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书橱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仕途流觞精品阅读

>

仕途流觞精品阅读

浮沉 著

兰芳 林飞 现代言情

林飞兰芳是现代言情《仕途流觞》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浮沉”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林飞运气不错,被上司的夫人认可了。然后他就从一个普通警员变成了副局长助理,不过,林飞并不想在公检法系统待太久,只是将这里做为一个过度。虽然被前女友宁欣甩了,但仍纠缠不清,机缘巧合又认识了警花于惠。但是林飞不是自由之身,上司的那位夫盯的他很紧。三个女人一台戏,林飞自己唱主角。琢磨着怎么从警局调到政府去……看来还得靠上司夫人啊。人生有许多无奈,有时轮不到我们自己选择。且看林飞仕途中要斩多少荆棘。...

来源:rmsjzddi   主角: 林飞兰芳   更新: 2024-06-09 07:0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林飞兰芳是《仕途流觞》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浮沉”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走进来的于惠直接递了一份东西给林飞她道:“这是刘吉大队长叫我捎过来的书面通知,陈局批示后,易兵案就不归我管了,刘大队会安排其它的人接手,因为这个案子我被嫌疑人易兵举报,顺便过来再跟陈局说一下我的立场,道歉是不可能的”这事林飞也有听陈局提过一嘴,就是这两天发生的事,但是具体情况是什么他并不清楚不过有一点林飞现在很确定,那就是陈局要拿易兵案针对刘吉,让自己去六处蹲点盯这个案子,而刘吉却要拿掉于惠...

第025章 谁是你女朋友?

“陈局他,怎么会倒?

于惠是不明白这个情况,林飞这个人有点看不透啊?

市局这都给恁下去正副两个局长了,再倒一个副局长,市委都扛不住了吧?

市局班子腐坏到这种破败的地步?

市委书记和市长难辞其咎。

但是,第一个倒下去的一定是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李浩。

此时,于惠把疑惑的目光盯着林飞。

这叫林飞多少有点心虚,他心念电转,计上心来,叹气道“哎,有些事本来是不应该对你讲的,毕竟是别人的家事。

“呃,你是说陈局和他妻子?

林飞装深沉的点点头,心说,就是叫你这么想,于惠吾妻果然还算聪明。

“你知道就行了,只怕陈局怀疑他妻子的一些事,比如他妻子兰芳刚调任城区区委常委、纪委书记一事,这实话,这个职位的份量可不是陈局这个副局长堪比的重。

“肯定啊,区政府是政府,区委领导是地方官,市局只是政府的所属部门,说难听点,政府的官叫官,市局官只能算是吏。

只能说公检法三司的面还是太窄了。

“市局再倒一个副局长,那真叫市委市政府的脸面没处搁了,看样子龙城权枢中心要小感冒一场了。

“你一个破副科芝麻小干部有什么好感慨的?做好你的工作吧。

“是,我接收于处的批评。

“滚,臭贫,于惠赏了他一记卫生球眼,又道“陈局的事,你听谁说的?

林飞心里已编好了话,他道“他把我助理撤了,变眉色脸的,我就知道咱俩的计划惹恼了他,可我也不甘心啊,我就跟他夫人兰芳说了这事,本来是想求兰姐替我美言两句的,哪知兰姐却说,不用搭理他,他蹦达不了几天了,你说我能怎么想?

“呃?你跟他夫人兰芳很熟?

“反正比跟陈局熟,当他助理之前赶巧给他家跑了次腿儿,其实是兰芳娘家的事,我给办的挺好,后来又跑过三几次,兰姐就觉得我挺机灵的,

“哼,你不会把腿儿跑人家夫人裙下了吧?

“说什么呢你?林飞心虚的不能,但故做怒恼状,伸手就抽了于惠的臀侧,它玛的,陈局都能咸猪手,我就更能吧?

啪,抽的于惠有点发懵,正眯起眼儿要发飙。

林飞又抢着道“我还想把腿儿跑你裙里呢,你乐不乐意?把人想那么龌龊?

于惠是很不甘心被占这个便宜的,美眸仍旧瞪着。

“瞪什么瞪?你是我女朋友,我打你一下屁股怎么了?你还不服气?

这时林飞只能强撑下去,过了这关跟于惠的距离就能更近一步。

“臭不要脸的东西,谁是你女朋友?

“走,咱们去问问陈局,你怎么跟他讲的?

林飞也站了起来,眼瞪的比于惠还大。

提到这个茬儿于惠不说话了。

就在这时有人敲门,于惠赶紧抢了两步坐回自己办公桌里的位子上才喊了声进。

进来的是袁真,一般都是袁真来跟她汇报工作的。

林飞也装模作样的单手叉着腰在抽烟。

“李山落网了,在南方某市,那边让我们派人过去提他。

“太好了,林飞不由笑出来,他转头对于惠道“于处,我看叫袁姐亲自跑一趟吧,路上顺便跟姓李的好好聊下?

袁真可是刑讯高手,不留痕迹那种,于惠也是这个意思,“那真真你跑一趟。

“行,那我就去一趟。

“那你们聊着,我有点事提前走,于处,告个假。他朝于惠睇了眼色。

于惠领会的点点头。

直到林飞离开,袁真才笑出来,“我就在隔壁,你们打情骂俏是不是小声点?

“滚,谁跟他打情骂俏了?

于惠脸粉烫起来,白了一眼这个同事兼闺蜜。

“我就看林飞不错啊,他中枪去医务室处置我跟着的,可不光是脸长的俊,身子也坚实的跟一块铁似的,不愧是当了五年兵的体质,我看你就凑乎了他得了。

“呸,说什么啊?他刚24,我26了,大二岁呢。

“女大二,金满罐儿,再说是属相上太合了啊,你属兔子他属蛇,蛇盘兔啊,你跑得了?袁真越说越来劲儿了。

于惠还真没想过属相上的说法,但近几日接触有感林飞是自己的克星,被盘了啊?

尤其刚才被林飞扇了臀侧一巴掌,真有种触电的感觉,和遭了咸猪手的恶心感是完全不同的,瞬间就涌起一股麻酥酥的电流暴溢全身。

“不成的,我家里人也不会同意的。

“你家人在省城呢,等他们反应过来,你这叫林飞安排个自己人不就好了?袁真说着拍了下于惠小腹,意指婚前你挺起肚子来,看他们怎么办?

“我去!

于惠更翻白眸,“我给我家老头子敲断腿你负不负责?

单位里只有袁真知道自己的家势,所以她才给自己出这样的馊主意吧?

“又不是你爹娘跟他过一辈子,说到底不是要看你自己的意思?

“我知道,但年龄、家势这些,我爸妈那关过不了,那我得私奔。

“你们家那两个‘官’僚脑袋,是够呛。

……

出了六处林飞也没有回家,他决定去跟柳柳见一面。

发微信问她‘见面聊点事,方便吗?’

柳柳的回复回很快到了,‘我刚到夜煌,你过来吧。’

‘你下楼,后门见,就聊几句话。’

“好的。

十多分钟后,林飞的车到了夜煌后门,柳柳出来就上他车。

“有我弟的消息了?

人人都这样,只关心自己的事,林飞眉锋就蹙了蹙。

柳柳大约看出他这个表情的含意了,又补一了句“我就随口一问。

“你弟的停职调查还要几天,还有一个嫌疑人没被带回来,不知道没有更深的涉案情况,如果问题不大的话,我安排他去交警队吧。

“啊?把我弟弄成路警了?我白伺候你了吧?

“这叫什么话?

“是没伺候好大爷你?走,上去,我这回再用心点。

“呃,你太客套了吧?

《仕途流觞精品阅读》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