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书橱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清穿:福晋是戏精,四爷日夜宠爱精品

>

清穿:福晋是戏精,四爷日夜宠爱精品

酸奶味的汤圆 著

婉卿 小说推荐 福晋

很多朋友很喜欢《清穿:福晋是戏精,四爷日夜宠爱》这部小说推荐风格作品,它其实是“酸奶味的汤圆”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清穿:福晋是戏精,四爷日夜宠爱》内容概括:她穿成清朝格格,一个历史上并不存在的人。大哥是朝堂重臣,配享太庙的那一种。   身为满族姑娘,选秀是必须的,本想撂牌子回家自嫁,不曾想事与愿违,成为皇帝圣旨赐婚的侧福晋。   她本不想争宠,无心宅斗,可不知道是四爷对自己一见钟情,还是肚子太争气,开启佛系模式后,她居然就这样躺赢了······...

来源:yylrsj   主角: 福晋婉卿   更新: 2024-06-09 09:0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清穿:福晋是戏精,四爷日夜宠爱》,是以福晋婉卿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酸奶味的汤圆”,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时间一晃到了下午,婉卿从梦中醒来,听了夏嬷嬷低声禀报:“听说起因是一道蟹黄鱼翅羹。”婉卿有些迷糊:“给婴儿喂蟹黄鱼翅羹?”这什么脑回路。这道菜本来就性寒,就是成年人,等闲身子弱些的都会上吐下泻,何况一个不过周岁身体还弱的婴儿?叹了口气,撑着额问道:“李氏没派人来过?”“回福晋,还未曾派人过来。”夏嬷...

第6章

夏嬷嬷瞥了一眼他“咱们正院知道这消息吗?

“这…

汪正本想说知道。

可一想,这都是探子传过来的消息,明面正经的他们可一点儿不知道。

那东院也未曾派人过来。

脑袋转了个弯,渐渐明白了,又不是他们正院下的手,怕什么?经得起查!

忙点头“嬷嬷说的是,方才我说什么来着?

说着一拍额,懊恼道“瞧我我这记性,可真差。

夏嬷嬷几人对视一眼,似笑非笑的看向他“想必你是累着了,自个去膳房弄个菜补补身子吧。

汪正一时不知道什么意思,答应了。

转头出了院儿时,走了一段路,方才回过味儿来,啧啧道“这嬷嬷,厉害啊。

整理了一番思绪,自去膳房不提。

时间一晃到了下午,婉卿从梦中醒来,听了夏嬷嬷低声禀报“听说起因是一道蟹黄鱼翅羹。

婉卿有些迷糊“给婴儿喂蟹黄鱼翅羹?

这什么脑回路。

这道菜本来就性寒,就是成年人,等闲身子弱些的都会上吐下泻,何况一个不过周岁身体还弱的婴儿?

叹了口气,撑着额问道“李氏没派人来过?

“回福晋,还未曾派人过来。夏嬷嬷回道。

婉卿沉默了。

她是真没想到李氏竟这么蠢。

她就算要害弘昐,也不至于就这么低端吧?

她也没有追究夏嬷嬷隐瞒的问题。

毕竟她也不是什么圣人。

事已至此,既然李氏瞒着她,那她就当不知道好了。

“只是可惜膳房又遭殃了。她自语。

这是必然的。

四爷知晓前因后果,肯定会对李氏的愚蠢发怒,却不至于就这么处置了,相反还会帮着遮掩一二。

因为丢不起那人!

既然李氏那边遮掩了,倒霉泄火的必然就是膳房了。

半靠软枕,思索一会儿,忽然道“嬷嬷,将这个消息给孙国安、陈礼二人说了吗?

孙国安是膳房的管事,为人十分圆滑,不偏不倚,以往总抓不住错处,如今有了这个把柄,稍加敲打,后边儿才能得用。

而陈礼,则是正院一早安插在膳房的。

“回福晋,老奴已经吩咐汪正去接手了,那小子有几分脑筋,看看他的成色,以后能否大用。夏嬷嬷对于汪正多少有几分欣赏。

相处观察也有好几年了,对方的忠心她也看在眼里,也愿意给他机会。

“那就好,这次也是个机遇。婉卿点头,挽了挽发丝,又慢悠悠道“伺候洗漱吧,脸上多抹点粉,待会儿四爷回府,我还得应对呢。

“对了,还得去通知高福,让他赶紧请太医。就说我身子不好,他知道怎么做。

今儿发生这么一遭,动静也不小,什么都不知道那是不可能的,若什么都不做,面对那男人怕是不好过这一关。

夏嬷嬷、秋画几人闻言,都神色凝重的点点头。

显然,对于四爷,她们也畏惧。

到了傍晚,橙黄消散,余晖渐落,贝勒府前门点起了一盏盏橘红色的灯笼,从两边布满鹅卵石的小路,一直沿着前院儿。

府门前站立的侍卫个个精神抖擞,神色肃穆。

忽的,一道黑色的细线从远处街面袭来,由远及近,接着一阵阵马蹄踏在青砖发出的如同雷鸣声轰隆而来,倏地,但见一架架黑色单釉四轮马车当先而来,两旁以及马车身后伴着十几匹高头大马,气势凌人,不过十几匹马,竟踏出了千军万马的气魄。

“吁!

“吁~

到了府门前,接二连三的止缰声响起,十来匹断断续续发出一声声长长的嘶鸣!

马车刚停,一位头戴毡帽,身穿蓝色服饰,面白无须的青年太监便从后边儿一路小跑至车身,小心翼翼拉开车帘“主子爷,府门到了。

马车内,四爷一身墨色团龙朝服,头戴一顶玄色顶带冠帽,此时正闭目养神。

他五官极为清俊,面部线条很是分明,宛如用刻刀雕刻出的轮毂带着严肃与坚毅,高挺的鼻梁下,两瓣薄唇紧闭,墨染的剑眉下,双眼微阖,浑身散发着一种凛然的威严。

此时听见苏培盛的低唤,双眼骤然睁开,一双漆黑的眸子如同深夜般幽暗深邃,里面充满果决与冷静。

利眸只淡淡一扫,打着帘的苏培盛忙惴惴的低下头。

等瞧着一双绣着龙纹的黑色朝鞋从眼前经过,踩着跪伏的太监下了马车,才敢抬头。

眼见四爷即将抬脚上了台阶,便从一旁的太监手里接过一盏灯笼,跟上前,弯腰在旁领路。

回了前院,进了书房,便有婢女太监端着铜盆、热水、手巾、香胰、伺候四爷洗漱。

盥洗完毕,坐在雕花椅上,舒了一口气。

接过苏培盛逞上的清茶,就着朦胧茶香,微抿一口,顺手拿起了一本古朴的书籍,细细翻看。

过了一阵儿,

苏培盛正琢磨着是不是该叫膳了,

就见外头一个脑袋探头探脑从帷幔伸了出来,冲着他眨了眨眼。

苏培盛摇摇头,踮起脚尖走至帷幔,然后轻手揭开,走了出去。

来到外边儿,看着管家高福面带难色的在原地转着圈,不时唉叹一声儿,苏培盛眼皮一跳。

抬手扶了扶毡帽,走近,有些牙酸道“可是发生什么事儿了不成?

高福身为四爷府的管家,府里一般的小事也不会头疼到这个地步。

能让他如此表情,白日里,必然发生了事情,还是个大事儿。

但他想不通,既然是大事儿,为何不来衙门里通知四爷?

“唉,苏哥哥唉。高福垮着脸,拉着他的手不住叹息“今儿个东院那边儿遭了难了,二阿哥差点过去了。

苏培盛一个咯噔,忙抽回手喝问“到底怎么了?快说!

这二阿哥虽然不如大阿哥金尊玉贵,可也是府里唯二的阿哥,眼珠子一样的宝贝,谁也不敢大意。

高福苦笑一声,就将白日里的前因后果说了出来。

末了,他涩然道“谁曾想侧福晋她让人瞒着呢,我这儿也是过了下午才得了消息,可那会子不是已经晚了吗?

苏培盛脸色变得难看,问他“请了太医了?

“请了,这会儿还没走呢,宫里精通儿科的张院判,李太医,许太医都在哪儿呢。

苏培盛脸色好了些,转头急走了几步,回头见高福脸色讪讪的愣在原地,他冷笑“怎么,还不跟上?指望苏爷爷给你顶雷呢?你是想瞎了心。

作为管家,本就应该对府里的大小事情负责,出了这么个事情,想推脱都不行。

高福也明白这个理,脸色发白,腿脚发软的跟上。

这会儿心里恨极了东院。

《清穿:福晋是戏精,四爷日夜宠爱精品》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