死前,陆北琛亲口告诉我的!为什么这一世宁乾洲会突然出手?难道上一世纪家的惨剧,宁乾洲也是幕后凶手之一?

早知道有这么多弯弯绕绕,上一世,我就不该看到爹爹头颅那一刻绝望自杀。我就该仔细向陆北琛了解事情原委!

但凡我耐心听听来龙去脉,这一世,我就不会事事总少那么一步棋。

难怪,上一世,陆北琛一直咬着宁乾洲不放,我以为他俩在抢女人。

现在看来,跟家仇有关。

可他从没告诉过我!

他表现得像是为了孟晚跟宁乾洲斗得你死我活!我天天都能听到他跟孟晚的八卦!他经常用孟晚气我!那些跟我打牌的阔太们也以为陆北琛在外面偷腥!还经常拿这事宽慰我!

“早晚的事儿。娘亲语气随性麻木,“陆北琛的父亲纪振宇这些年没少给乾洲使绊子,乾洲收拾纪家是早晚的事情。这次,纪振宇为了他的宝贝儿子,托关系帮你说话。便有了包庇汉奸之嫌。

“纪振宇一向刚正不阿,难得露出点马脚,乾洲自然就这个由头,给他家扣了顶帽子,全抓了。

我的心深深揪起,忽而想起算命瞎子的话语,天命不可违。

宁乾洲吞并猿东地区应该是两年后要发生的事情。

爹爹是十年后才出事的,所以,当时间线往前提两年,爹爹命数不该绝,才逃过这一劫。反观,上一世,爹爹应该也是在两年后被宁乾洲察觉身份端倪的,且有过类似的一劫。

可纪家每个人物的命运时间线并未发生变化,所以他家还是会出事!

也就是说,我把宁乾洲的命运时间线往前提两年,那么跟宁乾洲“两年节点有交集的所有人物的命运时间线都将往前提两年。

但是那些命运线不相交的人物时间线依然按照原来的命运在发展,他们并未提前。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时间线,相交的线便受此影响。平行的线一切照旧。

但是。

我的一举一动,都在成为这些事件突变的“因。

因为我,爹爹身份暴露了。

因为我,纪家出事了。

他们的命运走向未变,只是推动事件发展的原因变了。

“陆北琛那小子,为了你,还挺豁得出去。娘亲吞云吐雾,“真没想到啊,纪振宇也有糊涂的一天。他应该没料到乾洲敢动他吧。

“会活吗?我沙哑出声。

娘亲吹出一口烟,轻飘飘,“活不了。

纵观国内局势,内阁政府形同虚设,地方军阀各自为政,为扩张领土混战不断。群雄逐鹿的混乱局面,唯有宁派军阀镇守的平京地区稳定太平,放眼望去,一派民富兵强的繁荣局面。可谓是傲视群雄,冠绝当世。

可这平静的湖面下暗流涌动,内阁政府忌惮宁乾洲日益丰满的权势,其他派系军阀觊觎宁乾洲地大物博的富饶领土。此外,还有宁派权阀结党营私的内斗纷争,谁不想将宁乾洲拽下神坛取而代之?

陆北琛的父亲便是政府高官里打压宁乾洲的领军人物,上一世,宁乾洲或许借我爹爹之手暗中除掉了纪振宇。这一世,我爹爹失手,宁乾洲便借我的由头,对纪家下手。

想到这一层,我的心寒津津的冷。

“陆北琛和宁乾洲。娘亲往我脸上吹了一口烟,“你只能选一个。

《风月生执精品阅读》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