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书橱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完整阅读炙手可热

>

完整阅读炙手可热

五音先生 著

乔穗穗 小说推荐 鲁卡

小说叫做《炙手可热》,是作者“五音先生”写的小说,主角是乔穗穗鲁卡。本书精彩片段:【一女多男 万人迷团宠 带球跑 升级流 男全洁】乔穗穗一睁眼,穿越到雌少雄多的星际兽世。少到什么程度?放眼望去,只有乔穗穗一个胎生雌性!而绑定好孕系统的她,成了大佬们争相抢夺的对象——帝国军部的上校,背叛家族只为让她给他一个名分。“我以西科塞斯家族的名誉起誓,绝不会让人伤害你。”原本闲散不羁的皇室成员,为了保护她走上争夺权力之路。“穗穗,不管你的心在哪里,我都不会放......

来源:rmsjzddi   主角: 乔穗穗鲁卡   更新: 2024-07-06 04:5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很多网友对小说《炙手可热》非常感兴趣,作者“五音先生”侧重讲述了主人公乔穗穗鲁卡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乔穗穗的脸瞬间爆红此时她坐在床上,莱伯利一腿半跪在床边,一腿站着,手上正给她擦头发,发现她一直低着脑袋,刚想问怎么了,就看见她捂着胸口,耳朵红的滴血他目光一黯,喉结滚动,缓缓收回视线,转身给她拿了条薄毯子盖在肩上,还顺便挑了件质地柔软的睡衣放在床头“穗穗,我就在外殿,有事叫我”她声若蚊蝇的‘嗯’了一声,等莱伯利出去,才大喘了口气其实快生产那段时间她就发现自己不对劲...

第22章 真正的莱伯利

乔穗穗心说自己一个都不想养。

两人又亲昵了一会儿,宗方就把她抱到床上去哄她睡觉,絮絮叨叨和她说了一会儿对未来的畅想。

两天后,乔穗穗终于想到了一个让宗方带她回奥斯兰的办法。

……

“我走之前她明明好好的,为什么会这样?

宗方急红了眼质问,雷诺尔唯唯诺诺的回答“宗方博士…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本来穗穗小姐正好好吃着饭,突然就说肚子疼,我们检查了很多遍,都查不出原因。

宗方不听他的废话,径直大步走进她的房间,看见一群医生和助手围在床边,乔穗穗躺在床上,小脸一片惨白,浑身都因为疼痛被冷汗打湿,发丝黏在脖颈和脸颊边,他的心顿时像被锤了一样。

“乔乔乖,哪里疼,告诉我。

乔穗穗侧躺着,她抱着肚子,嘴唇都被疼的咬破了。半个小时前,她让系统模拟阵痛的效果。

“宗方,我肚子好疼,他们好像在里面打架。说完,疼的仰头闭眼。

宗方的手摸着她的肚子,此刻有些颤抖,他努力让自己冷静,然后亲自为她做了一系列检查。

“…..不应该,明明还没到生产的日子。

雷诺尔看了一眼满头大汗的乔穗穗,鼓起勇气,大着胆子上前说“会不会是胎内吞噬?

胎内吞噬指的是一胎多个幼崽时会出现互相抢夺母体养分的情况,通常会出现在雌性营养摄入不够的时候发生,幼崽为了活下去会吃掉其他手足来保全自己。

助产医生不解道“可是穗穗小姐每天摄入的营养完全是达标的,怎么会出现胎内吞噬?

雷诺尔说“会不会…是因为雄性气息摄入不足?一般雌性怀孕都是在被雄性标记后….但穗穗小姐是古人类,没有被标记过,加上从怀孕之初就离开了幼崽的生父,雄性气息摄入不足才导致了胎内吞噬。

“宗方…我疼….

听见她虚弱的声音,一直一言不发的宗方下颌紧绷,内心挣扎。他紧紧握住她的手,银瞳里全是柔情,不停轻声哄着她。

“乔乔很快就不疼了,放心,我会解决,没事的。

“宗方,崽崽会死吗……我害怕……

其实宗方首先想到的是如何让她不难受,而非幼崽会不会有事,此刻听见乔穗穗这样问,恍惚了一下。

“不会,我不会让你有事的,崽崽也是。他抚上她的孕肚,吻了一下她的额角。然后给乔穗穗打了睡眠剂,轻轻抱起她,对一旁的雷诺尔吩咐——

“准备一下,我带她去亚特兰蒂斯。

……

……

傍晚,皇庭。

莱伯利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俯视着花园里忙忙碌碌的仆人正在装扮会场,好迎接过几天的结偶仪式。

黑暗中,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他头也不回地说“都解决了吧?

“是的,多亏了殿下,我已经和妹妹团聚了。

莱伯利转身,晃了晃手中的酒杯,看向面前的埃文。

“那就好,不枉我费了些功夫。

埃文的脸上俱是感激,他的妹妹是人造雌性,不过是基因孵化的残次品,智力不足,在埃文的悉心养育下才能勉强生活自理。

半年前,妹妹被雄性拐走一直没有下落,最后一次的踪迹是在地下组织的拍卖上。埃文闻讯赶到时,妹妹已经被买走了。对方是个贵族,埃文尝试多次都没能把妹妹救出来,这才求到伊莎贝尔公主那里,希望可以借助她的权势搭救妹妹。

哪知道他为公主鞍前马后,妹妹的事却被一拖再拖。是莱伯利顺着星云上散布言论的蛛丝马迹,找到了幕后推手埃文,这才了解到整个始末。他非但没有把埃文送进联邦监狱,反而帮他救出了妹妹。

“殿下,我欠您这么大的恩情,无论如何一定会还的。

莱伯利仰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散漫的笑笑。

“别着急。先回答我一个问题,你跟在西科塞斯身边也十年了,为什么出事的时候不向他求助,反而要找伊莎贝尔呢?

埃文面露难色,说“主人的处境,并不如外界想象的那样好。

言下之意是,就算求他也没有用。

“哦?

“自从双翼之战后,主人就得了性功能障碍,并与公主提出了解除婚约。西科塞斯公爵得知后勃然大怒,甚至当着我这种仆人的面申斥了主人,并放话要收回他的家族徽章。

莱伯利诧异,原来鲁卡早就想与公主解除关系了….而家族徽章可以号令西科塞斯族群中所有的雄狮兽人,以及对家族大事有表决权,是非常重要的象征物。如果真的收回他的家族徽章,那意味着要废除鲁卡这个继承人,那么鲁卡在家族中将再也抬不起头来。

埃文继续说“从前段时间开始,主人的徽章就不见了,我私下旁敲侧击的询问,主人却没有答复,看他的反应也不像丢了。我想,主人应该是彻底失去了西科塞斯家族的继承权。

“所以你才去求伊莎贝尔,还真是见风使舵….那徽章长什么样子?莱伯利问。

“金色星星镶嵌在五条横杆上,那是主人一向不离身的东西。

莱伯利摸摸下巴,好像有点印象,但他一向不参与权力角逐,对这些事了解的也不多。

“埃文,你这次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

埃文脸色微变,弯腰表示洗耳恭听。

“你只看到西科塞斯失势,却忽略了他的实力。军部没有一个雄性是吃白饭的,全部自命不凡又好斗,可这班人只对西科塞斯恭恭敬敬,对他的命令从不质疑,这背后只是因为西科塞斯家族在给他撑腰吗?如果没有两把刷子,他早就被人撸下去了。

“而你去找伊莎贝尔,才是真正的臭棋一招。她看似无上尊贵,实则不过是姑父拿来政治联姻的工具,她的十六个配偶里,八个来自其他联邦成员国,八个来自奥斯兰帝国的大家族,加上她从小嚣张跋扈惯了,与这些配偶也没能经营出什么真情实感,不过是各取所需,你觉得,她有什么权势?

听完,埃文面如白纸,哆嗦道“殿下,我…我没有将穗穗小姐的真实身份说给公主听,或许,或许主人会看在这十多年的份上,对我网开一面?

莱伯利像听见什么笑话,捂着肚子大笑,他擦掉眼角的生理性眼泪,语气冰冷。

“你背叛了西科塞斯,又伤害了他捧在手心的人,你觉得自己还有回头路?

埃文扑通跪下,脑子里乱成一团。

所有人都说莱伯利殿下放浪形骸,被皇室冷落,一直以来毫无存在感。可今天埃文受到了巨大的冲击,那个平常好说话又爱玩的莱伯利不见了,埃文看着他,感受到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那是弄权者与生俱来的天赋——操纵人心。

他膝行爬到莱伯利脚边,抓着他的裤腿不停求饶。

“殿下,求您给我一条活路,我今后一定忠心对您,您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殿下!

莱伯利坐在阴影里,手中的酒杯在月光下有些反光,除此之外第二明亮的,就是那双在黑暗中锋利无比的眼。他的声音依旧是玩世不恭的,但看着埃文时的表情却如上位者一般威严狠辣。

“好啊,我给你机会,但是….你可一定要把握住。

没有灯光的华丽寝殿内,莱伯利身体前倾,一半身体在黑暗中,一半身体在月光里,他附在埃文耳边说了什么,后者的眼睛里充斥着震惊、挣扎、绝望和坚定。

《完整阅读炙手可热》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