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书橱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完整作品扶鬓簪花

>

完整作品扶鬓簪花

暮萋萋 著

古代言情 叶星语 封薄言

古代言情《扶鬓簪花》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暮萋萋”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叶星语封薄言,小说中具体讲述了:他说,他会娶她,无论是什么样的她。可她生了孩子,死了丈夫,是个寡妇。他说:“你就这么见不得我好,这么盼着自己守寡?”她不语,爱吗?不敢再想了……可当江山有恙,他身赴战场,她却日日夜夜辗转反侧。她说:“你知道吗?我自杀了很多次,都没死成,直到遇到了你……”...

来源:tjtsjzddi   主角: 叶星语封薄言   更新: 2024-06-09 07:1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扶鬓簪花》,现已完本,主角是叶星语封薄言,由作者“暮萋萋”书写完成,文章简述:叶星语有些气闷,封薄言那抹嫌弃伤到了她。不就是看他两眼吗?他那是什么表情。“诶,口水都流出来了。”红云偷偷用手肘撞她,压着嗓子蹦出来的话将她吓了一跳...

第12章

“陈公子。

杨小二立刻狗腿地上前打招呼,和对待叶星语二人时的态度有着天壤之别。

这差别待遇看的叶星语想一巴掌把他拍墙里裱起来。

她回过神来,发现封薄言正皱着眉头看着自己。

不知是不是灯火太暗,容易花眼,她似乎从他的眼里看到了不明显却浓烈的嫌弃。

他身边的护卫也在看她,比起她,他们更是惊讶。

叶星语有些气闷,封薄言那抹嫌弃伤到了她。

不就是看他两眼吗?他那是什么表情。

“诶,口水都流出来了。

红云偷偷用手肘撞她,压着嗓子蹦出来的话将她吓了一跳。

想都没想,抬手去擦嘴,擦了下才发现被耍了。

她下意识看向对面,只见对面四双眼睛都是嫌弃。

崩溃。

他们是不是在心里笑她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她咧嘴尬笑,刚想要解释两句,封薄言直接越过她。

红云低着头笑得浑身颤抖,叶星语瞪了她一眼。

晚上是将她掐死好,还是捂死好。

本来就还没想好到底向封薄言道谢还是道歉的她,见他如此反应,索性闭嘴不言下午的事情。

她将目光转向陈霄和莫焰,有些意外他们竟然回来的这么快。

仔细想想,好像也正常。

官府既然请了他们去协助,肯定是默许他们杀人,不可能追究他们杀人的责任,至于处理尸体,这种事情肯定不敢再麻烦他们。

如此一来,他们这么快回来倒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韩娘子,你……

杨小二欲言又止,叶星语游走的魂魄收了回来。

她现在相信杨小二没有骗她。

作为这里的老客户,叶星语很清楚,这破店总共就四个房间,其中三个屋顶还漏雨。

剩下的就只有后院柴房和他们爷俩自己住的。

她看着那几个挺拔的背影眼珠一转,心情好了那么一点。

直接忽视杨小二那厮,扯开挡着自己的红云,伸出手臂快步挡住封薄言。

她想和他聊两句,不曾想封薄言身后有两人长剑直指她咽喉。

大有她再动一下,下一秒就只能永远躺下的架势。

陈霄没拔剑,却也是满脸戒备。

叶星语的双臂放也不是,抬着也不是。

“各位,冷静。

为了避免自己从此以后只能去忘川河边找孟婆聊天,她看着封薄言,眼神格外真挚。

“陈公子,我就是想问下您,可不可以让间房间给我……们。

害怕自己没有说服力,她特意指了指红云。

红云依旧是发髻松散,衣衫不整,狼狈中藏着楚楚可怜。

看叶星语指向她,红云默契地看向封薄言。

幽暗的光线下,她眼神忧郁,就连叶星语这个女人都看的心痛了下。

她这模样落在男人眼里,估计都想揽在怀里好好安慰几句。

这样的女人有所求,若不满足的似乎都是罪过。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封薄言只是瞥了红云一眼,就收回了视线。

他的眼神之快上让叶星语怀疑他到底有没有看清楚红云那张脸。

更出人意料的是,他掏出袖中雪白的绢帕捂着鼻子,皱着眉绕过她走人。

脸上堆砌的笑容一僵,她还想再说两句,莫焰上前一步,拦住了她。

他也不说话,只是冷漠地看着她。

叶星语抬头看他,没办法,谁叫他长得高呢。

看来他这是想在气势上打败她,压倒她。

不过,可惜了。

她这个人一向很有眼力,但偶尔也会生出一两根反骨。

譬如,今晚。

这可能是她在这里睡得最后一晚,她不想将就了。

对视了小会,因为抬着头看人实在是太累,她便低下了头。

莫焰以为她是被自己吓到,终于知道害怕。

脖子得到放松,头顶那股迫人的视线也没了之前强烈。她迅速转身,拉过红云就往楼上冲。

心中嗤笑,现在的人,给面子不要,偏偏傲娇的跟只公孔雀似的。

她却连停顿都没有,快速越过封薄言直接上了二楼,轻车熟路地推开翠云轩最好的房间。

将红云甩进去,然后自己进门、关门,所有的动作一气呵成。

看她关门,几人终于是明白了她的意图。

封薄言神色看着高深莫测,读不出情绪。

在他身后的三人个个目瞪口呆。

叶星语靠在门口喘了口气,听到有人走过来。

房门被捶响,带着怒气的语气透进来,“你这个泼妇,竟然……出来。

她猜测这人是想要骂她的。

可是不知是素养太好,还是从未骂过人,憋了半天,也没骂出一个词来,最终只能凶狠拍门叫她出来。

她不屑一顾,好新鲜,他叫她出来她就要出来,她又不是她家丫头。

“这房间写你们的名字了吗?既然没写,谁能证明这房间就是你们定的,我刚刚可是付了钱的,而且若你们要论先来后到,也是我先到的这房间。

叶星语不管外面的人心情如何,拍了拍手转身朝房里走去。

有了落脚的地方,她的心情多云转晴,直接将外面的聒噪当作娱乐。

“你……门外的莫焰被她堵得说不出话来。

听见了门外拔剑的声音,她嗤笑,太不文雅了,怎么动不动就拔剑呢。

“阿焰。封薄言拦住莫焰,给了陈霄一个眼神。

陈霄会意,礼貌地敲响房门,“韩娘子。

“在下陈霄,知道两位是想找个落脚的地方。不是我们不肯割爱,只是这间房是我家公子的。

房里没人说话。

“若两位不嫌弃的话,在下的房间可以让出,不知您意下如何?

陈霄的声音温和有礼,说话进退得宜。

可惜,叶星语就不是个文化人。

作为翠云轩的老顾客,她很清楚这是这小破店最好的房间。

她给自己倒了杯水,隔着门告诉他,“不如何。

坐在床沿上的红云有些担忧,“喂,咱们这样不好吧。

矫情。

她懒得说话,将凉茶一口饮尽,直接吹灭了桌上的油灯。

起身,上床,睡觉。

《完整作品扶鬓簪花》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