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书橱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霸道总裁›精选篇章豪门弃女野翻天

>

精选篇章豪门弃女野翻天

白蔹 著

姜附离 白蔹 霸道总裁

小说《豪门弃女野翻天》,是作者“白蔹”笔下的一部​霸道总裁,文中的主要角色有姜附离白蔹,小说详细内容介绍:一睁眼,白蔹穿到了一个声名狼藉的纨绔身上。 听说她父亲是北城的新贵,白手起家声名远播; 她的私生子大哥是个天才,考上市状元去了江京大学; 私生子妹妹是隔壁国际班多才多艺的校花,温婉知礼; 未婚夫是金融贵公子,校园学神,没拿正眼看过她…… 而她,就是个毫不起眼智商不高的普通人,开局就被赶出这个家门。 白蔹:行吧,那她就好好学学习,努......

来源:rmsjzddi   主角: 姜附离白蔹   更新: 2024-05-15 06:5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霸道总裁《豪门弃女野翻天》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白蔹”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姜附离白蔹,小说中具体讲述了:任晚萱忍着惊惧走到校长身边看了过去视频刚好播放到姜附离写下字的那一瞬间,任晚萱是学过梁体的,一眼就能看出来写那一行字的人,从运笔到转折,章法布局极其精巧她几乎看到的第一眼,就领会了仇学政经常说的“筋骨”两个字“怎么样,白同学写得不错吧,”校长翘着腿,忍不住开口,“这是不是就是仇老师说的入了状态?”现在的人书写的时候,总会学习古人的书写方法大部分人都会看着真迹来猜...

050白湘君,母女见面

正在摆弄机器的工作人员也分外惊讶,他们面面相觑。

任晚萱已经丢下一堆人离开教室。

任家唯一的一个后代,她在任谦面前都极其任性,半点不如意都会耍脾气,在这自然能也不会收敛。

“任同学?校长没想到一个晃神,任晚萱就离开了。

他叫了两声,非但没有叫住任晚萱。

她反而愈走愈快。

“校长,现在怎么办?摄影师有些尴尬的合上机器前盖,看向校长。

陈著从位置上站起来,他看了张世泽一眼,冷冷道“你不懂可以不要乱说话。

然后向校长点头,“我去看看她。

等陈著走后,校长才不知道用什么眼神看张世泽,“你这张嘴,你就不能不惹她吗?

“实话也不让说了?张世泽摸摸鼻子。

八班跟普通班的矛盾不是一天两天。

因为长剑那件事,他最近都没跟八班班长一起打球了。

“行了,这件事我来处理,你们俩配合一下摄影师。校长最后看了眼张世泽,头疼又无奈,“没事,我去跟她交流。

八班跟普通班的矛盾校长也知道。

他让李老师带八班就是希望化解八班跟其他班的矛盾,有效果,但不大。

这次湘城的文旅宣传很重要,缺了谁,也不能缺任晚萱。

一瞬间三个人都走了,张世泽看着姜附离。

“两位同学,摄影师连忙开口,打破尴尬的气氛“咱们去楼下,拍一下学校的千年石碑吧。

**

这边。

任家的车就在校门边,任晚萱不顾陈著跟校长的话,直接上了车,“去老师家。

任晚萱的老师就是仇老师,司机也知道。

仇老师家住在湘城城楼那一块,有些偏,但是一栋独楼。

她过去的时候,仇老师在见文旅局的人。

“这是晚萱,你们也知道,我晚年收的学生,仇老师大概六十岁左右的年纪,头发已经花白,对着文旅局的人笑道“很有天分。

文旅局的部长才调过来,对任家的人不清楚。

也没听过任晚萱,书法各大比赛上也未听过任晚萱,就只逢场作戏般的夸一句。

最后话题又转到仇老师的孙子身上,“果然英雄出少年啊,薄卿也是,年纪轻轻就拿到了兰亭奖的提名,今年是不是还要冲击兰亭奖?

兰亭奖三年一次,仇薄卿六年前就拿到了提名。

当时在书法界轰动一时。

不少人都在猜测今年仇薄卿会不会参加。

“看他自己。仇老师笑了笑,脸上自豪之色很是明显。

任晚萱看着话题一两句就被转到仇薄卿身上。

她站在老师身边,低头,嘴边笑容却扭曲了一瞬。

等人都走了,仇老师才看向任晚萱,放下茶杯,他面容平和,但一双眼睛却极其犀利“听你爷爷说,你最近书法有进步,上来写两个我看看。

两人来到书房,任晚萱拿着狼毫笔。

提笔认认真真落下一个“永字。

笔法精到,可以看的出来确实有几分功力,尤其是她还是一个女生,天生腕劲小的情况下。

在书法上,她也确实算是个天才。

“老师,今年的兰亭奖,我可以参加吗?任晚萱放下笔,询问。

仇老师盯着她这个“永字。

摇头,“你年纪还太小,师兄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笔力比你稳多了,你再等等。

“好。任晚萱低头,挺乖巧的模样。

她在任谦、在学校敢任性。

但是在仇老师这里却不敢,在老师看不到的地方,眸底却又几分阴鸷。

师兄,又是师兄……

“你今天不是在学校?仇老师伸手拿了本临摹,笑着问起了家常。

任晚萱撇嘴,将事情说了一半。

“那女生学的什么字体?仇老师诧异,书法界本就男多女少,任晚萱是他少见的有天赋的女生。

没想到湘城一中还有一个。

“馆阁体。任晚萱开口。

馆阁体?仇老师一听,也就不再问了。

任晚萱看仇老师有会议要做,便拿出手机,给人发消息——

师哥,老师今年不让我参加兰亭奖,你能不能帮我劝劝他?

对方回的慢你年纪太小了,还不够。

——可你也是十八岁就参加了啊。

任晚萱抿唇。

她的实力分明与仇薄卿不相上下,但仇薄卿圈内尽知,就因为他十八岁拿到了提名,被团队大肆宣扬。

仇薄卿分明十八岁就能被仇老师主动推荐去参赛,到了自己就一拖再拖。

再等等,再等就是三年后了。

她拿出手机,给任谦发消息——

老师不同意今年推荐我的作品,他就那么怕我取代师哥最小年纪的兰亭奖提名?

**

姜附离这边。

正面无表情的配合摄影师。

“同学,你给点表情啊?摄影师将镜头对准姜附离,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稍微有一点表情啊!你背后可是白湘君在湘城留下的唯一笔墨!你怎能如此面无表情?

张世泽在一边站着,恨不得替姜附离上去。

“姐,张世泽也有些忍不了,他指着石碑上刻的字“你看到这字没有表情吗?这是她当初最后一战,用长枪在石头上刻的字,你怎么能做到如此无动于衷?!

姜附离淡淡看向张世泽——

你再跟我大小声试试?

张世泽“……

他沉默地看向摄影师,耸肩,意思是我爱莫能助了。

拍摄助理走过来,慢慢走到姜附离身边,轻声向她科普,“这个是她生前最后给白家军留下的字,你想象一下,就最后一战,她让陈野大将军带领年轻战士撤退,剩下年老的精锐队与她一起共同赴死,你就想想这种感觉……

姜附离侧头,看着几步远处一人多高的石块。

这是立在湘城一中最中心的一块石块。

她知道这块石头。

但这也是姜附离来学校之后,第一次看它,一人多高的石头,饱经历史风霜,长枪在石块上刻下的字被人加深了印记,上面只留下了一句词——

“狂饮酒酣与寇尽,一人一箭闯酆都!

每个字都入木三分,行枪狂放,字字鸾舞蛇惊,一眼看过去只觉扑面而来的杀气,将这句词的狂野豪情展现得酣畅淋漓,日光反射下,似乎下一秒就能破空而出。

姜附离偏头,第一次正视这一行字。

日光耀眼,女生偏头静静看着巨型石头,日光反射的冷芒将她整个人映得过分朦胧,隐约能看到聘婷身姿。

她偏又穿着干净的一袭素衣,木簪挽发。

这一瞬间,像是穿越千年岁月,踏着几年前的历史长河与迷雾,跨过重重险境才看到如今这一幅壮丽的画面。

“有了!助理连忙看向摄影师。

摄影师早就抓住了机会,拍下这一幕,“确实有了,这个场景太好了!

就这一幕,可以用作宣传的正片,完全不用剪辑。

“两位同学,非常不错,摄影师反复看自己拍下的一幕,然后抬头,眉眼带笑“镜头感实在是太好了。

就这两位的条件。

拿到娱乐圈都非常能打,尤其这女生,刚刚一瞬间的情感简直了。

拍完的姜附离与张世泽出了校门。

今天星期六,奶茶店人依旧有很多。

两人刚出来的时候,杨琳正从奶茶店出来,她手背上几乎已经看不到伤痕。

“hi。张世泽向杨琳打招呼。

杨琳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张世泽习惯了。

姜附离收回看杨琳的目光,三人一道往前面走去,张世泽家就在前面不远,姜附离要去公交站,杨琳则是去张世泽家里的花铺拿了一朵百合,又放下钱。

杨琳家住在一个筒子楼。

她延着又长又黑的楼梯往上走,楼梯上摆放着脏乱不堪的垃圾,即便是这个天气,依旧是苍蝇乱飞。

她家在四楼。

筒子楼一层住户很多,四楼一共有十几家。

杨琳家在楼梯左边,她刚到四楼,楼梯右边的老奶奶开了门,她看到杨琳,低声道“我刚刚看到你爸回来了。

杨琳点头,漆黑的眼睛没有波澜。

老人家叹息一声,然后将手里一个包子递给杨琳“我看他今天好像没喝多,哎……等你长大就好了。

杨琳摇头,她没有接包子。

也没有说话。

只拿出家里的钥匙,静静地去开门。

这句话她已经听麻木了,要长到多大才算长大?

从五岁时,她就开始期待长大。

现在已经十八岁了,算长大了吗?

她不知道。

一开门,就听到电视机巨大的声音,狭小的大厅烟雾腾腾。

几天没洗澡的中年男人坐在沙发上,桌上摆着炸鸡还有几个易拉罐,老旧的沙发边一地鸡骨头。

应该是赢钱了。

他看了杨琳一眼,立马摇晃着起身,略长的头发凝结在一起,嗫嚅着又掏出一把零钱“小琳,对不起,爸爸前两天喝多了,你、你吃饭了吗……

杨琳没理会他。

直到看到自己房间锁被人撬开。

她一愣,然后猛地冲过去打开房门,房间被翻的乱七八糟。

“砰——

她用力关上房间的门,将门保险锁上。

爬到床底掏出一个上了锁的铁盒。

锁完好无损。

她松了一口气,然后坐倒在地上,剧烈喘气。

好半晌,才从书包夹层翻出今天发的工资,整整齐齐放到铁盒中。

这才慢慢将自己房间收拾好,又拿出鲜艳欲滴的百合花,放在一个塑料瓶中,摆在窗台上。

杨琳坐在床上,静静看着那一朵百合花。

微喇的花瓣纯洁如雪,纯白典雅,是整个房间唯一的亮色。

她看了好一会,才慢慢拿出书包里的那瓶绿色药膏,给手臂上腿上以及腰腹上上药。

褐色的膏状物慢慢化开在青紫处。

隐隐泛疼。

**

与此同时。

一辆车缓缓驶入湘城。

纪慕兰面无表情的看着前面不变的街道,意兴阑珊。

“有消息说这里要发展旅游业。男人朝纪慕兰笑笑,所以他来实地考察在这里开酒店的可能性。

听闻这话,纪慕兰坐直。

她看着男人,知道他消息向来敏锐。

他这么说,湘城旅游业发展起来的可能性到达80%。

湘城最大的酒店就在城中心,二十六层楼,“什么时候见见你爸,还有你女儿,以后总要一起生活的。

他按了下电梯,偏头询问。

“我爸就算了,他肯定不见我,纪慕兰淡淡道,提起姜附离,她顿了一下,“她这两年也吃了苦头,希望这次她能知道好好努力。

“不要给孩子太大压力。电梯门开了,男人进去,按下楼层。

纪慕兰妆容精致,举手投足间都是风雅。

即便年过四十,依旧风采不减,一路上回头率极高。

听着男人的话,她扯了扯嘴角,却没说话。

他的儿子十分出色,自然能轻松说出这句话,若俩人调换,他未必有她冷静。

出了电梯后,纪慕兰冷静的伸出拨出一个电话。

**

姜附离还在图书馆。

接到纪邵军电话的时候,正在写生物卷子。

生物比物理简单的多,高三的卷子,连纪衡都能做出来几题。

“阿蔹,手机那头,纪邵军刚给一个孩子上完课,他夹着画板,皱眉“你妈回来了,知道吗?

“昨天跟我打电话了。姜附离开口。

“嗯,纪邵军点头,“等会跟我去见见她,有话好好说。

“哦,姜附离慢吞吞的说着,等挂断电话,她松松靠着椅背,偏头弹了下姜鹤的脑袋,“我等会要出去吃饭,你先回家?

姜鹤捂着脑壳,睁着眼睛看姜附离“我等你。

姜附离“……行。

她等明东珩从黑水街赶过来,才出发去万和楼。

万和楼。

纪邵军没有先进去,他坐在外面阶梯上,一边抽烟一边等姜附离。

眉头皱起。

“舅舅。姜附离看了一会儿,才站在他面前,挑眉,“怎么不进去?

纪邵军掐掉烟,他看着姜附离,欲言又止。

他不说话,姜附离就这么站在他面前,一边背单词,一边等他,并不着急。

“有件事我要提前跟你说,你缓一下,纪邵军看着姜附离,好半晌,才拍拍衣袖站起来,又斟酌半晌,才开口“你妈妈带了一个叔叔过来。

姜附离有些诧异,大概有那么十秒,她理解了纪邵军的意思,懒懒一笑“真好。

这是现代,女人可以自由离婚,可以不受世俗束缚。

姜附离为她高兴。

纪邵军在这踌躇了这么久,就是怕姜附离心里难过。

父亲接私生子回来,母亲又将要再婚。

他想了姜附离的一万种反应,唯一没想到的,是这种反应。

“行,真是长大了,他叹息一声,低眸拍拍姜附离的肩膀,“走,跟舅舅一起进去。

包厢内。

纪慕兰跟一个男人相邻坐着。

“放松,男人笑着安慰着纪慕兰,“我已经找人在安排了,一切都会好的。

他依照纪慕兰的要求,给她女儿找了学校。

就是……

男人有一点担心,他其实不推荐纪慕兰的女儿去那个学校。

国际学校都是从小一路直升的学生,竞争压力大,而纪慕兰说的,她女儿学文,成绩不太理想。

进这个学校压力太大,差距过大,很容易受打击。

他正想着,门口服务员声音响起,接着门被打开。

应是她女儿到了。

纪慕兰与男人都抬头,看向门口。

《精选篇章豪门弃女野翻天》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