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书橱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霸道总裁›喜从天降全文版

>

喜从天降全文版

姜池鱼 著

姜池鱼 裴瑾年 霸道总裁

正在连载中的霸道总裁《喜从天降》,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姜池鱼裴瑾年,故事精彩剧情为:姜池鱼穿成了豪门流落在外的真千金,养父母为了五百万要把她嫁给克妻还短命的裴家长子。原主:为什么不让妹妹嫁?我死也不嫁!姜池鱼:我嫁我嫁我嫁!别搞笑了好吧,裴瑾年一死,百亿遗产全是她一个人的!已婚年轻死老公,日子不要太爽!更何况她的豪门父母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她,与其在养父母家里受尽欺负和冷落,不如嫁进豪门当有钱寡妇!当她真的嫁进了裴家,养父母和妹妹等着看她被短命的裴瑾年克......

来源:tjtsjzddi   主角: 姜池鱼裴瑾年   更新: 2024-06-09 08:2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霸道总裁《喜从天降》,是作者“姜池鱼”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姜池鱼裴瑾年,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裴宇凡不知道自己刚才究竟是怎么了,晃了晃脑袋重新开口。“你知道她在哪里吗?”他试图从面前这个漂亮的女生口中得到答案。看见裴宇凡和姜池鱼已经面对面站着了的纪雁叹息一口不再上前。这是她管不了的事...

第26章 一见钟情

姜池鱼静静站在裴宇凡跟前,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目光中透着疑惑。

“对,我找姜池鱼。裴宇凡不知道自己刚才究竟是怎么了,晃了晃脑袋重新开口。

“你知道她在哪里吗?

他试图从面前这个漂亮的女生口中得到答案。

看见裴宇凡和姜池鱼已经面对面站着了的纪雁叹息一口不再上前。

这是她管不了的事。

好好做一个看客就好。

陈末自然也看到了这一幕,但距离太远他实在听不清这两人究竟在说些什么,为了自己能听清这两人的交谈声,陈末放弃了自己站着的绝加视角位置,拼命往前走了一段,这才勉强听清姜池鱼的话。

“我就是姜池鱼。

语气平静,面上的表情也没有任何的变化。

不知道她究竟有没有猜到面前这个人的身份是谁,是在装不知道还是真不知道。

陈末觉得前者可能性比较大一点。

姜池鱼又不是不知道裴宇凡要来找她麻烦,现在正好有一个人来找她的麻烦,不是裴宇凡还能是谁?

那姜池鱼究竟知不知道面前这个人是裴宇凡呢。

她当然知道。

裴宇凡就差在脸上写“姜池鱼快出来受死了,除了裴宇凡这个裴瑾年亲弟弟,她实在想不到自己究竟是怎么得罪了这样一个人。

但对象要是裴宇凡她就不奇怪了。

因为自己把本该属于他的东西抢走了,他生气也是能理解的。

可这不代表姜池鱼就会让裴宇凡为所欲为,更甚至是骑到自己头上拉屎。

这无异于养了个儿子,她很讨厌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

所以在裴宇凡满场地找人想把她大卸八块时姜池鱼自己主动站了出来。

嗯,她倒是想看看裴宇凡要怎样把她大卸八块。

裴宇凡听见姜池鱼的话足足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面前站着的这个人说了些什么。

她说什么?

她在说什么?

她就是姜池鱼?

她就这样在自己面前站出来是真以为他不敢拿她怎么样吗?

裴宇凡心中掠过万千思绪,但是看见姜池鱼的脸后这些想法都被压了下去,只剩下这年头贱人都卡颜值线了吗这一个念头。

为什么这个年头贱人都需要卡颜值线?

裴宇凡眉头微蹙,忽地伸出手一把抓过姜池鱼的手腕,拉着人就往外走,那架势在陈末看来大有一副拉着人出去打死的架势。

陈末被裴宇凡这个举动吓得不轻,没办法再继续站在原地事不关己地看下去,立即大步跟了出去,一边走一边跟手机对面的人打报告,

“少爷,小少爷拉着人往外走了,我怀疑他是觉得大庭广众下打人太丢裴家的脸,这才把人拉外面去揍的。

虽然知道陈末的担心很多余,但裴瑾年还是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道,“那你现在跟出去看着。

“好,我已经出来了。

陈末边说边四处张望寻找裴宇凡把人拉到哪个角落去了,结果他不过刚抬起头就在路灯下发现了这两人。

姜池鱼和裴宇凡并肩站在那里,路灯昏黄的灯光打在她的脸上,为她添了几分柔和。

“你是不是为了我哥的钱才嫁给他的?

裴宇凡开门见山,一针见血,话要多直白有多直白,一点情面都没有留。

听见他的问题姜池鱼都觉得幼稚,“没有哦,我和你哥都对彼此一见钟情了,一眼就觉得对方会是自己的余生,这才闪婚领了证,跟钱没有一点关系。

没有才怪。

要不是为了钱,她怎么会年纪轻轻就当寡妇?

陈末前面的话没听见,但姜池鱼的回答却是一字不落地传进了他的耳中。

姜池鱼在说什么?她说的啥?是他耳朵出了问题还是姜池鱼的脑子出了问题,她是怎么做到面不改色说出这样的话的?

短短一小时,陈末对姜池鱼的脸皮厚度有了新的认知,为了不让自己暴露在这两人的视线内,陈末很自然的往里阴暗的角落躲了几分,但凡有个人此时出来就会发现他像一个偷窥狂一样盯着姜池鱼和裴宇凡两人。

“你说什么?我哥对你一见钟情?这话裴宇凡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从别人口中听到过,蓦地听到都觉得好笑,“你说的是你自己问的信,我和他一起长大的我能不知道吗?能让他一见钟情的只有棘手的难题,漂亮的女人在他眼里那都是浮云。

裴宇凡的语气中带着嘲意,言语间满是对姜池鱼话语的不信任。

他不信任是对的,因为姜池鱼是这话的可信度在任何一个稍微了解一点裴瑾年的人耳中听来都十分荒谬。

可姜池鱼丝毫不慌,只冷静反问,“你怎么知道不可能?你问他了?

人都没了,他怎么问?

人都没有,裴瑾年喜不喜欢自己爱不爱她那全凭她一张嘴,想怎么造谣怎么造谣,大不了让裴瑾年晚上来她的梦里造访她呗,她又无所畏惧。

托梦来骂她,随便来。

裴宇凡被姜池鱼的话堵得一时半会说不出一句话,他能怎么说?在这个时候告诉姜池鱼他哥其实没有死,他现在就可以打电话去问吗?

但凡他真这样说了,那到时候死得更难看的绝对是他自己。

他还没有傻逼到这种地步。

姜池鱼见他迟迟未开口,又道,“你找我干嘛?就为了确认你哥喜不喜欢我?

这自然是不可能的。

她也清楚,但裴宇凡的态度太出乎她的意料,这让她有些惊讶。

从陈末早上来找她时脸上焦急的神色来看她还以为裴瑾年这位亲弟弟会提刀来见她,没想到开口问出的问题都这般和谐。

看出姜池鱼的脸上的疑惑,裴宇凡的眉头狠狠皱起,“你凭什么坐上恒创董事长的位置,我哥去世后这位置理应是由我来坐,你明天可以不用再去恒创了,我会去接手我哥的工作。

“你只需要在家里好好待着,别给裴家惹事我就不会再找你麻烦。

裴宇凡故意露出凶狠地表情,想要一次来唬住姜池鱼。

可姜池鱼丝毫不为所动,“你找你哥要恒创董事长的位置去。

《喜从天降全文版》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