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书橱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精品搬出王府后,战王求和被她婉拒

>

精品搬出王府后,战王求和被她婉拒

明凰 著

古代言情 容苍 楚云绯

古代言情《搬出王府后,战王求和被她婉拒》目前已经全面完结,楚云绯容苍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明凰”创作的主要内容有:一朝重生,刚睁眼就接到夫君命人送来的休书?楚云绯不信这个邪,抓起休书找到王爷书房,踹门而入,一巴掌打得战王不敢还手:“还休吗?”前世恩爱夫妻一朝反目,楚云绯以为丈夫薄情寡义,接过休书下堂离去,为此失去了唯一的孩子,心生恨意,却在七年间发现很多事情跟表面上不一样。这一世她定要揭开真相,替前世的孩子讨回一个公道。...

来源:tjtsjzddi   主角: 楚云绯容苍   更新: 2024-05-15 07:4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古代言情《搬出王府后,战王求和被她婉拒》,由网络作家“明凰”近期更新完结,主角楚云绯容苍,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盛夏领命而去。“熊嬷嬷,你和宝婵先带着他们出去,我跟母亲单独说一会儿话。”熊嬷嬷屈膝行礼:“是,老奴先告退。”屋子里转眼只剩下楚夫人和楚云绯母女二人...

第8章

当今皇帝最重规矩和皇族声誉,容苍公然做出这样的事情,还被弹劾到皇上面前,皇上龙颜大怒之下,只怕不会轻易放过他。

“不会。楚云绯抬头广袤无垠的天际,眼底复杂神色一闪而逝,“母亲不用担心,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楚夫人不解地看着她,总觉得她心里藏着事。

沉默良久,直到两人抵达海棠居,楚夫人才再度开口“虽然战王身份尊贵,但这门婚事不是我们要高攀,而是他主动求娶,所以你不必在他面前委曲求全,若真的过不下去了……

“母亲不用担心。楚云绯温柔一笑,像是在安抚着她的多虑,“若真到了过不下去的那天,我不会委屈自己的,只是眼下情况特殊,有些事情我还要弄清楚。

楚夫人嗯了一声“总之你心里有数就行,也不用管你父亲说什么。

虽然她只是一个小小的侍郎夫人,比不上皇亲国戚尊贵,但她背后有个琅琊城。

当年若不是眼瞎,看上了楚元忠风度翩翩,才华出众,年纪轻轻就得了个状元郎,就算皇亲国戚她也有资格嫁。

“我知道。楚云绯走到屋子里坐了下来,转头吩咐,“盛夏,你知道楚家祠堂的方向,现在去盯着,我要知道楚云皎被罚之后,会不会引来什么人。

“是,王妃。盛夏领命而去。

“熊嬷嬷,你和宝婵先带着他们出去,我跟母亲单独说一会儿话。

熊嬷嬷屈膝行礼“是,老奴先告退。

屋子里转眼只剩下楚夫人和楚云绯母女二人。

“今日之事动静闹得太大,外面只怕瞒不住。楚夫人仔细思索,“皇上那里倒是不用担心,但是贵妃……

语气微顿,她微微蹙眉“贵妃脾气不太好,性子严苛,你们闹出这样的事情,她怕是会怪你不懂事。

若此事只是教训一下楚云皎也就罢了,没想到绯儿会连容苍一起教训,事情弹劾到皇上面前,贵妃不可能不知道。

身为战王生母,顾贵妃若得知儿子因为这种事情遭到圣上责罚,一定会责怪云绯善妒,没有包容之心,不是一个温柔贤淑的儿媳。

“母亲放心。楚云绯淡淡一笑,“贵妃不但不会刁难我,或许还会哄着我。

楚夫人一怔“怎么会?

“母亲别想那么多了。楚云绯淡淡一笑,“女儿这么做自然有我的道理,母亲以后会明白的。

楚夫人嗯了一声“那你跟战王……

“暂时没什么事。楚云绯给自己倒了杯茶,“以后会怎么样,看他表现。

楚夫人轻轻叹了口气“皇家的儿媳不好当,你一定好好保护自己,知道吗?

“嗯。

楚夫人又跟她聊了些别的,半个时辰很快过去。

临近午时,熊嬷嬷从外面进来,屈膝禀道“王妃娘娘,方才王府有人过来传话,说皇上大发雷霆,王爷被召进宫,当着楚侍郎和宸王的面被罚了二十廷杖。

二十廷杖?

楚夫人脸色一变,下意识地转头看向女儿“王爷领兵之人,这受了伤不是耽误事儿吗?

她以为皇上就算如何震怒,也不会当着臣子的面对儿子动刑,最多责骂一顿,罚两个月俸禄,或者闭门思过几天。

没想到竟罚得这么重。

“王爷被送回王府了?楚云绯抬眸看着熊嬷嬷,面上并无多少担心之色。

熊嬷嬷点头“皇上还安排了一名太医跟去王府,说是给王爷治伤。

楚云绯缓缓点头“我知道了。

熊嬷嬷看着她,欲言又止。

“嬷嬷担心王爷,想让我早点回去?楚云绯像是看出了她的心思,淡淡开口。

熊嬷嬷眉头皱起“王爷此次行为确实令人费解,但老奴对他非常了解,总觉得——

“楚云绯!外面骤然响起一声怒吼,“你给我滚出来,别躲在里面不见人!

熊嬷嬷脸色一冷,转身走出去,冷冷开口“谁在夫人和王妃门外大呼小叫?还有没有一点规矩?

庭院内站着一个宝蓝衣衫的青年,年纪十八九岁,面容斯文俊秀,表情却阴沉不悦。

听到熊嬷嬷呵斥,他显然不当一回事,只冷冷说道“我找楚云绯,你一个奴才在这里叫什么?她当了王妃了不起?一个即将成为弃妇的王妃,在这里摆什么臭架子?

熊嬷嬷在宫里伺候那么多年,被分到战王府之后也一直颇有威望,是王妃最得力的帮手。

今日竟被一个官家庶子指着鼻子骂“区区一个奴才,这种感觉还真是新鲜。

她知道眼前这个男子是谁。

楚侍郎家庶长子楚玉箫,也是楚家唯一的男丁。

陈姨娘当年就是因为意外有孕,生下这个庶长子,才母凭子贵以一个通房身份被抬了姨娘。

熊嬷嬷还知道,陈姨娘当年是经贵妃授意,让人转送给楚元忠的貌美侍妾,楚元忠这些年明里暗里早就靠向了贵妃,也正因为如此,陈姨娘才有跟正妻叫板的底气。

而楚玉箫自然而然成了宸王党官家子弟中的一员。

想到这里,熊嬷嬷脸色沉了沉“即便你是楚家庶长子,曾经也受过嫡母教养,今日竟敢在嫡母房前大呼小叫?楚家子弟竟连孝道都不知?

楚玉箫皱眉,嫡母房前?

这海棠居明明是楚云绯未出阁之前居住的院子。

“再说王妃。熊嬷嬷冷眼看着他,语气越发严厉,“王妃以前是这个家的嫡长女,嫁给战王之后,是正儿八经的亲王妃,楚公子高贵到了何种程度,竟敢对王妃如此不敬?

楚玉箫语塞片刻,强自辩道“我是她的兄长。

“天地君亲师。君臣在前,父子在后,便是楚侍郎和夫人在王妃面前也得恭敬。熊嬷嬷语调沉厉,“楚公子不但不懂孝道,连尊卑都分不清楚!果然姨娘生出来的儿子,比那些正儿八经的世家公子差得远了!

话音落地,楚玉箫脸上青白交错,咬牙切齿地盯着熊嬷嬷,恨不得上前扇这个狐假虎威的刁奴一巴掌。

《精品搬出王府后,战王求和被她婉拒》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