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书橱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文章全文春棠欲醉

>

文章全文春棠欲醉

锦一 著

宋棠宁 小说推荐 萧厌

小说推荐《春棠欲醉》目前已经全面完结,宋棠宁萧厌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锦一”创作的主要内容有:早春二月,䧿山冬雪未融,突如其来的疾雨卷起雾雪泥重。林间椴树覆白,簌簌风雨狂落,一匹疯马驮着人闯进来时撕碎了雪中宁寂。......

来源:tjtsjzddi   主角: 宋棠宁萧厌   更新: 2024-06-09 08:4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宋棠宁萧厌是小说推荐《春棠欲醉》中出场的关键人物,“锦一”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积云巷棠府之中,棠宁睡得格外安稳,丝毫不知门外有人因她而起争执,而她睡梦之中朝堂之上,却如油锅炸开,乱的一塌糊涂朝中第二波弹劾远比宋鸿他们想象的要更加凶猛,这一次不仅是御史大夫曹德江,就连中书、尚书、门下三省之人也都陆续下场,其朝上言辞之厉,让得宋鸿父子多年声誉几乎毁于一旦与之相应,萧厌殴打朝廷诰命,擅权太医署,以黑甲卫威逼京中药堂,横行于市的事情也同样被中书令陆崇远一系等人揪住不...

第11章 救命之恩,得重谢

铖王妃没想到棠宁会说不让她去宋家,她皱眉“可是宋家那边,这事难不成就这么算了?

“不会。

“那你……

“宋瑾修他们会来找我的。

棠宁看着自己受伤的手,急的是宋鸿他们,臊的是宋家的脸。

她一日不回宋家,外头人就会一日记得宋家人做的事情。

只要她稳得住,宋家会比谁都先跳脚。

铖王妃是知道宋棠宁曾经有多粘着宋家那长子,以前不管做什么时都是一口一个阿兄,谈及宋瑾修时也满是亲昵,可如今却是直呼其名,提及宋家更是冷淡,她只觉是宋家伤了外甥女的心。

“好,姨母都听棠宁的。

“姨母最好了。

宋棠宁靠在铖王妃肩头轻蹭了蹭。

铖王妃被小姑娘撒娇弄得心软,满是疼惜地摸摸她头发“你与萧厌是怎么回事,他怎么会突然认你当义妹?

棠宁下意识摸了摸颈间挂着的龙纹佩。

回京的路上萧厌跟她说过,赠她玉佩的那位薛姨已经亡故。

他说薛姨出身显贵,族中曾是京中最鼎盛的世家之一,可是当年因为招惹小人被人所害,薛家上下更是摊上谋逆大罪九族尽诛。

这龙纹佩是薛家传家之物,京中不少权贵都认得,而且当年与薛家有仇的人如今不少都立于朝堂身居高位,若是被人看到她戴着薛家的东西,极容易惹来麻烦。

萧厌叮嘱过她,将龙纹佩收好,也别与人提及薛姨的事情。

宋棠宁不怕姨母会与旁人提及,可是铖王……她眼睫微垂“我也不知道。

“萧督主救我的时候我受伤疼晕了过去,等我醒过来时就已经在他的别庄了,他当时瞧着我神色有些奇怪,还跟我说了些奇奇怪怪的话,说什么像是他故人,我也没听太清楚。

“后来他知道我跟宋家的事,就与我说让我唤他阿兄,还带着我去了钱家。

铖王妃闻言也没怀疑棠宁话中的含糊不清,因为萧厌其人在京中名声太过响亮,哪怕铖王妃平日与朝中之人没什么交集,也知道这位萧督主的厉害。

连铖王素日里提起萧厌时都是言语忌惮,这般人物实在犯不着算计棠宁一个父母双亡的小姑娘。

“兴许是你与他故人有些相似?

铖王妃思忖着,“听说这萧厌幼时过得苦楚,家中父母不慈爱,兄长更是歹毒。

“他年少时也曾险些被他长兄算计丢了性命,父亲为保长兄还曾亲手送他去死,所以他后来得势之后直接屠了府中满门。

这般处境,倒是与棠宁有几分相似。

“他兴许是看你可怜不忍你被宋家所欺,又因你想到他年少时处境,所以才会想破例帮你一把。

至于认亲,可能只是随口一说。

宋棠宁撇撇嘴,那个人嘴毒心狠,才不会不忍。

见铖王妃自己找到了理由,她含糊说道“应该是吧。

铖王妃放心下来“这样就好,他毕竟是内侍监的人,虽说身子有碍,不误你名节,可到底还是少来往得好,不过这人虽然阴晴不定为人狠辣了些,却还是救了你性命,等你伤好些后,我带着你去跟他道声谢。

救命之恩,还是要重谢的。

棠宁一点儿都不想去见萧厌。

那人眼睛太利,心眼太多,她每次都好像一眼就能被看穿。

她不想见他,可是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

棠宁沉默了一会儿只能有些闷闷不乐地垂着脑袋“好。

……

棠宁跟着铖王妃回了铖王府,钱家那边的事情也根本就瞒不住人。

宋瑾修下值从宫中出来时,就隐约察觉周围的人看他目光有些奇怪,可每当他看过去时,那些人又都不着痕迹地移开目光,连原本低声议论也都停了下来。

虽然依旧如过往招呼,可他们却像是画了一个圈,将他排斥在外。

宋瑾修年少便得才名,不足二十就早早中举,因得皇帝青眼得入门下省任四录事之一,虽然官阶不高只得七品,可任谁都能看得出来他前途光明。

他本就才学出众,又是宋国公府嫡长子,向来在府衙之中都是旁人交好的对象,可今日这般隐隐排斥嫌弃却还是头一次。

“小宋大人这是下值了?

不远处有同从宫门出来的年轻官员笑着招手,“今夜同丰楼有酒宴,庆祝安大人高升,你可要同去?

宋瑾修刚想摇头说不去了,就有人抢了先。

“你唤他做什么,人家玉台公子清贵着呢,哪能瞧得上咱们呀,他可没功夫跟着咱们去喝酒。

“傅来庆,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被唤作傅来庆的人与宋瑾修差不多年纪,只是比起宋瑾修肃然严苛的模样,傅来庆那张脸却是跳脱极了。

他跟宋瑾修的不睦由来已久,二人都是少年英才,都同样入了宫学,同年科举,同年入仕,一个进了尚书省,一个进了门下省。

宋瑾修始终压着他一头,且总爱板着个脸与人说教,傅来庆早就看他不顺眼至极。

“我倒不是个哑巴,可没你玉台公子能说会道。

傅来庆嘲讽,“你宋大人能黑的说成白的,臭的能说成香的,以前还道你是个处处规矩,循途守辙的,可如今瞧来当真是污了玉台二字。

“你什么意思?

“还装呢,你们宋家拿着个外室女当成宝,将人强塞给二房充作庶女,任人欺负二房嫡出的女娘,你敢说你不知道?

“你胡说什么!

“我胡说?你怕是还不知道吧,那宋姝兰的身世满京城都知道了。

傅来庆见他脸色瞬变,忍不住嗤笑了声,

“听说你早上当值前,还亲自送着那外室女去了钱尚书府中,对她百般照顾千般怜惜,半点委屈都不忍让她受,就是不知道你宋大人还记不记得昨日被你扔在䧿山之上,差点摔死的亲妹妹。

“不过也是,你宋瑾修能将人抛在那荒野林子里,哪还在意她死活,就是可怜了那宋小娘子,摔断了腿还毁了脸……

宋瑾修心神巨震哪还有半点刚才的风度,猛地上前抓住傅来庆的衣领。

“你说什么,棠宁怎么了?

《文章全文春棠欲醉》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