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书橱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霸道总裁›精品阅读慌!把前夫扔给白月光后,他疯了

>

精品阅读慌!把前夫扔给白月光后,他疯了

乐恩 著

夏念兮 郑越泽 霸道总裁

霸道总裁《慌!把前夫扔给白月光后,他疯了》,现已上架,主角是郑越泽夏念兮,作者“乐恩”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结婚三年,我很安于现状。老公帅气多金,温柔体贴,情绪稳定,从没和我红过脸,吵过架。直到,我看见一向内敛温和的老公,将白月光逼在墙角,怒声质问:“当初是你自己选择的另嫁他人,现在有什么资格要求我?!”我才知道,原来,当他真爱一个人时,是热烈又滚烫的。我识趣地离婚走人,人间蒸发。很多人都说傅祁川疯了,恨不得把江城掘地三尺,只为了找到我。他那么沉稳自持的人,怎么可能疯呢,更何况还是为了我这个不值一提的前......

来源:tjtsjzddi   主角: 郑越泽夏念兮   更新: 2024-06-09 07:5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霸道总裁《慌!把前夫扔给白月光后,他疯了》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乐恩”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郑越泽夏念兮,小说中具体讲述了:江莱、陆时晏,两人形成最大反差。江莱一连发了好多条,陆时晏只有简单一句:南枝,节哀顺变,保重自己的身体。可在关心上,却一时让我分不出轻与重。除了江莱,只有陆时晏让我要照顾自己的身体,更多人是想借着这个事,拉近一下与傅家的关系...

第57章 被非法拘禁

第二天,我被佣人拦在老宅门口,不允许我踏出一步时,我明白了。

昨晚,果真只是通知。

我知道这是夏念兮的想法,与佣人无关,只耐着性子问“夏念兮呢?

“少爷天不见亮就出去了。

“程叔回来了没?

“还没有,程叔在处理老爷子的身后事。

“……

我淡淡地开口“那如果,我现在一定要出去呢?

“少夫人,您出不去的。

佣人指了指落地玻璃窗外,站着的几个黑衣保镖。

我不由怔愣。

这三年,夏念兮的虚伪还真是不改初心。

明明告诉我只用在这里呆一晚,现在却连大门都不让我迈出去了。

我有一个瞬间甚至在想,他可能压根不是当初那个会好心送我去校医院,小心顾及着我的自尊心,想方设法请我吃饭的少年。

八年时间,竟然足够让人变得这么面目全非吗。

一早上,手机一连进了好多条微信消息,几乎都是知道爷爷逝世了,来安慰的。

江莱、陆时晏,两人形成最大反差。

江莱一连发了好多条,陆时晏只有简单一句南枝,节哀顺变,保重自己的身体。

可在关心上,却一时让我分不出轻与重。

除了江莱,只有陆时晏让我要照顾自己的身体,更多人是想借着这个事,拉近一下与傅家的关系。

我暂时只回了他们两个人的消息,便给夏念兮打去电话。

却不是他本人接的。

秦泽恭敬道“少夫人,国外分公司出了事,总裁正在开紧急会议,等他结束我立马告诉他。

“算了。

我闭了闭眼睛,“就这样吧。

爷爷去世,集团必定会动荡。

夏念兮正是焦头烂额的时候,顾不上我。

我拨打了另一个电话,“喂,江城警察局吗,我被人非法拘禁了。

……

警察赶来的时候,夏念兮的车也在同时抵达了。

他脸色黑沉的下车,三言两语打发了警察。

旋即,阔步走到我的面前,一夜未睡的双眼猩红,压迫感却更强,“就这么想离开我?

我没有犹豫地点头,“对。

我不想在陷在这段随时会破裂的婚姻里了。

也无法接受自己的丈夫为别人待机。

他薄凉的双唇扯出一抹冷笑,“那我偏不呢?

“有意义吗,

我只觉得疲惫不堪,“你这样只会让我瞧不起你。

“我不在乎!

他突然拔高声音,浑身透着股偏执与暴戾,“只要傅家的少夫人是你,爷爷能走得安心就行!

我被他吓得往后一退,“夏念兮……

听见我嗓音里的颤抖,他眼神中似有了片刻清明,大手落在我的头顶,温声道“南枝,我们可以重新开始的,你相信我。

“我昨晚就说过了,不可能。

我崩溃地看着他,提出一个最不可能的要求,“夏念兮,你能和傅衿安断了吗,要是你能做到再也不见她,我会考虑一下。

他一定做不到。

未料,他一口应下,“好。

“……

我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好像疯魔了一样。

可能是爷爷去世,对他造成的打击太大,等缓过来也就好了。

他怕我又打电话报警,索性连公司都不去了,就在书房开视频会议。

我被他守得如坐针毡,坐在院子里发了一下午呆。

……

次日,是爷爷的葬礼,气氛压抑又萧瑟。

下着细细密密的小雨,寒意直往人心口里钻。

而我也得以出了傅家老宅,跟在夏念兮的身侧,被他牵着,如提线木偶一样接待来祭奠的宾客。

他这两天脾气很差,与其说是变了,更像是露出了本性。

根本由不得我反抗。

我昨晚再次和他说,爷爷临终前并没有要求我们不离婚,只是不允许傅衿安嫁进傅家。

他不信。

说我骗他。

而我也很累,没心思与他争辩。

葬礼开始时,我穿着一身黑色呢子大衣,静静地站在一旁,听人述说着爷爷的生平。

整整八十年的岁月,最后就这样轻而易举的总结。

两天前还在冲我笑的人,此刻已经变成了一抔黄土。

“爷爷!

傅衿安陡然出现,一脸泪痕地跪到墓碑前,“爷爷……您怎么走得这么突然。

没等夏念兮有任何动作,我偏头交代,“程叔,把她弄走。

爷爷最不想看见的人,就是她了。

傅衿安听见,从地上爬起来就质问,“你有什么资格赶我走?

“你决定吧。

我把事情丢给夏念兮,就往江莱他们所在的方向走去。

闻言,傅衿安顿时收了脾气,抱住夏念兮的手臂,“阿川,我今天一出院就赶紧过来了,冷死我啦!

“你肚子不疼了?

夏念兮冷冷地抽出自己的手臂,神色没有任何波动,平静得像深潭,沁着寒意。

“不,不疼了啊……

傅衿安面色一滞,旋即,又嘟囔抱怨,“我特意来参加爷爷葬礼的,你这个前妻怎么回事,开口就让我走。

夏念兮嗓音冰凉,“她是傅家少夫人,有权利决定关于傅家的任何事。

“你,你们不是已经在申请离婚了……

“程叔。

夏念兮给了程叔一个眼神,程叔当即吩咐两个保镖上来,要把傅衿安弄走。

我公公顿时急了,一下冲出来,“你们夫妻俩干什么!我还活着,你们就欺负上安安了?

“爸!

傅衿安挣扎出来,扑到我公公的身上,哭得梨花带雨,似受了太大的委屈。

我抿唇,没有作声,只是愈发想念爷爷。

如果有爷爷在,傅衿安也好,我公公也好,都不敢闹成这样。

也觉得对不起爷爷。

他老人家生前对我那么爱护,可我却连给他一个干净、清静的葬礼,都做不到。

夏念兮目光森冷,“那你就跟她一起走。

“你说什么?

我公公和傅衿安都是一脸呆愕。

夏念兮理了理刚才被傅衿安弄乱的袖口,眼角眉梢皆是冷漠,“我说,你们一起滚,别扰了爷爷的清静!

“我不走,

傅衿安仗着夏念兮平日对她的纵容,在这种场合也耍起了小性子,伸手指向我,“她马上就不是傅家的人了,要走也是她走!

夏念兮眸光深邃,掷地有声,“她一辈子,都会是我夏念兮的太太。

《精品阅读慌!把前夫扔给白月光后,他疯了》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