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书橱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甜软哭包断情后,腹黑小叔黑化了文章全文

>

甜软哭包断情后,腹黑小叔黑化了文章全文

语飞 著

小说推荐 薄庭尧 阮栖

小说推荐《甜软哭包断情后,腹黑小叔黑化了》,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小说推荐,代表人物分别是阮栖薄庭尧,作者“语飞”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相恋三年,娇娇以为陪他步入婚姻之人必定是他。直到未婚暗中和人联姻,她才明白自己对他来说可有可无。为了报复,她招惹了未婚夫的小叔——商业里的大魔头。他肩宽腿长能力好,她貌美腰软韧度高。本以为两个人都是走肾不走心,直到小叔把她搂在怀中,红着眼深情的看着她……...

来源:yylrsj   主角: 阮栖薄庭尧   更新: 2024-06-09 08:5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语飞”创作的《甜软哭包断情后,腹黑小叔黑化了》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阮健民听到消息,病都好了一半,以至亲自出马。阮栖在梁知周的公司楼下,看到阮健民,气汹汹的。“老阮,你这是不把自个的身体当回事啊?”阮健民笑得爽朗,“听到投资有着落了,病全都好了一半。”阮栖看着爸爸,神情飞扬,是人逢喜事精神爽的状态...

第9章

第二天,阮栖是被电话吵醒的,接听电话那一刻,还迷迷糊糊着。

“阮小姐,十点过来谈投资的事。

阮栖的脑子有片刻的停顿,几秒后才反应过来,是梁知周,一个激灵,脑袋瞬间清醒了。

“梁先生……

“答应投资了?

“我看了一下,发现阮氏制药前景不错,决定投资……梁知周笑道。

“行,我十点到贵公司。

阮栖恍然做梦,昨晚上,还以为这次拉投资没戏了,不想锋回路转,投资拉成了,这下,公司有救了。

阮栖给阮健民打过电话去,传递这喜事,让他吩咐人准备工作去签合约。

阮健民听到消息,病都好了一半,以至亲自出马。

阮栖在梁知周的公司楼下,看到阮健民,气汹汹的。

“老阮,你这是不把自个的身体当回事啊?

阮健民笑得爽朗,“听到投资有着落了,病全都好了一半。

阮栖看着爸爸,神情飞扬,是人逢喜事精神爽的状态。

昨晚她去拉投资,没有去医院看望,今早接到电话后,径直从家里赶到这儿,打算一会完事后去医院看人,谁知人竟然跑来了。

但人来了,她也不可能把人赶走。

不过看到父亲的状态,阮栖的心放了一大半,挽上他的手臂,一边走,一边叮嘱。

“遇事别急,控制情绪,一定要以身体为主。

“好,我听你的。

阮健民现在是一心想着投资的事,口头上答应着。

梁知周的公司在十三楼,三人进入电梯,阮健民想着这次投资的事,感慨地说。

“栖栖,你经商上有天赋的,你要是读的管理专业,现在我都可以把公司交给你了。

阮栖嘴一呶,拍他的手,“爸,你还年轻,等过几年,我再接手。

阮栖喜欢主持,大学读的主持专业,但也有选修金融管理,而且她从小耳濡目染中药配方,所以在这方面,接管公司,她也不担心。

但现在,她就想趁着父亲还能管理公司,完成梦想。

阮健民只有一个女儿,是捧在手心上的,只要她想干的事,全力支持。

知鑫投资集团的办公室,三人在会客室坐下,在等待梁知周时,阮健民和助理在谈着投资合约的细节。

阮栖则是拿着手机,低头在回同事的信息,她现在莞城电台《民生栏目》的外景实习记者。

刚刚台里有外出的任务,组长那边叫她尽快赶回去。

梁知周就推门而进,阮栖忙收起手机,起身为梁知周引见父亲。

寒暄完,投资事项开始,直奔主题。

梁知周的意思很明确,把条件摆在明面上,他投一亿,这资金得按着阮氏制药现成的度来定他占有的股份。

阮健民也把他的条件提出来了。

双方经过两个小时的谈判,终于有了结果。

接下来就是修改合约,打印,签字。

就在准备要签合约时,梁知周的助理推门而进,然后在梁知周的耳旁不知说了些什么,梁知周看向阮健民的的脸色变得凝重。

“阮董,看来我们的合作要暂缓了。

阮健民脸色突变,“梁总,是出什么事了?

“刚刚得到消息,阮氏制药涉嫌违规操作。

违规操作这种事,一旦成真,那必然没得翻身,特别还是阮氏制药现在这么个情况。

情况是否属实暂时不得而知,可这消息绝对是对阮氏制药最大的打击。

阮栖不可置信看向阮健民,同时也隐隐担心阮健民能不能受得住。

阮健民脸色凝重追问“梁总能告知哪里传出来的消息。

梁知周没说消息的来源,只说“阮董应该很快就会收到消息,所以合作的事,暂缓,等贵企业证明清白了,我们再签合同。

连问清楚的机会,梁知周也没给,很快就离开了会客室。

父女俩也没再逗留,离开,往医院赶,回到医院,阮健民开始各方打听,但是并没打听到任何消息,一时也不明白梁知周的话是真是假。

阮栖这边也在暗中打听,也是毫无音讯,按理说,梁周知的身份地位,不至于会说假话。

或许有个人能打听到,这人便是薄庭尧。但昨晚上他被她气的扔她在半路上,就算现在找他,估计他也不会搭理她了。

如果这事是真的,那么迟早都会来,也就歇了这份心,继而追问爸爸,究竟有没有违规操作。

阮健民自是没做过,只说。

“身正不怕影子歪。

阮栖对父亲还是很有信心的,也清楚父亲做事的底线,如果要越过底线,阮氏制药也不至到现在到处拉投资的这个地步。

下午,阮栖得回台里工作,刚踏进办公区,组长就派她外出,一拆迁小区,有钉子户闹自杀阻止开发商动工。

钉子户的是一对老年夫妻,有两个儿子,拆迁只按居住面积补偿分房,虽分了两套房,但老人没分到,于是不愿意搬迁,一直在闹。

老年夫妇一把年纪了,在镜头前,也没怎么说话,说要插迁负责人出面谈这件事。

阮栖跟摄影赶过去,此时,已来了不少媒体,而她是市电台的,被人邀请到最前边。

现场来了许多项目负责人,阮栖很快了解到了小区拆迁公司是盛鑫集团的项目。

盛鑫集团是薄家的……

阮栖这么思索时,一道身影落进了她的眼底,不是薄庭尧还能是谁?

看到薄庭尧,阮栖就不自主地想到了昨晚被他扔下车的事,昨晚她在路边被冷风吹了半个小时,早上起来的时候,喉咙很不舒服,她是硬撑到现。

这么一想,看他的眼神越发愤怒了。

只见他走过来时,围观的居民自动分出一条道,气势极强地走到了老年夫妇俩跟前。

“我就是这负责人,有什么我们可以私下谈一谈。

钉子户夫妇被他的气势震得有点怕,僵持了一会儿,还是同意私下谈。

薄庭尧和钉子户商谈时,阮栖四处溜哒,希望能找到一些有用的题材。

二十分钟后,薄庭尧出来了。

至于他怎么跟钉子户谈,不得而知,阮栖想拿到第一手资料,还是压下了昨晚的怒,忙跑上前去。

“薄总,我是莞城电台的阮栖,想采访下您。

薄庭尧转头,看到阮栖,眉头微挑。

《甜软哭包断情后,腹黑小叔黑化了文章全文》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