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书橱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文章精选阅读被辱后,她步步为营只为绝地反击

>

文章精选阅读被辱后,她步步为营只为绝地反击

诗赋 著

古代言情 梨初 赵熙悦

古代言情《被辱后,她步步为营只为绝地反击》目前已经全面完结,梨初赵熙悦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诗赋”创作的主要内容有:她是从小陪着小姐一起长大的贴身丫鬟。大小姐出嫁,便指了她为陪嫁丫鬟,三年前一同入了将军府。陪嫁丫鬟被主子宠幸收为通房之事,比比皆是。可出嫁前夕她便被大将军夺了处子身,落得一身臭名。后来的她成了将军的通房小妾,日日夜夜在府中与主母勾心斗角。百般信任仍被他人加以利用陷害。后来,她的一片真心变得虚伪,步步为营,只为绝地反击……...

来源:yylrsj   主角: 梨初赵熙悦   更新: 2024-05-14 12:3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古代言情《被辱后,她步步为营只为绝地反击》是由作者“诗赋”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梨初赵熙悦,其中内容简介:娘啊,你好生糊涂,惹下这等乱子,要她怎么办是好。“是。”赵熙悦暗暗松了一口气,转身走出小厅,如今这个当口赵熙悦不可能与赵熙悦对质她的这句话是真是假。赵熙悦刚走出小厅,便与宋嬷嬷带来的人打了一个照面,在前的是后宅姨娘芳若,是太子赏进来的,后边跟着一个平时甚少露面的钱嬷嬷,乃懿德轩,二爷面前的人...

第6章

赵熙悦被桃夭扶着,小脸涨红,羸弱地说道,“禀二奶奶,昨夜二爷询问赵夫人因何缘故入府。

“你如何回话?

“奴婢说夫人是想念二奶奶了。

赵熙悦将信纸收入信封之中,叹了一声,“你身子不利索回去歇着吧。

看来,昨日将军已经疑心赵家,已经在查。

娘啊,你好生糊涂,惹下这等乱子,要她怎么办是好。

“是。

赵熙悦暗暗松了一口气,转身走出小厅,如今这个当口赵熙悦不可能与赵熙悦对质她的这句话是真是假。

赵熙悦刚走出小厅,便与宋嬷嬷带来的人打了一个照面,在前的是后宅姨娘芳若,是太子赏进来的,后边跟着一个平时甚少露面的钱嬷嬷,乃懿德轩,二爷面前的人。

赵熙悦恭谨立在一旁,待她们由宋嬷嬷禀报,带入屋内入内后。

听的屋内传来交谈声。

“二奶奶,二爷昨夜听闻一则有损于二奶奶清誉的谣言,特命芳若为二奶奶排忧。芳若黄莺似的声音带着几分笑意。

“你不过一个小妾,竟敢当主母的差。这是桃夭气恼的声音,桃夭仗着是二奶奶的陪嫁丫鬟,素来趾高气扬,并不将后院姨娘放在眼里。

“桃姑娘,尊卑有别,姨娘也是我等仆人的主子,可不敢这般无礼。这抹浑厚从容的声音便是钱嬷嬷。

室内静了一瞬。

“我昨夜听闻这件事,已命人去查口舌招摇之徒,也想着自纠自查,钱嬷嬷来帮衬一把,正是我所求,嬷嬷您费心。赵熙悦缓而有序道。

可这要是换作平时,她绝不会容许姨娘与奴婢爬到她头顶作威作福。想必也是因为赵夫人之事被二爷掣肘了。

“奴婢需一一查验姑娘们的身子,望姑娘们配合。钱嬷嬷淡淡道。

室内顿时一片哗然,赵熙悦听到这个消息脚底生寒,头昏脑胀一阵晕眩袭来,掩了口鼻,转身入了后院。

她步子越走越快,却越走越晃。

要查身子?这怎么使得……

女子婚前失身视为不贞,那可要浸猪笼的。

赵熙悦走入屋内,翻了橱柜的包袱,找出了一叠银票,足足五百两,这是她攒的给弟弟赎身的钱,可如今只能拿来救自己一命了。

二爷……对于她到底是怎样的心思。

她就不怕自己被翻出来,供出二爷乃是经手人吗?

不,赵熙悦睁大了眼,她怎么敢攀扯二爷,采莲的死于她而言也是一个警告,若真被查出她非处子之身,是到死都只能自认倒霉。

赵熙悦将银票放在枕头之下,爬上床躺下来,合了眼。

赵熙悦的小脸比刚才更红,眼前视野渐渐昏暗,人没了神志晕了过去。

醒来时,赵熙悦眼前是一片模糊,只觉得有人在她身下摸索,她惊呼出声,双手紧紧按住眼前人乱动的手。

“你是谁?你要做什么?这里可是誊春居后院,出去!赵熙悦想爬起来,却全身无力。

“姑娘,我是钱嬷嬷。我来给你验个身。钱嬷嬷抽出手来,将手放在赵熙悦脸前挥了挥,蹙眉,“姑娘可看得清我?

赵熙悦摇了摇头,眼底泛起水雾,“嬷嬷,烦劳您喊桃夭过来,我瞧不清楚了。

钱嬷嬷的手贴了一下赵熙悦的额头,“姑娘高热多久了?可服药了?

赵熙悦摇了摇头。

钱嬷嬷叹了一声,这丫头怪可怜的,“嬷嬷我今日是奉命而来,得先查了姑娘身子才能喊人进来。姑娘别怕,嬷嬷就瞧上一眼。

赵熙悦脑子生疼,这才想起紧要事,更不敢松开裙褥,“嬷嬷……她另一只手从枕头下摸出一叠银票递给她。

钱嬷嬷看着这叠银票略微吃惊,一个丫鬟怎么会有这么多钱。

“嬷嬷,求求您不要验我身子,这些银子归您了。赵熙悦恳求道。

钱嬷嬷推了一把赵熙悦的手,表情严肃冷淡,“姑娘是清白的就不用担心被嬷嬷我瞧一眼,都是女人。

“嬷嬷我领了主子的差事,不敢敷衍的。

啧啧!看来外面谣言不假,誊春居当真出了一个败坏门风的丫头。

真是恬不知耻!

钱嬷嬷忽然上手去扯赵熙悦的裙襦,婆子的力气十足,哪容得赵熙悦病体反抗,一把扯掉她的裙褥。

钱嬷嬷看到亵裤之下的撕裂伤痕,惊愕长大嘴,对上赵熙悦伤心惶恐的神色,压低了声音,“你这丫头是被……

钱嬷嬷看着娇弱的赵熙悦,露出几分怜惜。

身下撕裂得如此严重,不可能是与人苟合,是被强要了。

那高热……

“嬷嬷,嬷嬷,求求您要了银票吧,就当您没瞧见过。赵熙悦慌乱地拿起被子遮住身子,哭求地抓住钱嬷嬷的手。

“是谁敢在将军府欺负你?钱嬷嬷严肃之中带着一丝温和,反抓赵熙悦的手。

什么混球竟然敢祸害将军府的奴婢可当真不要命了,她定要问出来报到将军面前治他的罪不可。

赵熙悦咬着下唇,支吾着,“嬷嬷,奴婢不能说,奴婢求求嬷嬷……若是被人知道奴婢婚前失身,奴婢必死无疑。

“可这不是你的错啊,二爷不是不明事理的人,必然能为你抱打不平,除掉那人,钱嬷嬷说完,脑海又思量了一会,此事曝光出去,纵然不是赵熙悦的错,也会折损她的清白,到时候她的准夫婿如风又哪肯要她。

钱嬷嬷又补充了一句,“或是叫他娶了你。

赵熙悦望着钱嬷嬷,泪水似断线的珍珠滚得更凶,有苦难言,“嬷嬷……您乃神人,一眼便瞧出奴婢是受害者,可此事宣扬出去又有几人像您这般英明。我不怨他,也不想嫁给他,他……或许也是逼不得已。奴婢只求您替奴婢保密。

“这种事哪有什么逼不得已,你太傻了,到这种时候还替他求情。钱嬷嬷一脸怒其不争。

赵熙悦艰难爬起来跪在床上,给钱嬷嬷磕头,“求求嬷嬷救救我,嬷嬷大恩大德赵熙悦没齿难忘。

钱嬷嬷瞧着她的样子,心软了几分,“此事我不宣扬出去,可二爷面前我不得不回禀。你歇着吧,我让桃姑娘去喊府医。

“多谢嬷嬷。赵熙悦将银票塞到钱嬷嬷手中,她看出来了,钱嬷嬷面冷心暖是一个好人,好人才值得收买。

只要她能将话带到,二爷必然能够网开一面。

赵熙悦实在想不出赵熙悦会揭穿她的理由,但愿能博得赵熙悦的信任,信她没有欲求上位的企图。

钱嬷嬷看着白花花的银票,说不动心是假的,这世上有人不喜欢这东西吗?她看了赵熙悦一眼,“你既有这份孝心,那嬷嬷我就收一张。

钱嬷嬷将余下四张银票放回赵熙悦手中,又搀扶赵熙悦躺下,为赵熙悦穿好裙襦。

而此时,凤兰正趴在门外,将她们的对话听入耳,眼底闪过狡黠之色离去。

《文章精选阅读被辱后,她步步为营只为绝地反击》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