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书橱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热门作品惊华辞

>

热门作品惊华辞

留 著

古代言情 忠勇侯 言十安

主角言十安忠勇侯出自古代言情《惊华辞》,作者“留”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她出生就引来了洪水,百姓苦不堪言,又生得妖孽,还有过目不忘的本领。于是,所有人都说她是灾星,不死会留下祸患。庆幸的是,仅仅三岁,她就夭折了,城中的风言风语才停止。可十五年后……“听说了吗,最近有一位极品美女经常露面,还总往……”“什么?那家不是因为谋反被灭门了吗?”“你们还记得吗?那家有一个早夭的女儿……”短短数日,她是妖孽的传闻人尽皆知。她扶额,既然如此,她不妖孽都对不起这些百姓了!...

来源:cd   主角: 言十安忠勇侯   更新: 2024-05-15 04:3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惊华辞》是由作者“留”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同在一个屋檐下生活的两人并未觉得有何不便,时不虞根本不出院子,若非言十安每日回家后会过来一趟,他们连面都见不着。只是每次过来都见时姑娘在思量着什么,话都不乐意多说,只以为她在为自己的事筹谋,便次次都不久留,生怕打扰了她。一晃五天过去了,京城风声鹤唳的氛围终于松散了些。在家安安心心躺了五天,把骨头缝里...

第15章

青衫和翟枝还在原地未动,等着主子训话。

时不虞走过来将两人的相貌和特点记住“你们都跟着表哥许多年了?

“是。

“我这里只有一点规矩,未得召唤,不得进主屋,平时你们按着你们原本的规矩来即可。

两人齐声应下,眉眼不抬,不卑不亢,一看就是被用心调教过的。

示意两人下去,万霞把箱子扛进屋里,打开来拿起最上面那件展开来在姑娘身上比划,打趣道“姑娘可以放心了,不是您今日穿的这样式。

“看着和我之前穿的差不多。时不虞蹲在箱子前把一件件拿出来看,颜色不同,细节上也有变化,但确实是更接近她之前的穿着。

为了方便出行,她常穿圆领袍。大佑朝风气开放,完全不必刻意扮做男人,女着男装的人不少见,他人也不会误以为是男子。

“以后我也要养绣娘,想穿什么样的就让她做。

万霞无限纵容“是,多养几个,还得是手艺一等一的才行。

时不虞趴在箱子上,有点想换上穿惯的样式,但想着难得能穿这么好看也就作罢,反正都穿上了,那就好看一天,明天就不费这劲了。

同在一个屋檐下生活的两人并未觉得有何不便,时不虞根本不出院子,若非言十安每日回家后会过来一趟,他们连面都见不着。只是每次过来都见时姑娘在思量着什么,话都不乐意多说,只以为她在为自己的事筹谋,便次次都不久留,生怕打扰了她。

一晃五天过去了,京城风声鹤唳的氛围终于松散了些。

在家安安心心躺了五天,把骨头缝里那点懒劲都放出来透了气后,时不虞终于愿意想想正事了。

她把京城一众官员的关系捋了捋,恰巧这日言十安回得也早,见着他便问“这几日抓捕时家最积极的人都有谁,你能查到吗?

“这个不难。言十安让言则去安排,然后问“知道背后动手的人是谁了?

“不知道。时不虞回得干脆“京城总这么严管着不行,得他们动起来我才能摸着尾巴。

言十安若有所思的点头,无论背后的人是谁,眼下都会把自己藏严实了,只有让京城松了劲,对方才会有所动作,忠勇侯府的人跑了,他不可能不着急。

名单是言十安亲自送过来的,比时不虞预料的详细许多,出动了哪些人,哪些人出了城,哪些人在城里,哪些人最积极都写得清楚明白。

时不虞尝到和言十安联手的甜头了,她惯来是动口的那个人,但事情办得让她这么满意的,这还是头一个。

把每个人的背景过了一遍,时不虞的手指按在程净两个字上“查查这个人。

言十安倾身看了一眼“他有问题?

“他可以受命抓捕,但不应该是积极的其中一个。其他人立场明确,要么是相国的爪牙,要么是太师的人,可程净,和忠勇侯府关系不错。

“有没有可能,他是想快人一步找到好通风报信,免得时家人落在其他人手中?

时不虞摇头否定“他和时家的交情没到这份上。

排除了这个可能,那就是想拿这个功劳了,言十安问“你一早就疑他了?

“没有,我本想看看积极的都是哪些人,挑挑事让相国和太师斗起来,没想到给了我一个意外之喜。时不虞轻弹那个名字一下“我要开始揪尾巴了。

言十安听得心中一动“把痕迹扫干净了也能揪出来?

“如果你是我的敌人,我就能。时不虞直接把他的担忧点出来,末了又给他保证“放心,天底下只有白胡子能抓到我尾巴。

言十安眉头微皱,他习惯掌控,可这事显然不在他掌控之中。

“你要学着信任我一点。时不虞把纸张折了折放到茶几上“若我于你来说没有用,你何必与我做交易,既然做了交易,就要相信我于你有助益。

“我非是不信你,只是……不习惯。言十安拿起那张纸打开,然后按着那个折印又折上“我没有给过这样的信任,不知道怎么给。

“简单,我说什么你相信就行了。

这对他来说,并不简单。

言十安看着把这话说得轻轻松松的人“你那些熟人都这般信任你?

“自然,不然怎么做熟人。

“那个吴非,知道自己参与的是什么事,送走的是什么人?

时不虞点头点得理所当然“知道。

言十安是真的不能理解“……一旦事败,这是会诛连全族的,他们也愿意赴险?再者说,你把实情告知,就不怕他们背刺你?

“你以为,谁都能做我熟人?

“我呢?言十安忍不住问“我算是熟人吗?

时不虞一脸莫名其妙“我们才认识几天?哪里熟?

“……言十安后悔了,他就不该问。

“熟人还有翻脸的可能,但是我们的关系翻脸等于翻船,一旦翻船大家都得死,这不比任何关系都牢靠?时不虞眉头紧皱“你脑子坏了?我是不是太过高看你了?

“我只是……想从你的熟人那里学一学信任怎么给。言十安脑子转得飞快,力证自己脑子没问题“熟人都能信任你,我当然也能,以后你说的话,我会学着相信。

时不虞皱紧的眉头松开了些“以后我们定会有意见相左的时候,你可以质疑我,但不能怀疑我。

“我记下了。

时不虞看他一眼,眉头仍是没有散开,这是第一次,她不被人信任。但是信任这个东西,强求不来。

一想到这人不信她,时不虞话都不想和他说了,直接赶人“我要歇了。

言十安看着屋外西斜的阳光,心知她是因自己的不信任着恼了,可他没有的东西要如何给?从来没人教过他如何信任人。

他给自己找了个台阶“我让人去查程净。

时不虞起身走了。

《热门作品惊华辞》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