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书橱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我在明末守边关精品全集

>

我在明末守边关精品全集

老白牛 著

小说推荐 王动 谢秀娘

很多网友对小说《我在明末守边关》非常感兴趣,作者“老白牛”侧重讲述了主人公王动谢秀娘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大明内忧外患,风雨飘摇!“九死一生夜不收,一生九死是墩军。”王动默默不语地看着墩外百姓的尸体,地上鲜血处处,特别是远处石氏那遇难的遗身,是那么的刺目...这个世界的王动二十二岁,虎背熊腰,身材高大,擅长使用长枪,大弓。家里有一个母亲和一个还未完婚的媳妇谢秀娘。可因为原主性格憨傻,胆小懦弱,所以经常被墩内几个墩军联手欺负。比如说眼下每天离墩几里的挑水工作,便落在他的头上。...

来源:rmsjzddi   主角: 王动谢秀娘   更新: 2024-05-15 07:0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我在明末守边关》是作者“老白牛”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王动谢秀娘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二人还没爬下墩台,就看到墩门打开然后听到韩仲的大嗓门震天响起:“王哥,大哥,董家庄的张头来了,你们快下来啊”吊桥放下,有三人昂然走进墩来,正是董家庄张贵手下家丁队头张堂功与两个随从张堂功走在最前,他昂着头,以居高临下的气势看着墩内各人今天他穿了一身的皮袄,头上戴个狐帽,颇有精悍的味道两个随从则是牵着马走在后面,也是一身的皮袄皮裤,头上戴着皮帽,神情颇有优越感...

第37章

总结出来问题很多,王动让钟荣一一记入军簿文册,以后这些战斗纪录将成为军中宝贵的财富。

这种讨论方式让韩朝等人感到新奇,各人畅所欲言,指出了很多存在的问题。

有一点很重要,就是靖边堡该请几个医士了,不论是为堡内军户治病,还是以后随军救护,都少不了医士的随行。不过随军危险,怕没有几个私人医生愿意随行,保安境内最好的官医是集中在州城的医学司内,不知道以后能不能从那里招募一些医士过来。

此外,此次剿匪收获丰厚,也让众人看到了一条快速积累财富的捷径。

王动考虑再三,决定将韩朝抽出来,让他组建一个队,专门从堡内抽调精锐军士,训练夜不收等探马侦兵。

王动对韩朝道“韩兄弟,以后你就带着那些人,专门到各地去侦探匪徒踪迹,收集情报,并将各地人口地形一一标注,以后我们也好按图索冀,剿杀贼匪,维护乡里安危!

接到王动新的任命,韩朝很是高兴,他也算是干回他的老本行了。而他原来领的那队兵,暂时由王动亲领。

讨论完军务后,王动下令全堡放假几日,准备过年,立时是一片欢呼。

腊月二十八日这天,天上下起了大雪,那雪花漫天飞舞,很快在地上积了厚厚的一层。

瑞雪兆丰年啊,这么大的雪,多少年没有过了?

漫天的大雪中,靖边堡内外也是喜气洋洋的,为了过年,王动专门去州城买来了一批年货。从这天一早起,大人便忙着换门神,贴春联,小孩则是在旁痛快地放鞭炮,鞭炮响声中,一股浓浓的年节气氛也在蔓延。

王动还让人买来了几头猪羊,这天人人都可以放开吃肉,众人喜笑颜开,这么多年,就属这个年节过得最踏实。

除了杀猪宰羊外,这天开始,堡内男女也是一齐动手,大家一起和面做白面馒头。一大笸箩一大笸箩的白面馒头不断蒸出,让众人看了都是满足。和肉一样,过年这几天,堡内军户人人都可以敞开肚子吃白面馒头。

难得啊,多少年了,很多人己经忘记了白面馒头的味道。

那小麦磨出第一道粉为精白粉,蒸的馒头雪白雪白的,不过白面珍贵,磨面也不易,要到董家庄与辛庄去磨,平时哪能轻易吃到?

王动招募军户后,虽然每天让他们吃饱,不过平日也只是吃些粟、高粱等小米杂粮,有时又吃小麦磨了三道四道后,杂满麸皮的黄馒头与黑馒头,今日总算可以吃个痛快了。

各人的忙活欢笑中,众人对屯堡的感情也越发深厚,靖边堡立堡虽不到半年,但很多人己将这里视为自己的家,往后的根。

……

而这两天,杨通与齐天良都是将董家庄的家口子女接来过年,往日他们身为墩军时,家中父母兄弟与几个孩子都是住于董家庄内,过年也是同样带着妻子回庄。今年则是接全家老小来靖边堡过年,等过几个月堡墙建好后,他们全家还会搬过来居住。

看家人那欢喜的样子,二人那意气风发就不说了。

与齐、杨二人不同,钟荣仍是回董家庄内过年,王动支付了他这几个月的俸米,遣了一个军户送他回去。在钟荣回庄时,他还带上了一篮的白面馒头,此外还有几斤肉,一些干货,小吃糖果等。如此丰盛的年货,让钟荣回庄时,颇有吐气扬眉的感觉,想必往日那些排挤白眼他的人,见了今日钟荣会大跌眼镜吧。

王动将堡内事务交给齐、杨二人暂管,他则是回辛庄过年。由于靖边堡墙还未建好,母亲与小妻仍是住于辛庄内,那日相对安全,不过等靖边堡墙建好后,王动便会将她们接过来居住。

韩朝、韩仲、高史银三个光棍汉无处可去,他们便随王动一起去辛庄内过年。

四人骑马出堡,此时还是漫天的风雪,天地间一片白茫茫。

四人身上披着破旧的毡袄,踏破满地的碎琼乱玉,只往辛庄而去。

四人马快,很快便进入庄内,庄内民户也是一样在忙贴春联,换门神。虽然年景不好,不过大家还是一样要过年,只是年节的喜庆气氛却没有靖边堡那么浓厚。

见了王动四人,庄内的民户都连忙向几人招呼施礼,到了福神庙旁边,一顶轿子正迎面而来,轿旁跟了十几个家人夯汉,肩上都是挑着食盒礼品等物。

车桥前呼后拥而来,所遇庄民,无不是恭敬避让。

这车桥来到王动几人面前,桥内传出一个低沉的声音,接着车桥停下,跟着车帘掀起,里面露出一个男子的身影,一个浑厚的声音响起“这不是王动贤侄吗?今日回庄内过年?

王动一怔,在他的影响下,现在的靖边堡及董家庄诸人早己忘记了王动以前的称呼,就算叫他王动,那斗也是第四音。王动己是很少听到叫第二音的王动了。

王动看去,桥内那男子年在五十许,头带方巾,身上穿着宽袖皁缘的玉色襕衫,虽是面容清隽,却是神情威严。王动认得这人,他便是庄内李家的家主李世臣。

王动在马上拱手作揖“原来是李世伯,还真是巧,世伯这是要往哪里去?

李世臣却是不答王动的话,只是上下扫了王动几眼,又看了看他身后同样策马的韩朝几人,然后道“早听闻王贤侄荣升总旗之位,同为乡邻,还未给贤侄道贺,倒是失礼了!

王动道“世伯身为长辈,岂敢劳世伯贵步?该让王动前往府上晋谒才是。

李世臣有些惊讶王动的谈吐,他又看了王动几眼,淡淡说了一声“是要多多亲近!

微微点头,然后就将车帘关上了。

看着李世臣一行人远去的车桥,王动神情有些阴冷。在辛庄内,李世臣他们是大家族,拥有众多田产,年年收租。在辛庄及别地一些村庄,有许多人家都是他们家的佃户,在州城内也同样拥有众多的产业。

而李家还是世代书香门第,先祖李廷桂曾中过举人,保安州城内建有登科坊。李世臣同样生员出身,并捐得一个监生的名额。明末乡绅以贪婪闻名,且他们势力庞大,并有赋役等种种特权优免,李世臣区区一个生员,便占.有了辛庄附近多达千亩的良田,他们家的兄弟子侄,有很多还是州内民壮的总甲、小甲。保安州虽只有几个乡里,但同样乡绅势力庞大,严重冲击了地方上的里长甲首制。

在王动的记忆中,自父亲去世后,这李家还曾打过自己家田土宅院的主意。

往日里李世臣可说是正眼不会看自己一眼,今日或许是看自己升了总旗,才与自己攀谈几句。不过他虽是言谈有礼,却是神情冷淡,他桥旁几个李家家奴看向自己时,同样是神情不屑,显然是象王动这种武人,又是一个小总旗,是不值得他们李家深交的。

韩仲也有些看不惯李世臣等人的气势,呸了一声,道“一个酸儒,得意什么?

韩朝却是对读书人很尊敬,他喝叱了一声,道“二弟,不可对长辈口出恶言!

……

王动几人的膘肥大马来到自家宅院面前,经过那日的修补翻新后,可说是焕然一新,看着大门前新张贴的门神春联,还有门口前放的鞭炮碎屑,王动心下一股温暖,还是有家好啊。

大门只是虚掩着,王动几人下了马,牵马走进院去,只见里面已是打扫得非常整洁,积雪铲个干净,一个小小的身影正在忙着,往地下仔细地洒着细砂,正是谢秀娘。

听到动静,谢秀娘转过身来,见是王动,她欢喜地道“哥哥回来了?

她似乎己是完全忘了那日的不快,只是欢喜地迎了上来,王动微笑点头,韩朝几人忙给谢秀娘见礼,谢秀娘要牵马到后院,韩仲忙道“嫂子,我来吧!

他一边牵马入内,一边大叫道“老夫人,我又来啦!

听到响声,里面钟氏欢喜的声音传来“是动儿回来了!

接着便见钟氏红光满面,欢喜地从屋内迎出来,身后还跟着两个男子。

王动叫了一声“娘!

韩朝几人也是上前给钟氏见礼,韩朝施礼道“今日又要劳烦老夫人了!

钟氏笑骂了一声“你这几个小哥儿客气什么?你们会来看我这老太婆,我欢喜都来不及呢,这过年,就图个人多喜庆!

她一边招呼几人,一边对王动笑道“动儿,你看是谁来了?

那两个男子从钟氏身后走出,满面笑容地看向王动,王动一怔,道“舅舅,表哥?

这两个男子,其中一个年老些的正是王动的舅舅钟正显,年在四十多岁,是钟氏七个兄弟中的一个,旁边那个年轻些的男子便是他的长子钟调阳,不过他们家住在蔚州,向来难得来保安州,从小到大,王动只见过他们几次。

钟正显脸上颇有油光,他笑容可掬地道“看我这外甥,才几年不见,都长这么高了,听说你还升了总旗?我们家内,总算出了一个当官的了……

他的目光又看向王动几人身旁的马匹“啧啧,看这马匹,还真是精壮,听闻是外甥从鞑子手上夺来的?啧啧……

王动向他施礼道“舅舅安好,舅母可好,她身体好些了吗?

在王动的记忆中,舅母为人亲善,就是身体不怎么好。

钟正显摇了摇头道“好什么,只怪你舅母无用,不能操持家业,让舅舅一大把年纪还要来投靠你母亲……

他又叫过自己儿子钟调阳,让他来与王动相见,钟调阳年在三十岁,面容粗黑,举止较沉默稳健,他与王动见了礼,王动道“多年未见表兄,听闻前几年表兄成亲,表嫂还生下了一个大胖儿子?

谈起这事,钟调阳粗黑的脸上露出笑容,不过他只是施了一礼,便站到父亲的身后去了。不过却是拿眼一直看韩朝几人。

钟氏高兴地道“看你们几个,大冷的天在外面说个不停,快进屋去吧。

钟正显道“对对,快进屋去,多年未见我这外甥了,我有一肚子亲近的话与他说……

《我在明末守边关精品全集》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