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书橱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精品文权利中心:我在官场逆风翻盘

>

精品文权利中心:我在官场逆风翻盘

骑狼的汉子 著

古代言情 陆凡 陆瑶

《权利中心:我在官场逆风翻盘》是作者 “骑狼的汉子”的倾心著作,陆凡陆瑶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飞来横祸让我们一家家破人亡,只剩下我一个孤苦无依和一堆断壁残垣。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在我正处于绝境之时,一个偶然的机会,让我闯进了官场。之后我从基层做起,完成历练后浴火重生,终于完成了自己的心之所愿。...

来源:yylrsj   主角: 陆凡陆瑶   更新: 2024-05-14 12:4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权利中心:我在官场逆风翻盘》,超级好看的古代言情,主角是陆凡陆瑶,是著名作者“骑狼的汉子”打造的,故事梗概:”对于丑丑,陆凡不打算劝,倒数后三名的废柴,自己好歹文科还占优势。天黑后,二叔、二婶来了,帮着陆凡合计这次葬礼的费用,结果家里仅有的那点积蓄非但不够,还倒欠一千多元。二叔大度的说:“小凡,这一千多元你不用管了,二叔已经付了。你爸妈都不在了,你跟瑶瑶还小,吃饭都成问题,我家还空一间窑洞,你二婶已经收拾...

第2章

葬礼上,兄妹崩溃大哭,诉说着无尽的悲凉,闻者伤心,听者落泪。

悲伤的唢呐声,像在哭泣,又像在诉说,一座新坟,无处话凄凉。

宁阳地处偏远,保存了古老的丧葬风俗习惯,礼节仪式很繁琐,陆凡能尽孝的只有一个习俗都不落,无论花多少钱都无法弥补生之遗憾。

母亲的葬礼结束,兄妹含泪向乡亲行礼过谢,喧嚣过后留下满院狼藉,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逝者已逝,生者如斯,生活还要继续下去,看着一边抽泣,一边打扫院子的陆瑶,陆凡走过去心疼的把妹妹搂在怀里,轻声说“瑶瑶,哥会照顾好你!

陆瑶泣不成声“哥…妈妈走了,我们该怎么办…

“没事,天塌下来还有哥!

“哥,我要妈妈,我想爸爸……

陆凡紧紧的搂住妹妹,心里发誓一定要替爸妈照顾好她,不让她受任何委屈!

过了一会,杜文龙、杨铭豪几个发小去而复返,来帮忙收拾残局,陆凡很感激,和他们一起干活。

“小易,你偷油一天能挣多少钱?

苏小易毫无保留的说“苦力活,得看你有多少力气,遇到严打的时候就歇菜了,我一晚上能搞100块。

看到陆凡若有所思的样子,苏小易又问“凡哥,你不会是想辍学?

陆凡点了点头说“这个学上的没啥意思,我估计考不上大学,即使考上了学费从哪来?

夏礼凑过来说“凡哥,听丑丑说,你上高一的时候成绩很好呀?

陆凡叹了口气道“学不进去,县中每年只能考几个本科,我估计最多考个大专。咱没权没钱,将来也找不到好工作,我不想走那个弯路,不浪费钱了。夏礼,你在工地能挣多少钱?

“每天五六十块,凡哥,我觉得你还是继续上学吧,哥几个都觉得你将来能出息,学费我们几个想想办法凑。

陆凡摇了摇头,都是挣下苦钱,谁都不容易。

杜文龙听到陆凡的话,马上凑近说“凡哥,你要是辍学,我也不读了,省的我妈辛苦。从小到大,咱俩可是一把筷子不零卖。

对于丑丑,陆凡不打算劝,倒数后三名的废柴,自己好歹文科还占优势。

天黑后,二叔、二婶来了,帮着陆凡合计这次葬礼的费用,结果家里仅有的那点积蓄非但不够,还倒欠一千多元。

二叔大度的说“小凡,这一千多元你不用管了,二叔已经付了。你爸妈都不在了,你跟瑶瑶还小,吃饭都成问题,我家还空一间窑洞,你二婶已经收拾好了,你们兄妹俩搬过去住吧!

陆凡强忍着泪水,感受到了温情,他知道一千多元对农村人是什么概念,最重要的是二叔还能主动管自己兄妹,这份恩情没齿难忘,现在六亲不认的人何止千万。

三天后,大年三十,兄妹俩收拾好被褥,带着万分的留恋,依依不舍去了二叔家。

两个堂弟都上了初中,三弟陆林放和陆瑶还在一个班,二弟陆林轩初二。

陆家在村里人丁单薄,兄妹几人从小感情很好,弟弟们热情的帮着收拾床铺,让陆凡兄妹在陌生的房间体会到细微处温情。

年夜饭很丰盛,但没有一丝欢声笑语,吃的很苦涩。

陆瑶刚吃了几口就放下碗筷,泪珠止不住的往下流,陆凡拉着妹妹回了房间。

陆瑶低声垂泣“哥,我不想上学了,我是女孩,我在村里干活,不拖你后腿,你不能辍学呀!

陆凡心疼的说“瑶瑶,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学习不是唯一的出路。这个家得有人扛起,你要相信哥,无论我做什么都不会差,你安安心心读书,考个好大学给爸妈报喜!

“哥…我想爸妈,明天咱们给爸妈送点吃的。

“好,哥陪你去!

面对眼前的困境,陆凡脑海中闪现过王鸿涛老师的身影,但也是转瞬即逝。男子汉大丈夫,只肯直中取,不肯曲中求,有苦自己扛,谁都想把最好的一面展示给尊敬的人。

夜深人静,陆凡被尿憋醒,悄悄的去了茅房。

回来的时候隐约听到二叔二婶吵架,好像在说自己,便走近偷听了几句。

“陆斌,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不清楚?我没说不管小凡和瑶瑶,但是咱有几斤几两你不知道?供四个学生你有那本事?小凡如果上大学你知道要花多少钱?还有瑶瑶才读初一,你放着自己的儿子不管了?

只听二叔恼怒道“我要是不管他们兄妹,会被人戳脊梁骨!大哥生前没少帮咱,你忘了?你的彩礼钱都是大哥想办法凑的!

“陆斌,我不是没良心的人,咱就靠地里刨食,四个娃上学咱确实负担不起,你自己决定吧,反正我两个儿子必须得上学!

“哎,钱钱钱,去他妈的王八蛋!

……

回到窑里,看到睡梦中的妹妹时不时的抽泣,陆凡彻底下定决心,这书不读也罢!

大年初一吃饺子,“更岁交子,寓意招财进宝、喜庆团圆、吉祥如意。

还没等饺子下锅,周正邦上门了,正式提出要解除以前玩笑式的“指腹为婚,借口一大堆,什么新时代了,不合理不合法,要摒弃旧思想。

陆凡对此毫无异议,直截了当表示同意,二叔虽然有些气恼,但也没和周正邦翻脸。

送客的时候,陆凡看到了门口惴惴不安的周天慧。

从小到大,村里人就拿二人开玩笑,叫他们“小夫妻,潜移默化之下陆凡对周天慧有一种特殊的情感,无数次想过这就是以后共度余生的人。

从曾经的无话不说,变成了现在的无话可说。

自此,缘分已断,各自安好!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爱,不是恨,而是熟悉的人,逐渐变得陌生。

这个年代还是很传统,牵了手就是一辈子,一生只够爱一人

看着转身离去的陆凡,周天慧很想大声说凡哥,你低估了我的决心!

被“退亲,给这个支离破碎的家又蒙上了一层阴影,二叔骂了周正邦整整一天。

骂他狗眼看人低,忘恩负义,当初两家“指腹为婚只是玩笑话,是周正邦硬要定下来,还不是看大哥吃公家饭?当时的1000元那可是真金白银,能和现在的一千元相提并论?

大年初二,父亲生前好友杨烨回村,第一时间来到二叔家看望陆凡兄妹,对母亲的去世表示深切的哀悼,说他前几天实在忙,没能及时赶回来吊唁。

对于这个市里的“大官,陆凡内心非常感激,几乎每年都会来家里,雪中送炭。父亲人走了,杨叔茶没凉,人家可是市人社局副局长。

二叔见缝插针,对杨烨说“杨哥,这两个孩子可怜呀!听人家说,县里还有人‘顶班’,您能不能给想想办法,让小凡顶他爸爸的班,以后生活也能有个着落。

杨烨想了想说“这个制度基本取消了,除非特殊情况,而且我和宁阳的领导不是很熟,办这种事得有特殊关系。小凡不是上高中吗?我觉得还得考大学。

陆凡坚决的说“杨叔,我不想上学了,也学不进去,我想挣钱!

“哎,孩子,上学才是最好的出路,你要是有困难,叔可以帮你。

“杨叔,您的好我这辈子都不会忘,但我真的读不下去了,开春了我就去打工。

杨烨考虑了下,说道“小凡,我知道你打小懂事,如果你真不想读书,等叔信吧,看能不能在单位给你找份工作,先干临时工,看看后面有没有招工招干的机会。

二叔闻言大喜,说道“小凡,还不谢谢你杨叔,这可是天大的人情呀,说不定你真能吃公家饭。

陆凡真诚道谢“杨叔,大恩不言谢,我无论做什么都不足为报,以后有什么我能干的,您一句话,上刀山、下火海我都不会皱一下眉头!

“小凡,我跟你爸从小一起长大,同学十几年,跟叔就不用客气了。哎,你是男子汉,一定要勇敢,要把妹妹照顾好,以慰你爸妈在天之灵!

良言一句三冬暖,这句话又让兄妹二人泪眼婆娑。

二叔、二婶则是长出一口气,如果小凡能有工作,算解决了大问题,哪怕是临时工,也是吃公家饭,说不定哪天就有机会转正,那是大机缘、大造化!

泥泞而识马,落难而识人。

现实让陆凡懂得,人生没有什么感同身受,只有亲身经历过才会明白泪水,总要自己擦;伤,只能自己养;苦,只能自己尝路,终究要自己走;日子,总要自己去过;责任,总要自己承担!

《精品文权利中心:我在官场逆风翻盘》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