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书橱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霸道总裁›精选篇章诱吻春夜

>

精选篇章诱吻春夜

雪迦 著

贺晋庭 郁果 霸道总裁

霸道总裁《诱吻春夜》,男女主角分别是郁果贺晋庭,作者“雪迦”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男二上位 追妻火葬场】直到未婚夫梁牧之在订婚当天同人私奔,被抛下的许栀才幡然醒悟,真心未必能换得真心。她看向那个一直默默在她身后的男人。梁锦墨觉得自己已经习惯了黑暗,但许栀给了他一束光。“我这个人有些老派,从订婚到结婚,到死,不换人。”他问她,“这是一辈子的事,你想清楚了吗?”后来坊间传闻,梁家两位少爷为争夺一个女人大打出手,意外的是私生子梁锦墨成为赢家。世人都说他冷漠寡情,不近女色,许栀深以为......

来源:rmsjzddi   主角: 郁果贺晋庭   更新: 2024-07-06 05:0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诱吻春夜》,是作者“雪迦”笔下的一部​霸道总裁,文中的主要角色有郁果贺晋庭,小说详细内容介绍:微波炉“叮”的一声,定时到了,郁果打开微波炉,心不在焉地伸出手。“小心!”贺晋庭从沙发起身快步走过来,但还是迟了。郁果的手指在碰到塑料餐盒的第一时间就缩了回去,她倒抽口气,被烫得差点尖叫。贺晋庭拧眉,一把抓住她的手,将她拉到洗菜台前,打开水冲她被烫红的手指...

第15章 昨晚他找了她整整一夜。

许栀的眼神透着一股子清澈的愚蠢,“我喝醉了,睡着了,你把我带过来的吧?

梁锦墨没说话,他端着水杯在她旁边坐下,慢吞吞喝水。

许栀被他这态度搞得,心里七上八下。

刚刚在床上睁眼,发现自己不在宿舍,其实稍微紧张了下,但很快她判断出这里是梁锦墨住处的客卧,对她来说也算是二回熟了,她下意识觉得自己是安全的,所以只顾着联系杨雪。

但,听他意味深长的话,昨晚可能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儿。

手机刚开机,信息提示音此起彼伏。

有微信,也有短信。

许栀注意力被转移,先点进微信,果然,杨雪给她发了一大堆消息。

杨雪栀子你在哪儿?梁牧之找你,电话打我这里来了,你怎么关机了?

杨雪快开机啊你!梁牧之跑学校来找你了!

杨雪你什么情况?看到消息回我一下。

杨雪梁牧之很着急,他说你跟男人去酒吧了,你到底怎么回事啊?

许栀还没看完,手机在掌心震动,伴随着响铃,出现在屏幕的名字赫然是“梁牧之。

许栀难受地揉了揉额头,才按下接听。

她刚“喂了一声,那头梁牧之就出声“你在哪里?

“酒店。她想也不想。

那头诡异地安静下来,片刻后,梁牧之再开口,似乎咬牙切齿“你……你跟那男人去酒店了?

许栀反应略慢,正想问什么男人,旁边梁锦墨忽然问她“我点早餐,你吃什么?

梁牧之清楚地听到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因为距离和电波,内容并不明晰,但,那确确实实是个男人。

他握着手机,人还站在酒吧街路口,昨晚他找了她整整一夜。

她只说在酒吧,连个名字都没有,他只能一家一家地找。

他不知道在他满世界找她的时候,她在做什么,但现在,他脑中有了答案。

梁锦墨忽然出声,许栀被惊了下,扭头看他,用口型示意“随便。

说完,她听见手机里传来忙音。

梁牧之把电话挂了。

或许应该打过去解释一下,但她现在没力气,她还是头疼,手不断按揉太阳穴,然后给杨雪先打了个电话报平安。

杨雪在那头一惊一乍“你没见梁牧之昨晚什么样,疯子似的,冲我吼着问你去哪里了,他有病吧?

许栀心想,确实有病,少爷病。

她说“不好意思啊,给你添麻烦了。

“哪里的话,杨雪道“你没事就好,不过梁牧之我也是服了,他昨晚光在咱们宿舍楼下就站了两个多小时,说是等你回来,等不到他就说去找你,你不知道咱们宿舍其他人看到他那样,回来还说他深情呢。

许栀愣了下。

毕竟是北方的冬夜,在室外站两个小时……对于梁牧之这个小少爷,这叫受难,她其实挺难想象的。

但她又很想不通,梁牧之对于普通异性朋友的这种关心,也是她没法理解的。

下一科考试在明天,她和杨雪就押题的事情又聊了会儿,但一说到学习,她头更痛了。

挂断电话之后,她懊恼地抓了抓头发。

去酒吧这件事,倒也不能说多后悔,但这毕竟是考试周,她最近状态本来就不好,一场酒醉又影响了原定的复习计划。

她做事喜欢有条理,将什么都安排得明明白白,但现在生活完全脱缰。

梁锦墨不知道什么时候回了主卧,她起身先去洗手间洗漱,然后在镜子里看到头发散乱,衣衫也凌乱不堪的自己,衬衫胸口水迹明显,还有冲天的酒味儿。

放纵一时爽,善后火葬场,她真是多一秒也忍受不了自己这个鬼样子,浑身难受,转身出去找梁锦墨,委婉地问他自己能不能洗个澡。

梁锦墨刚点完早餐,放下手机,望向她,“随便你。

许栀抠抠手指,“那个……能不能借我个衬衣什么的?我衬衫上都是酒……

梁锦墨打开卧室侧面的衣柜,手先碰到崭新的衬衣,但不过转瞬,他抬手去拿衣架,取出的是一件他时常穿的白衬衣。

许栀接过衬衣,转身往洗手间走,一边说“谢谢,我完了给你买一件新的。

“没必要,他语气淡淡,“洗干净还给我。

许栀急着洗澡,也没多说,等站在花洒下,她才回味了下和他的对话。

一件衬衣,从他身上到她身上,再回到他身上……

怎么想都不太合适。

刚刚太着急洗澡,她也没考虑过穿他的衣服妥不妥当,此刻才意识到自己的唐突。

洗完澡,她有些迟疑,拿不准要不要还是穿自己那件脏兮兮酒气冲天的衬衫,可又实在嫌弃得不得了。

浴室里水汽氤氲,她拿起梁锦墨的白衬衣。

衣服看着很新,但她知道不是新的,她清楚地闻见了上面那种很独特的木质香,这气味有些凉薄,像他这个人。

但不知道为什么……

她将衣服贴近鼻尖,深深吸气,她还挺喜欢这个味道的。

比她那件脏兮兮只有酒味儿的衬衫好多了。

最后她一横心,穿吧,管他的,干净舒适要紧。

等她吹干头发从浴室出去,服务生已经将早餐送来了。

像上次一样,两人在餐厅相对而坐,这次的早餐是三明治和牛奶。

许栀面前除却牛奶,还有解酒的蜂蜜水,她选了蜂蜜水。

这会儿许栀终于有心思问梁锦墨“昨晚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我手机平时都不关机的,还有我身上的酒……我被人泼了吗?

“你昨晚接了梁牧之的电话,叫他不要管你,然后挂断电话关机,你很得意,说自己第一次甩脸挂他电话。

梁锦墨平淡陈述,帮她回忆昨晚她的壮举。

许栀先是惊了下。

原来喝醉真的会断片,她根本不记得昨晚有接过梁牧之的电话。

继而她觉得爽,清醒的时候她向来克制,不会对梁牧之直白地说那种话。

但是听到最后,她表情讪讪。

挂梁牧之电话这事儿,实在不值得嘚瑟,多少有些丢脸,她默默咬了一口三明治。

梁锦墨继续道“我劝你不要再喝酒,从你手里拿酒杯的时候,你不肯放手,酒就洒在你衣服上了。

许栀安静片刻,“那……没别的了吧?

如果只是这个程度的丢人,她觉得还是可以接受的。

梁锦墨深深看她一眼,“再说下去,我怕你得跳楼。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