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书橱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重生娇女总想逃,前夫相公抱着哄文章精选阅读

>

重生娇女总想逃,前夫相公抱着哄文章精选阅读

君绵 著

姜晨晨 小说推荐 顾暮璟

以姜晨晨顾暮璟为主角的小说推荐《重生娇女总想逃,前夫相公抱着哄》,是由网文大神“君绵”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前一世,豪门千金的她穿越到了古代,严守三从四德,却落得个被冷落被陷害,最后自杀的结局。死前,她总结自己的悲剧,只一点:永远不要遇上那个薄情的相公就好。 再一次重生,她果然言中了!手握系统,此时的她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成为首富。 可,对面那个阴魂不散的前夫相公早就盯上了她!...

来源:tjtsjzddi   主角: 姜晨晨顾暮璟   更新: 2024-06-09 08:4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叫做《重生娇女总想逃,前夫相公抱着哄》是“君绵”的小说。内容精选:那疤像是刀伤,应该挺久的了。清雅下意识地缩脸,从姜晨晨手上取过药瓶,不自在道:“我……自己来就可以了。”姜晨晨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想从脸上看出什么,却什么都没有看出来。“那好吧,我先走了...

第11章

“……书信。

“什么书信?

“不能说。

姜晨晨瞅了瞅面无表情的清雅,抿唇,说“那好吧。那你和顾暮瑢是什么关系?

听到姜晨晨直接指名道姓,清雅微微愕然,语气却依旧未变“没有关系。

“那有什么能说的吗?比如刚刚那个人是谁?为什么她那么生气。

似乎想要从清雅口中得到有用的信息,也很难。

清雅的性子似乎和她本人的气质是一样的,清冷,有距离感。

“她是如绛。

意外的,清雅回答了她。

虽然也是没有什么用的答案,重点想要问的问题被她直接忽略了。

但至少证明了清雅确实是知道一些什么事情的,只是她什么都不说而已。

既然这样,姜晨晨也不再多问,专心帮她抹药,看见清雅脚踝处的一个疤,她愣了愣。

那疤像是刀伤,应该挺久的了。

清雅下意识地缩脸,从姜晨晨手上取过药瓶,不自在道“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姜晨晨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想从脸上看出什么,却什么都没有看出来。

“那好吧,我先走了。有什么事情,可以叫我帮忙。

说罢,姜晨晨站了起来,环顾房内,大多是小女儿的物什,要说什么值得让人注意的,那便是床头前有一束已经干透了的花,不知为何,主人并没有将它丢掉。

“……等等。

清雅清冷又略带犹豫的声音响起。

她回头,只见清雅的脸上染了些红,竭力淡淡道“刚刚,谢谢你了。

姜晨晨摆了摆手,嫣然一笑。

***

用意念调出系统,系统里的任务进度变成了百分之十,任务提示不变。

看来就算成为了明面上的掌柜,若是不能掌握楼内的核心,那样任务是推不了的。还不如简单直接的赚钱好过,姜晨晨自知自己头脑简单,不适合钻研通关这类任务。

连密室逃脱都玩不过的人,更别说是查探秘密了。只望核心人物能够自己出来,让自己开挂一般过任务。

[警报!宿主有不实想法,警告一次!警报!宿主有不实想法,警告一次!警报!宿主有不实想法,警告一次!]

系统音足足响了三次。

看来这一世的系统似乎还智能了不少,还会给灵感了,那是不是她不干了,这个系统就会自我毁灭了?毕竟她是活了两世的人,懂得东西不是很多,但也足以在这一世立足了。

不知不觉,又到了西阁。远远地便瞅见刚刚推清雅还丢茶杯的那女子倚在栏杆上,一见到姜晨晨,嘴角勾起一抹妩媚的微笑。

“原来是新来的掌柜呀,小女子有眼不识泰山没有认出来,以为是自家姐妹呢。掌柜的长得可真是标致啊。

语气没了刚刚的嚣张跋扈,倒有几分心虚。

说罢,走到姜晨晨面前。

而姜晨晨就像没看到她似的,目不斜视,从她身边走过,不带停顿的。

如绛的嘴角一僵,堪堪保持笑意。

她可不能得罪现任掌柜的,在上一个掌柜回来之前,她都需要与现在这个掌柜搞好关系,以防她从账本之中看出什么端倪。

心里虚,便觉不安,干脆在门口堵着姜晨晨,趁着她还是新人,先塞住她的嘴。这样想着,如绛的美艳的脸上闪过几分阴冷。

“掌柜的,刚刚如绛心情不好,让掌柜的见笑了。

硬是将一个硬硬的冰凉物什塞到姜晨晨手上,柔声道“掌柜的刚来醉红楼,想必也不大懂楼里面的规矩,这个就让掌柜的打点打点,希望掌柜的就不要和如绛计较了。

姜晨晨睨了睨如绛,面上不动,将她刚刚放置在她手上的物什摊开,是一个成色甚好的玉镯子,应该价值不少钱。

微微一笑,淡然道“如绛妹子,你应该有不少这些私藏物吧?

话里有话。

如绛心里“噔了一下,定定地看着眼前这个人,该不会这么快就被这一个人发现了吧……不会的,她甚至还不知道她是谁,怎么可能知道她的底。

不过套话。

这般想着,如绛便多了几分底气,说“那是自然的……你知道的,客人呐,满足了他们总会会送些小玩意儿的,哪像东阁那般,弹曲子便是弹曲子,哪还有这么多人欢喜……

东阁,便是以清雅为首,卖艺不卖身的姑娘们。

楼里面这一类姑娘的人数并不是很多,西阁的人数几乎是东阁的两倍。自然而然,东阁的姑娘总会想着法子讽刺西阁的,什么附庸风雅,不识相一类的,还是算中听的了。

兴许是觉得学曲子,还不如直接皮肉生意来得快,姜晨晨凝着如绛,感觉有些恍惚。似乎曾经也有一个人和她说过一样的话,模模糊糊,想不起来了。

“掌柜的,你说我说得对么?如绛得意洋洋,以为姜晨晨默认了她的话。

回神。

“清雅姑娘的入账,可是三大花魁之首哟。姜晨晨的笑容,灿烂如三月春花。

“呐?如绛不觉捏紧了手上的手帕,眼神微微闪烁,随即又笑了起来,“这也是清雅姑娘的本事了。

姜晨晨低头把玩着玉镯子,不语。

冰凉的触感,镯子本身折射出淡淡的光芒,似乎想起了什么,指腹摸索着到了镯身,果不其然,摸到了一个小小的纹路。

瞳仁一紧,这是顾家的东西!

顾家的东西极少在外头穿着,送给伙计的也不会添上个顾家的烙印,赏钱和自用是分开的。这一日竟然在醉红楼见到了顾家的镯子,不免有几分凝着,怀疑顾家和醉红楼的关系了。

于是不动声色道“那这镯子,我就先收下了。

“收下就好。如绛娇笑,“掌柜的,希望以后有什么不当的,请指证。

“少不了你的好处的。探至姜晨晨的耳边,轻声道。

她想,这新掌柜也不过是一个胆小的人罢了,若是能将这掌柜转换成自己的人,她想要的那一些,不就更容易能拿到了。

腻人的香气将姜晨晨笼罩起来,一时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啊嚏!

姜晨晨迅速退后两步,捂着鼻子,快速地说“如绛姑娘,我这鼻子不大好,受不了太浓的味儿,先走一步了!

说罢,便噔噔噔地下楼了。

刘氏正好在找她,瞅见她之后,就将她拉到了台前,将一本本子塞到了她的手上。

低声说“这是上一年的数目,你看看能不能对的上,对不上的话……

姜晨晨缓缓摇摇头,说“对不上的了。刘妈妈,我也不怕说,你这楼里,有蛀虫。

刘氏眼睛里闪过几分欣赏,浸染楼里这么多年,什么牛鬼蛇神都见过,也便厌倦了那些拐了好些弯都没有说到正路上的人,倒是姜晨晨这种有话直说的性子,她挺满意的。

“你管好账,缺多少和我说就成了,不要声张。刘氏嘱咐。

姜晨晨听到这样的安排便觉得整一件事情有些怪异,想要再和刘氏说些什么。不成想刘氏像是知道她想法一般,继续补充“多的你也不要问,好好的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楼里面你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我,也可以问清清或者卢妈,她们会回答你的。而在账面上有什么特别疑惑的地方,就去问秦阳,他是账房。

现在刘氏的态度与当初考核时的她完全不一样,当时还是一头雾水恨不得马上查出哪里出现了纰漏,现在就什么事都要咽下来。

轻描淡写的就将话题绕到了别的。

姜晨晨忍下心头的疑惑,抿了抿唇,快速地点了点头。

刘氏似乎松了一口气,转身离开了。

***

姜晨晨一边看着账本一边想怎么推动任务的进行。

明眸黑亮,隐含着某种志在必得的决心。

从如绛那里下手如何?

如绛手上有顾家的镯子,看她嚣张的模样,应该是背后有人支撑着,亦或是她是醉红楼里的招牌。

快速地翻来账本,前三名俨然有如绛的名字。

分别是清雅,如绛,花音。

想必这就是醉红楼的三大花魁吧,她思索着,已经见两个了,清雅清丽淡雅,如绛妩媚动人,不知这一位唤为花音的,又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不管是怎么样的一个人,能够在这楼里生存的,都不会是普通的人。

姜晨晨托腮,看着喧闹的大堂。中有一喝醉了的书生,站在凳子上拍着胸脯,大声道。

“要我说,这天上地下,就没有哪一个地方能够比得过咱们申城,地大物博,能人极多,先别说官方,即便是顾家,随便儿说几句话,也是撼动我朝的存在啊!

民间有俗语,不到盛京不知道官小,不到申城不知道钱少。说的便是这京中官员极多,更是达官显贵聚集之处,便是大将军,在京中也算不得什么了不得的人物。而不到申城不知道钱少,便是说明了申城的富庶。申城人低调,往往在路上遇到一个穿着朴素的人,说不定便是家田无数。

好一番瞎话。

姜晨晨垂下眼帘“要有这本事,那顾家为何不将这国推翻了……

她的食指轻轻的划过账本,粗糙的纸张与娇嫩的指腹接触,有些刺痛感,却又微微扬着下巴,淡淡地看着大堂。

像是在观察,又像是在叹息。

她的话很快的淹没在众人的调笑声中。就连姜晨晨本人也想不到,她这话,竟然一语成谶。

自然,那已经是后话了。

《重生娇女总想逃,前夫相公抱着哄文章精选阅读》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